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取代扁成為美眼中麻煩製造者?(上)11段線 VS. 國際海洋公約

2016/2/3 — 17:22

上月底馬總統登陸太平島,美國接連兩天嚴重指責,1月27日AIT發言人游詩雅的措詞是「失望」、「極無助益」、「對和平沒幫助」,28日被問到為什麼用甚至比對北京都沒不說「極無(extremely)助益」這樣的重話,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唐納還進一步更嚴厲的說馬總統「升高緊張」,措詞幾乎和用來對北京指責時一樣了,國務院甚至不客氣地說「我們期待下一位台灣領導人,並與台灣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看來,美國眼中馬總統已經愈來愈是像繼承陳總統一樣的麻煩製造者,言下之意簡直是希望他趕快下台。 

廣告

馬總統一向以善於處美中台三角關係而自傲,今天淪到這下場,百分之百是他始料未及的。 

環南海各國近年來為了爭取海域主導權,紛紛積極填海造陸,事實上,追溯南海島礁建設的歷史,中國是典型的後來者。早在20世紀70年代,菲律賓、越南等部分東盟國家就開始在南海開展島礁建設,這段期間中國基於「大陸國」的歷史傳統,對南海問題毫無興趣,到了1990年前後才轉向積極海上發展,並後來居上,填海造陸規模空前,2014大幅在7個礁石上擴建,單單為填永暑礁成島便花費736億元人民幣,永暑礁露出水面的面積原來只有0.0081平方公里,現在已經變成了接近3平方公里,成長了370倍。中國的作法大大震驚環南海各國,美國呼籲各國在南海三停:「停止填海、停止建造設施、停止具威脅行動」。 

廣告

馬總統的太平島行本來決定在2015年12月12日,目的是主持碼頭的竣工典禮。由於新碼頭可以靠泊貨輪與軍艦,因此碼頭的興建以及總統親自前往「宣示主權」似乎是抵觸了美國的三停原則,以致於惹火了美國,但是真正原因要比這一點還曲折離奇多。因為假使沒有了美國的鼓勵,台灣現在可能不會有太平島,並且還在上面強化基礎設施。現在就把台灣有太平島和美國的簡要過程述說如下: 

1、1939年,南海諸島和太平島被納入臺灣高雄州高雄市管理。這是有政府在島上行使管轄權的開始。 
2、1945年二次大戰後,由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管轄南海諸島。1952年,日本在<日華和約>中放棄對南海諸島的主權。 
3、1950年蔣介石認為太平島毫無價值撤軍棄守。 
4、全球冷戰格局形成,美國為了強化島鏈圍堵,1954年建議蔣介石重新派兵佔領。1956年7月國軍開始長期駐防太平島。 
5、冷戰後半期,霸權美國聯中制蘇,這時國軍仍駐守,但是太平島已沒什麼戰略或戰術價值,其間南沙各島礁蔣家部隊逐一不戰而撒,只剩太平島。 
6、民進黨執政後認為台灣是海洋國家,強化太平島設施。 
7、2008年中國大國心態形成,積極發展海權,北京軍方人士要求兩岸南海軍事合作,並希望台灣進一步強化太平島設施。 
8、2010年後東亞島鏈緊張急速升高,美國進行亞太再平衡策略,透過二軌建議台灣強化太平島設施。馬總統並在太平島進行第一次小型軍事演習,很詭異的,中美都默許肯定。 

2014年12月3日外交部次長史亞平在立法院答詢說,我國也正持續對太平島的基礎設施進行建設,包括碼頭、機場跑道等修建工程,以強化加強自給自足能力,並且外交部獲知,美國對我在太平島的建設表示了解,明白我方並非是為了擴張,而是維持。 

2015年11月馬英九總統計劃到太平島主持基礎建設啟用儀式,雖然據透露,AIT台北辦事處長梅健華多次會見國安高層,傳達相關立場。但是美國在台協會11月3日表示,美國對南海議題的看法是,對台灣或其他南海主權爭端各方的主權聲索,不採取任何立場。台灣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則表示,台美之間互信堅強,在各個領域都有多元密切的溝通管道,在南海議題方面,台美近年有密切溝通,雙方持續交換意見也了解彼此立場。 

