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4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 歷史上最有名的一次選舉

2016/11/10 — 7:13

說真的,就共和黨的傳統而言,我們真的不用擔心台美關係變壞。民主黨過去對台灣並沒有特別好,跟中國建交的總統,就是民主黨的卡特。而共和黨的雷根,在選舉時還曾經提過要與中華民國復交,雖然最後還是簽署了一份公報,限制對台灣軍售。

所以,希拉蕊當選,只是對台政策保持穩定,所以我們比較放心。而川普的變異性很大,因為我們無法預測他到底是瘋子,還是演員,不知道未來如何而已,但是在權力平衡的現實主義下,台美關係很難有立即且重大的變化。而川普,未來也必須面對中美利益衝突的問題,以他這麼會演的商人性格,基本上台灣可以存活的空間說不定是更大的。

講這個太嚴肅,我們來講故事。話說,194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是歷史上最有名的一次選舉,比起今年來說更為特別。那一年的候選人,是由共和黨的杜威,與民主黨的杜魯門競選。那一年的選舉,對於共和黨來說非常有利。首先,民主黨已經執政16年,小羅斯福總統又過世,對於選民來說,厭倦民主黨程度已經創新高。其次,共和黨剛拿下參議院與眾議院多數,民主黨民意支持度岌岌可危。其三,民主黨的候選人脫黨參選,而競選經費嚴重不足。基本上,所有政治觀察家都認為,杜魯門大概是風中蟾蜍,誰是共和黨候選人,誰就是未來的總統。紐約州州長杜威,出身名校、政績卓越、資金充沛,媒體關係良好,要取得美國總統寶座,應該是探囊取物而已。

廣告

根據民調,似乎也是如此。杜威太有錢,幾乎把所有廣播時段都買下來。而杜魯門雖然貴為總統,但是募款非常不容易,因為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當年的民調,都顯示杜威將會勝過杜魯門至少5%的選票,然而最後反而是杜魯門以4%左右的選票獲得連任的機會。為什麼?

第一個原因是,民調不準。當年是以配額抽樣的方式做民調,所謂配額抽樣,就是把美國人民的組成比例進行濃縮,然後訪問跟比例差不多的人。然而,當年的電話訪問,有錢人才有電話,而有錢人大部分都是共和黨人,所以,怎麼打電話都會打到共和黨員家裡,這時候等於是打電話到眷村詢問是否支持洪秀柱,這種配額抽樣等於形同虛設。

廣告

第二個原因,就是杜魯門沒錢,他只能用火車巡迴演講的方式,直接親近選民。而杜威高高在上,因為幾乎篤定當選,乾脆就以廣播的方式,買下所有時段對選民轟炸就好。杜魯門則是到美國中西部的小城市裡,一次又一次的演講,用他詼諧、接近民眾的庶民語言、跟民眾搏感情,許多人甚至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見到總統。舉例來說,杜魯門與杜威在介紹自己的太太與女兒時,就有很大的差距。

杜魯門:「我老闆(太太)在家都對我很凶,她只聽我老闆的老闆(女兒)所講的話。」

語畢,哄堂大笑。

杜威:「容我介紹我的另一半,也就是杜威夫人。」

語畢,稀疏掌聲。

杜魯門的氣質非常草根,他會用惡毒的語言攻擊共和黨人,相較於杜威的一派優雅,杜魯門簡直就像流氓,讓所有的新聞媒體幾乎都一面倒的支持杜威。但,杜魯門卻默默的在鄉村引起旋風,特別是當共和黨人不斷的說,「這個總統只會在中西部的鐵路小站講廢話」的時候,引起了中西部居民極大不滿。你們城市人就是人?我們鄉下人就是蠢?就是住在鐵路旁邊的小站裡?

就這樣,杜威在民調上,領先到最後一刻。芝加哥論壇報,甚至創下有史以來最好笑的笑話,也就是預先把報紙頭條做好,標題是:「杜威擊敗杜魯門!」而且竟然已經印刷完畢。但是,民意已經卻在私下逐漸發酵,在選舉當天,給了媒體、政客一個狠狠的耳光,303票對189票,杜魯門獲勝。

當天有一個笑話流傳,後來被改編成柯林頓與希拉蕊的笑話。據說開票當天,他跟老婆說,今天晚上,你就可以跟美國總統一起睡覺了。但是開票完後,他老婆淡淡的跟他說,晚上你要我去找杜魯門,還是他會來找我?杜魯門則是拿著芝加哥論壇報的頭版新聞,哈哈大笑。

那一年,狼狽的人,據說還有空一格蔣公。當年國共內戰正酣,為了確保美國可以支持中國國民黨,私下違法送了一筆鉅額的政治獻金給杜威,這件事情杜魯門也知道,從此對於國民黨政府恨之入骨。

第二年,國民黨失去了中國。故事,說完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