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udn鳴人堂專欄作家

2019/10/19 - 16:41

齊來搞清楚「亡國感」的品種

圖片來源:國民黨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國民黨 Facebook 專頁

芒果有很多種:愛文、玉文、金煌、金蜜、黑香、夏雪 … 所以喔,最近常被提到的芒果乾(亡國感),也有很多種。

把品種搞混的話,只會雞同鴨講。所以這次我們來搞清楚亡國感的品種。

藍營的亡國感,主打兩種。第一種,姑且稱之「民國專利感」。意思是,中華民國是中國國民黨的專利,其他政黨執政,都是盜版,都是侵權。

廣告

這種「民國專利感」,通常伴隨著大量的圖騰懷舊儀式。比較外在的表徵,是把國旗拿在手上、穿在身上、戴在頭上。

這種外在表現的內在動機,是在懷念蔣氏威權時期,國旗滿天飛舞的年代。這個年代,跟民主化的現在,是相衝突的。

並不是說民主化之後,就沒有國旗,而是沒有那麼多,沒有那麼強迫。

威權統治的正當性,來自於權力集中的強大與必要。怎樣向民眾凸顯權力集中的強大呢?整齊到令人震撼的大閱兵大慶典,滿城飛舞的旗幟。那種視覺上的震撼,產生了「高度秩序的說服力」。

但是對於民主社會來說,政府權力比較小,沒有那麼強烈的政治需求,去打造大慶典場面的高度秩序感。自由的社會裡,每個人會呈現出不同的樣子。

民主社會要證明自己運行正常的方式,是表現出民眾生活的多采多姿。「不ㄧ樣但和平共處」比「整齊劃一」更能反映民主社會的正常。

在蔣氏威權時代裡,有一群人活得高人一等,他們通常是對蔣氏忠誠度較高的一群人。他們深信,忠誠會換來安全與特權。如今,安全更多,特權沒了(有些甚至稱不上特權,只是小圈圈的自我感覺良好。)內心,很是激動,很是失落。

他們覺得:「中華民國要滅亡了」。他們的意思攤開來說其實是:「正版的國民黨在野後,盜版的本土政權執政,於是那個美好的、對我們特別友善、讓我們自覺特別尊貴的蔣氏年代沒了。」

要拋開這種「民國專利感」,說起來簡單,只要「能夠認知到,即使喪失特權,你還是活在一個更為平等且安全的社會裡。」不過對有些人來說,做起來很難。

藍營第二種亡國感,就是最近跟國台辦一唱一和的「地動山搖論」,也就是說,「不聽中國的話,就會被中國打」。可以說是「武統恐懼感」。

理智一點會發現,武統恐懼感跟第一種是矛盾的。蔣氏政權時期,能講這種言論嗎?緬懷蔣氏政權的人,如何ㄧ邊懷念「反攻大陸」與「國軍光榮」,一邊宣揚武統恐懼?人類對矛盾的包容力,往往超乎想像。

這種亡國感最大的破綻,就是誤以為「讓步可以帶來和平」。大家生活中,難免會有一些議價談判的經驗,讓步可以促成交易,但前提是,對方不能是個毀約不守信諾,無止盡地得寸進尺的人。

中國既無誠信可言,也習慣得寸進尺。中國是個沒有底線的談判對手,國共一起虛構出來的九二共識,十幾年下來長成一國兩制,就是最顯著的例證。你讓他,他就往前進,直到你被徹底併吞為止。

基於這種亡國感破綻太明顯,比較聰明一點的親中派,就幫它外掛一個觀念,試圖讓它穩定一點。這觀念就是「台灣經濟很差,時日無多,必須先讓步爭取時間」。

這種觀念乍聽合理,但依然經不起考驗。怎樣算是經濟很差?指標在哪裡?如果這個指標達成了,是否就不需要靠親中退讓來「爭取時間」?

根據前幾天 IMF(國際貨幣基金)的預估,台灣跟韓國今年的經濟成長率 2%,並列四小龍之首。新加坡是 0.5%,香港是 0.3%。這樣的經濟成長表現,稱不上一片榮景,至少也絕非「時日無多」。

飲鴆止渴,前提至少也是真的很渴。既然不渴,好端端的吸毒幹嘛?這樣你就搞清楚了,不是因為「渴」所以要「飲鴆」,而是為了合理化「飲鴆親中」,必須塑造出「渴」的假象來。

至於本土陣營的亡國感品種,也是經常被誤解的一種,就是「台灣會逐漸被中國滲透,喪失抵抗能力。」也就是「中國滲透感」。請注意,關鍵字是「逐漸」。不是立即馬上,是慢慢的。

「統獨是假議題」、「亡國感是假的,強大自我比較重要」,這類的說法,都是扎了一個「台灣馬上變香港」的稻草人。香港 97 後也試過了二十年才變成今天的樣子,台灣當然不會馬上變香港。

但是,台灣會不會循序漸進的,對中國的經濟依賴越來越高,在台灣的中資越來越多,技術被中國竊取的越來越慘烈,學校、村里長、宗教、媒體等團體被滲透的越來越嚴重?

如果你感覺身體變差了,每天怎麼睡也睡不飽,每個月體重一直無故下掉,正常的人會建議你去醫院作詳細檢查。不正常的人會跟你說「健康是假議題」、「疾病感是假的,工作賺錢比較重要」。這種不正常的人,是在摧毀你的「病識感」,延誤你就醫的時機。

更別說,自製高教機勇鷹號好了,國艦國造啟動了,m1 戰車跟 f16V 要來了 … 這不就是非常具體的「強大自我」?

不承認中國滲透感的人,還有一種講法是:「沒關係啦,台灣真的快被賣掉的時候,還可以出來抗爭。」很奇怪的是,會這樣講的人,永遠只會出現在幾年一次的大遊行場合。至於那種小規模的、缺乏媒體關注的、高風險的抗爭,他們不僅毫不關注,甚至嗤之以鼻,覺得都是少數極端份子疑心病重、吃飽太閒。

真正關心台灣民主自由的人,平時就雪中送炭。對中國滲透感視若無睹的人,平時對「送炭者」冷嘲熱諷,說中國滲透都是幻覺,說自己在病情嚴重的時候可以錦上添花。

當然啦,花也很重要,但不會比炭重要。抗爭不是萬能的,可以用投票解決的問題,不應該叫他人經常性的耗費心力、冒著生命危險去解決。

吃芒果的人,未必需要知道芒果的品種。討論亡國感的時候,卻是不得不把品種搞清楚。有些亡國感是有毒的,有些則是健康的。健康的芒果乾當下吃起來是辛苦的,長遠來看是值得的。畢竟,我們都不想活在「亡國感」、「芒果乾」甚至「ㄇㄤˊㄍㄨㄛˇㄍㄢˇ」都成為網路禁語的未來。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