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46年12月24日,在北平發生的一件「小事情」

2015/7/31 — 17:41

我們來談1946年12月24日當天在北平發生的一件「小事情」。

那天是耶誕夜,美軍駐北平的伍長皮爾遜(William G. Pierson)與同僚強行架走一名北京大學先修班法文組的十九歲女學生沈崇,並且在操場上對她性侵害。事件發生後,北平各高等學校紛紛展開罷課行動,提出「反飢餓」、「反內戰」、「反政府」等口號,要求美軍立刻撤出中國。隨後天津、上海、南京、武漢、重慶等全國數十個大中城市學生也舉行了大規模的示威遊行,讓國民黨政府無法應付,這件導火線直接導致美軍撤出華北(雖然當時杜魯門總統也想結束對國民黨的支持),間接導致後來國民黨政府撤退來台,在國共內戰史上,沈崇事件被稱為共產黨煽動學生、利用學生的經典之作,沈崇也被國民黨認為是共產黨潛伏在北京大學的職業學生,乃是用來製造中美兩國不合、共產黨趁亂奪權的工具。從此以後,凡是大規模學潮,國民黨必然將這種情形與「學生被利用」連結,並且推給當時的反對黨:中國共產黨。

關於沈崇究竟是不是共產黨員,用來「色誘」美軍的工具,眾說紛紜。沈崇的來頭其實不小,她來自福建,是林則徐的外玄孫女,曾祖父是沈葆禎,父親沈紹是當時南京政府的交通部次長,哥哥是駐法國公使,沈呂巡(台灣駐美代表)則是沈崇的晚輩。就他們家的背景而言,可說與國民黨較為接近。然而,諸多傳聞都認為沈崇就是共產黨員,也是煽動學運的元兇。直到2012年(高齡已經八十五歲),沈崇(後改名為沈峻)接受媒體訪問,才直接否認她與共產黨的關係。

廣告

她當時是這麼回答記者的:

「當時跟共黨有聯繫嗎?」

廣告

「沒有,我當時十九歲,甚麼都不懂,我家的背景都是國民黨的。」

「當時幾十萬學生示威遊行,皆因你而起,你害怕嗎?」

「不害怕,學生的行動是正義的。」

「網路上很多言論攻擊你,說你是延安派來色誘美軍,製造事件,你知道嗎?」

「有人告訴過我。當年國民黨貼出大字報小字報造謠,早已被當時的學生駁得體無完膚,很快沒有聲音了。現在有些人,只不過重拾當年造謠者的牙慧而已。你要知道,那個時候國民黨是統治者,控制著國家機器,如果我是八路,早就被抓起來了。」

國民黨當時是怎麼造謠的呢?案發當時,並沒有大型媒體注意,只有亞光新聞社的總編輯王柱宇從車伕口中得知這個消息,他立刻發了電稿給北平的各大報紙,但電稿剛發,北平警察局長湯永咸就得知消息,因為當時中國境內對於美軍駐華已經有許多不滿,如果加上本次性侵害事件,勢必引起軒然大波。他先約見亞光新聞社與北平大報的負責人,要求不能再刊登這些消息。另一方面致電國民黨中央通訊社,通令全國報紙,不得刊登本事件。然而,當時的《北平日報》、《世界日報》等五家報紙,還是不理會國民黨,《新民報》更別出心裁地把中央通訊社發來的禁令也登了出來。

《新民報》的舉動,澈底激怒國民黨,為了彌補「過錯」,《新民報》只好刊登了一篇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的電稿,以求將功補過,文中寫道「該女二十餘歲,似係良家婦女,僅云曾在本市某學校就讀……經檢查後,只判斷其曾受強暴之脅迫,尚無顯著被奸污之跡象……」

在中央通訊社的領導下,幾家媒體接著拋出了「受害者身份可疑論」。有媒體稱,「美兵是否與沈女士認識須加以調查」,有媒體稱,「沈係在影院和美兵搭過話」,甚至杜撰出「少女勾引,彼係狎游,並言定夜渡資」的無稽之談。傷害沈崇的言論,甚至蔓延到了大學校園。12月27日,有人在北京大學中發現一則署名為「情報網」的壁報。以知情人的口吻談論:「最近延安曾派若干女工作人員赴各地,專門以各種技術誘惑美軍,造成事件。」、「八路軍有意唆使一個女孩子調戲美軍,以致招辱」等等言論。

這件事情甚至驚動了蔣委員長。他在《三十六年元旦告全國同胞廣播詞》中,旁敲側擊地告誡青年不要「對環境過於敏感,對現實過於苛求,對自身缺乏定力」,並被「別有作用的政客野心家所煽惑」,「流於偏激,彷徨於煩悶憤慨之中」,「消耗於空洞無當的政治鬥爭之內」(我覺得好熟,跟洪秀柱講的話幾乎一模一樣)。這些議論顯然都是針對沈崇事件引起的連鎖反應而發。

所以,沈崇事件的發生,與共產黨並無瓜葛。但是在沈崇事件發生後,醞釀已久的民怨與學潮,確實被共產黨挑起。共產黨利用這次機會,把國民黨在中國不得民心的怒火澈底點燃,沈崇案成了學生運動的導火線。而國民政府對待這起案件,一方面像以往的醜聞案一樣,試圖遮掩並隱蔽處理,一方面則是指責中國共產黨,散播沈崇是中共地下黨員,設計美軍性侵案的謠言,甚至有國民黨特務混入學生遊行隊伍,高呼反共口號,製造衝突。而中共,則是在這次的事件中,因為國民黨的抹黑,意外的成為焦點。國民黨把當時反國民黨的民眾,通通歸類為共產黨,最後的結果,就是兩年後完全退出中國。

現在是2015年,但是寫完這篇文章,我彷彿短暫的回到1946年底,因為所有的手法、過程,竟然一一的可以對號入座,並且在台灣重新上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