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要知道的台灣史:二二八事件(一及二)

2017/3/1 — 12:03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一)

在八十年代末,影帝梁朝偉作過一套很有名,
但香港人比較少接觸的作品。那就是「悲情城市」,
題材就是 1947 年的二二八事件。導演是侯孝賢,
他就是在那一年出生的外省人。
在那時候,臺灣才剛剛從數十年的戒嚴中解放出來。
所以這個電影的拍攝,在當時是非常震撼的。
梁朝偉因為國語和臺語說得不好,
所以讓刻意安排了一個啞巴的角色給他。
香港人不太熟悉二二八事件,
但是一定聽過,香港的教科書只是輕輕帶過,
大概只知道是一場在臺灣發生的血腥鎮壓事件。
而香港人很應該知道多一點,為甚麼? 
你看看那事件的發生過程就知道。

大日本帝國統治了臺灣五十年,當年的臺灣人,
差不多都是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下長大的。
後來在二戰戰敗後,日本人撤退,國民政府接管臺灣。
當年的國民政府,因為戰爭開支而實施的經濟政策,
引致了臺灣出現經濟問題。
但更重要的是人口壓力,當年的臺灣人口約 627 萬。
而在五年間,移入了 200 萬的外來人口。
臺灣的經濟民生,在人口壓力下,產生急劇惡化的現象。
在這樣的環境下,合法營生變得越來越困難。
導致不少人只能靠走水貨,當違法小販,就是為了糊口。
不過同時,社會上也有脫離市場的人,例如緝私隊員。

廣告

雖然叫緝私隊員卻配槍械,基本上就是一種警察。
收入穩定的他們,不太考慮這些人的苦況,
只單純的認為犯法就是不對,
往往對這些人加以拘捕留難。
這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時代,都很常見。
在二十七號那天,有一個寡婦,因為無牌賣私煙而被捕。
那個寡婦的所有貨物和身上的錢都被沒收,
寡婦下跪哀求,要求警察歸還錢財和已稅的香煙。
但警察堅持全部沒收,引來了市民開始圍觀和不滿。
因為當年警民衝突極多,該警察對此失去了耐性,
就打寡婦的頭部,打到寡婦頭破血流昏迷。
群眾們激憤起來,把警察包圍起來。
警察陷入恐慌中,他的反應是怎樣?

他對天開槍示警。
這一槍不慎把一個在樓上正在旁觀的市民打死了。
開了這一槍之後,群情更為洶湧,警察逃至警局不敢出來。
再被護送至警察總局,幾百名群眾包圍警局。
要求局長懲治該警員,但官僚總是官官相衛。
他認為,在該情況下,該警察開槍合理恰當。
這樣的反應使積怨已久的群眾爆發,引發了全市騷動。
憤怒的市民前往有關當局抗議,要求相關局長下臺。
在二二八當天,數千名群眾結枎於長官公署門口示威請願。
之後,就是公署的衛兵,突然向民眾開槍掃射。
二二八事件,就此揭開了序幕。

廣告

然而,這也只是開始而已,更可怕的事情在後面發生。

有沒有甚麼似曾相識的感覺? 
所以香港人是應該知道的。

 

(二)

二二八事件中政府的手段

因為向天開槍誤殺民眾,惡化至對請願市民開槍,
事件急速惡化。有人被槍殺後,
民眾開始遷怒毆打大陸移民,政府發現闖禍,
強硬的宣佈戒嚴,派紀律部隊開槍掃射民眾。
當年臺灣的行政長官,他的做法是,
聯絡當年的臺灣的各級民意代表,中產階級和社會名流。
讓他們成立委員會,聲稱是為了整合民意,維持秩序。
用今天的說法,就是又傾又砌。

當年的市民,還是很天真的相信政府是有心和平解決問題。
便和行政長官開會,提出要反貪污,實施自治,
在各方面公職起用本地人而不只是大陸移民等要求。
當然提出這些要求就是以為,政府真的會聽他們說。
其實這只是計謀,那是為了讓警備總部的臥底混進去擾亂。

他們在委員會的大綱加上了一大堆不合理的要求,
除此之外,政府的情報單位也派出便衣到處製造更多理由。
就是到處攻擊大陸移民,燒毀他們的商店,
使民眾失去對委員會的信任。就算市民再克制自己都沒用,
因為對方早已決定扮演市民去幫你製造罪證。
然後政府就根據這些要求,指那些剛被統治的市民叛亂。
說穿了官僚不想講道理,只是找籍口增加武力。
拿去向大陸要求出兵鎮壓臺灣。
拒絕所有當地人的建議,解散委員會。
反正他們一早不是想解決問題,
而是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誰?

就是委員會的人,知道是這些人有意見就消滅他們好了。
行政長官認為,臺灣的問題,是有太多的聰明或勇敢的人,
懂爭取自己權益。他們先把這些聰明或勇敢的人引出來,
紀錄下他們是誰。之後把這些人全部消滅,
市民的反抗在欠缺領導下就會被鎮壓。
為此,他們還投下了傳單,保證會寬大對待所有人。

和今天一樣,有很多人相信問題只在於對方的心情,
而認為不惹怒對方就行。只要和他們合作就會被寬厚對待,
只要乖乖合作他們就沒有消滅你的理由?
結果是,他們被引回家園,但當然,一回家,他們就會被捕。
所謂寬大的處置是指直接送去槍決。
別人為了「安全」而消滅你時,跟你是否合作其實沒甚麼關係。

有很多人士想要維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例如高雄有人組團,
去跟高雄要塞司令談判。他們認為愛與和平可以感動對方,
令司令禁止軍隊射殺市民。

對方願意談判,結果參與談判的人士即時被捕槍決。
這件事也只是告訴你,
這世界有些人是不會也不能被感動的。



[文︰鄭立]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