台美雙方為太平島而關係急轉直下是在幾天後的馬習會之後。 

南海緊張情勢是習近平突然舉行馬習會的關鍵,也因此備受美國關注,在馬習會的前夕美國國防部長和馬國防部長11月5日登上航母艦巡弋南海,馬習會同一天,7日,卡特更表示,美國正在全面調整亞太防衛態勢「以嚇阻侵略、履行美國對台灣的法律義務、協助護衛盟友,並為應對區域大範圍的軍事緊急情況進行準備。」 

馬習會中習近平再三提到兩岸南海合作,據夏立言轉述馬總統從未答覆,但是會後約一個月,內政部突然公佈南海海圖,其中赫赫然出現了南海11段U形線。 

中華民國11段線是北京主張的南海九段線,及其涵蓋的「中國歷史水域」等論述的源頭,美國認為這是南海爭議的關鍵,2014年,2月5日美國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說中國「為證明其對所謂的《九段線》內區域的控制領海權,無視鄰國的反對,無視缺乏對上述要求範圍的解釋和基於國際法的明確依據,造成了不確定的因素,引發該區域動盪不安。」 

美國立場既然是這樣,自然強烈希望台灣能放棄不符合<國際海洋公約>的11段線立場以使北京的9段線失去依據。 

中美兩國在南海立場上南轅北轍,而北京立場的根源又是中華民國政府的11段線,馬總統夾在中美兩大國間,左右游移。在丹尼爾做證約半年後,2014年9月1日馬總統出席「中華民國南疆史料特展」,除了重申我國對南海主權的歷史主張之外,還提出《時際法》(inter-temporal law)的概念,主張在國際爭端發生時,適用的國際法是先前提出主張時的法律而不是爭端發生時的法律,所以南海爭議不適用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針對馬總統的作法,美國政府公開、私下都不斷施壓,要求我國「淡化11段線、強化國際法」。美國智庫人士一再強烈要求台灣清楚說明1947年中華民國公布「南海諸島位置圖」時劃定U形「11段線」到底有什麼相關依據。在壓力下,臺灣外交部2015年4月29日發表<中華民國外交部重申南海議題立場>,任聲明中不提U形線,也不提「歷史水域」,只列舉「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東沙群島及其周遭水域」是「享有國際法上之權利」的「中華民國固有領土及水域」。5月馬總統發表<南海和平倡議>,除重申我國對南海的主權主張外,另外加上尊重《聯合國憲章》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與維護南海海、空航行與穿越自由。沒有提「11段線」與《時際法》,美國國務院立即表達讚賞之意,隨後美國副國務卿30年來首次訪問台灣,商談台美經貿與安全合作。7月7日外交部再發表<南海聲明>,雖然聲明以「無論就歷史、地理及國際法而言」開頭主張南海諸島主權,但不提U形線,而且對1938年以前有什麼和南海有關係的「歷史」沒有一個字的說明,相反的只強調實佔原則,詳細1939後台灣對太平諸島的行使管轄治理措施。馬政府的立場明顯地站在<國際海洋公約>這一邊。 

2015年9月歐習會,兩人為南海問題相談不歡,會後歐巴馬決定加強南海海域軍艦巡弋,10月美艦駛進南海中方所稱美濟等礁石的「領海」。 

氣氛如此,因此,稍早10月中旬,習近平突然決定馬習會,會中習近平一再提起兩岸南海合作。對習的要求,據夏立言說馬總統並沒有什麼回應。但是會後12月初行政院突然公佈南海彩色圖,其中赫然出現11段U形線,時距領海法修訂通過後1999年第一次公佈U形線海圖竟有16年之久。中方媒體廣泛引述:<聯合報>報導說「台灣借由地圖宣示主權,恐將引起鄰近地區緊張,甚至產生兩岸意圖聯手掌控南海的猜測。」 

毫無疑問的,馬政府事出有因地突然公佈U形線令美國大感意外,加上他還在馬習會中一改過去慣例,公開不提一中各表直接說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原則,這些使美國對他開始高度警覺。一方面當前南海氣氛緊繃,另一方面更因為信賴感急降,無法預測馬總統將在太平島發表什麼論述,美國力擋他太平島之行,不成後更毫不留情地給他難看---直把他當成取代過去的陳水扁的美國眼中的麻煩製者了。馬扁兩人一個「口頭」反中反過頭,一個親中親過頭,方向完全相反,卻因此全被美國當成麻煩製造者,東亞大局風雲竟這樣幻變,真是令人感嘆。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