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習會、群眾、專家與電擊實驗

2015/11/12 — 11:29

圖片來源:馬英九總統 facebook

圖片來源:馬英九總統 facebook

看了許多關於「馬習會」的意見、討論,我想到要做的、能做的,只是找出之前寫過的一篇舊文,重貼一次。

一九五二年,美國心理學家艾許,做了一個重要的實驗。他找了自願的參予者,告訴他們要觀察一個人面對問題時的反應程序,所以需要他們回答一連串的問題。七到九個人在同一個場地,然後實驗者開始問一些簡單的問題,事實上,場子裡只有一個人是真正的受測對象,他永遠都最後才回答問題,其他人則是安排假扮的,他們故意講出錯誤的答案,再看受測者會怎樣回答。

實驗發現,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會因為前面人講的錯誤答案,而改變自己原本清楚知道的正確答案。

同時期,美國心理學家梅爾葛蘭做了另一個實驗。他找來志願者,告訴他們要實驗人受輕微電擊時會有的反應,志願者需要做的是再簡單不過,就是依照旁邊專家的指令,按下面前的按鈕,那麼隔著玻璃,實驗屋中一個身上連著電線的人就會受到電擊,專家就能紀錄電擊反應。專家告訴來按鈕的人:被電擊的,也是自願參加實驗的人,而且電擊絕對不會有真正的危險。

實驗開始,每按一次鈕,被電擊的人顯然就多痛苦一層。到後來被電擊的人甚至從椅子上跌下來,痛苦地在地上打滾。然而,不管玻璃那邊發生了什麼事,玻璃這邊的專家,都不為所動,持續發出同樣的指令:「再按!再按!」

其實,玻璃裡被電擊的人,身上根本沒有通電,他們是被找來演戲的戲劇系學生。真正要實驗的,是一個人明明看見別人的痛苦,會選擇繼續接受專家指令,還是會聽從良心的判斷拒絕再按鈕。

實驗發現,百分之四十五的人,不管玻璃那邊的人痛成什麼樣子,只要專家下令,他們就是會一直按一直按。

這兩個實驗,半個世紀後仍然有效地提醒我們,從眾的壓力,和聽從專家的習慣,多麼可怕!

大家都胡說八道時,就算我們自己清楚那是胡說八道,然而在壓力下,我們不小心就會選擇跟著一起胡說八道。更可怕的事,只要有專家在旁邊權威下令,儘管擔心說不定再按鈕會出人命,還是有那麼多人會繼續按鈕。

活在這個時代,兩件事逃避不了。我們逃避不了群眾,我們也逃避不了專家。誰也沒本事掌握所有的知識,所以免不了依賴專家;每天有那麼多嘈雜的聲音不斷響著,我們又怎能不受群眾意見影響呢?

越是逃不開群眾與專家,我們就會越需要獨立判斷的基礎。什麼是「獨立判斷」?就是當自己的想法與群眾與專家不同時,不必然對群眾與專家投降,而還能保留一點冷靜思考的空間。

如何培養「獨立判斷」的能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只相信答案,還知道答案怎麼來的。也就是不只學習知識的結果,還要學習知識的過程。講得再更簡單一點,就是培養一種「追究道理」的態度。總是在問:「這知識是怎麼來的」、「這知識跟我有什麼關係」,那麼這樣的人長大的,自然不會那麼容易被群眾或專家帶到錯誤或殘酷的路途上去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