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政府文化背信評議

2015/12/2 — 16:20

馬英九總統於2011年出席「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座談。(攝影/林政億)

馬英九總統於2011年出席「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座談。(攝影/林政億)

【文:王嘉驥】

時隔四年,台灣又來到總統大選時刻。還記得,2011年12月15日由文化界揭起的「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座談活動嗎?為此,我在當期的《今藝術》當中,除了以本專欄的篇幅進行評論,也以專文評析三黨候選人的文化政策支票,標題則是充滿反諷的「真的是文化總統,還是文化票據犯?」。

今年已近年終,也是馬英九總統執政的尾聲。檢驗他的文化政績,此其時也。回顧馬候選人2008年的文化政綱,「以文化做為21世紀首要發展戰略:文化優先,文化領政,文化總統,文化提升為國家發展的首要戰略。」如此浩氣萬千的口號,對比今日台灣的惡質現況,簡直天大笑話。

廣告

其次,他提出「成立『文化諮議小組』,召開年度『總統文化論壇』」。八年來,我們看到「文化諮議小組」在哪裡嗎?聽到過召開「總統文化論壇」嗎?2008年的馬候選人聲稱「四年內將文化預算從1.3%提高至總預算的4%。」我們且用文化部成立之後,最近的年度予以觀察。根據行政院所編104年度(2015)《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總說明及主要附表》,由「文化部」主管的歲出預算總額,竟然僅佔中央總預算的0.9%;此一比例與「總統府」相當。來到105年度(2016),文化部規畫的歲出預算總額,不可思議地減至0.8%,總統府自身卻還能維持0.9%的比例。馬政府如此對待台灣總體的文化建設,明顯證明他自己所開的文化支票徹底跳票。如今,我們即使不稱他是如假包換的「文化票據犯」,也有睜眼背信的嫌疑。

不但如此,以「文化國力」為訴求,強調「文化興國」的「文化基本法草案」,從2011年的文建會時期迄今,持續仍在草案階段;而且,近期備受民間人士的批評與質疑。這也是馬政府極大的敗筆。

廣告

馬英九總統於2011年「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接受文化界提問。(攝影/林政億)

馬英九總統於2011年「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接受文化界提問。(攝影/林政億)

針對「開大門,走大路,吸納全球文化人才」的政見,馬總統執政八年,也未見到成績。即使首任文化部長龍應台疾呼,希望中央政府對於文化人才的「聘用人員人事條例」能更務實而具體地回應台灣文化生態,該條例迄今一樣停留在草案階段。而且,未見針對藝文界各類專業人士進行諮詢,遑論召開公聽會的程序。

長期以來,台灣文化人才面對罕有流動、轉進,甚至難以向上升遷的現實困境。而馬總統卻在八年前侈言「吸納全球文化人才」,昧於現實也罷,更是一張不可能兌現的空頭支票。再者,八年來,馬政府為台灣的文化界,或是更具體的文藝界,打開了甚麼「大門」,闢建了甚麼可供人才發展的「大路」?徒具選舉口號,口水治國,馬政府造成台灣倒退空轉。

有心以文化做為志業的人才,即使努力學習,循各種管道深造,最終面對的卻是一灘政府毫無作為的官僚死水,當然無法規畫自己的人生。眼前,我們實際看到的是,更多的文化人才被迫轉往異國,因為他們無法立足本土。

2011年底文化界揭起「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座談活動,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攝影/林政億)

2011年底文化界揭起「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三黨候選人」座談活動,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攝影/林政億)

同樣是在四年前的那場「開啟文化元年」座談當中,馬總統高呼「黃金十年」,蔡英文女士也言不離「十年政綱」。我在當時的文中提出反詰:「面對台灣未來十年的文化藝術發展,他們卻沒有提供任何理想的想像與圖景。」如今,四年過去了,馬政府的「黃金十年」早已確知是騙取選票。而蔡英文提出「十年政綱」,選戰失利;如今再度出征,她已成為呼聲甚高,甚至勝券在握的候選人。

回顧蔡英文所提「十年政綱」,針對「落實文化公民權政策」一項,她提出制定「文化基本發展法」的看法。在回應文化界當時的提問時,她言及「留住台灣優秀的人才,我們必須要凝聚一部切中需求、合適文化的《文化基本法》,把整個文化建設和文化人才培育的基礎,能夠有一個完整的建構。」儘管如此,她並未針對馬英九政府當時已見的草案,做出具體回應。據此,多少可見蔡英文團隊當時對於文化事務,以及如何具體推升,不但顯得陌生,也未有充分企圖。

四年之後,在民間政壇深耕的蔡英文,已非昔日的吳下阿蒙。但是,問題言猶在耳!對於文化,對於藝文,對於台灣的文化國力,對於她所聲稱的「文化公民權政策」,如今的她是否已更具體地掌握,有更新的論述,或更成熟而明確的主張?同時,她是否清楚看到:台灣面對中國當代文化與藝術的自信與熱潮,已然瞠乎其後,甚至淪落邊陲。台灣在文化與藝術上的特殊性,如何在本土變得重要,先被政府視為不可或缺?此一迫切性,她是否見到,而且成竹在胸?或是,還需要藝文界再推動一次文化座談,呼籲候選人接受質詢?

 

(原文刊於《典藏‧今藝術》 11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