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習會前,天下把我的文章「河蟹」了?

2015/11/4 — 13:40

因為很多朋友都在問,為什麼看不到我今天早上發表在「獨立評論@天下」的文章〈立法院應即彈劾馬總統〉?就乾脆統一說明。

我大概是從2013年2月開始在「獨立評論@天下」寫一些評論文字,到目前為止也才寫過十三篇(包括今早被「河蟹」掉的這篇)。說起來實在不算多。當時天下的總主筆何榮幸邀請我開這個專欄時,說過絕對不會干預寫什麼內容。因為相信何榮幸辦媒體的信譽,所以就欣然答應。

今年年中,何榮幸離開天下後,我還沒寫過什麼文章。昨天半夜因為看到馬習會的新聞,覺得這裡面有一些憲法層次的問題必須釐清,於是就犧牲一些睡眠時間,速速寫好一篇評論,交給獨立評論的第二代執行主編李明軒。在交稿前,我先跟他說有這麼一篇文章,明軒很客氣,說他會等我。於是我寫好之後,就立刻寄給他。

廣告

今天早上起床後發現還沒上線,我就寫了封e-mail問一下,是否能夠在八點前上線,因為據媒體報導,行政院院長今早要到立法院報告馬總統出訪的事情,很多公民團體也發起在九點前往立法院抗議。獨立評論的編輯們很有效率地就在八點前把稿子上線了。我隨後也把連結放到自己的臉書上,請朋友們給予意見。

到這裡都是和一般上稿流程一樣,風平浪靜。處理完,我就下樓去運動,打了一趟拳,順便吃了豆漿燒餅。回到家裡,正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發現助理傳來訊息說,獨立評論的編輯急找。我想,怎麼回事?

廣告

同時我也收到獨評編輯的臉書訊息,很簡短,只說:「目前文章先下線,主要是高層擔心讀者會誤以為是天下立場。剛聯繫您辦公室希望和您說明一聲。」

然後打開電腦,就收到許多朋友來訊問道,為什麼看不到這篇文章了?

我想,獨立評論從開版以來就很清楚地界定這是邀稿或投稿的網路言論平台。而且該網站的標題下方也寫了:「本網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應作者意見,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

類似的文字還會出現在每一篇專欄的下方:「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這不是已經夠清楚了嗎?

如果擔心刊出的評論都要「被以為」是天下雜誌的立場,那天下雜誌乾脆不要設這個網路言論平台好了。原來我們每個作者的文章,都是天下雜誌認可後,才能刊出的?還是這只是個藉口?其實是天下高層不滿這樣的言論內容?

辦媒體,不論是平面或網路都一樣,尊重言論自由,是最基本的。媒體人自己不尊重言論自由,在未經作者同意的狀況下,就把專欄作者的文章下架,不但讓自己的媒體失去公信力,更踐踏了作者的人格權。

我在知道這件事情後,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獨立評論@天下」的編輯群,表示我非常不能認同此事,希望他們在十一點前將該文恢復上線,否則我會考慮「將此一過程公開,並且準備控告貴公司侵害人格權,此後再也不會供稿給獨立評論@天下。敬請轉告貴公司高層。」

後來他們說這件事情還要等中午開會才有所決定,希望我給他們一點時間。我想,把文章下架的時候,都不需要等作者同意就可以直接拉下來,要上架還要開會討論。這篇文章到底是寫了什麼東西,要被這樣對待?

於是我回訊,頂多等到11點10分。這不只是新聞倫理,也是個法律問題。

到了11點10 分,還是沒有回訊。倒是其中一位編輯打電話給我的助理,說希望可以透過電話來溝通。如果一開始可以先這樣做,是不是比較好?但文章都被下架了,還溝通什麼?我今早要趕一篇積欠許久的論文,於是就請他們直接寄電子郵件給我說明就好。後來也沒收到任何信件。我想,他們大概是不會改變決定的。

此時,想想論壇、「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庫(公庫)」和蘋果即時論壇都表示願意刊登,想想論壇率先刊出原稿,公庫和蘋果隨後也已登出。

坦白說,我的文章只代表我個人意見,不同意的話,可以辯論,可以討論,我可能也會寫錯,可能也有視野偏狹的地方。但是,完全不容許任何討論,就直接把文章拉下來。不只令人感到錯愕,也令人對於這種經營論壇的方針無法認同。難道在執政者面前,媒體要顧慮到他們的感受?這種媒體,有何獨立可言?

天下雜誌自詡為優質媒體,但是高層干預獨立評論編輯室作業,也抹煞作者的「獨立精神」,令人感到萬分遺憾。前面已經說過,辦媒體要贏得信任,很困難。台灣社會已經失去了中國時報這個媒體,現在在「馬習會」的當頭下,天下雜誌是不是也打算賠上自己的媒體信譽,令人對台灣的媒體未來感到悲觀。

各位如果還有興趣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文章會被天下雜誌的高層「河蟹」(和諧)掉,可以連到下列網站。

想想論壇

公庫

蘋果即時論壇

(依刊出順序排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