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朗絮語

2015/1/30 — 15:14

【文:沈嘉雯】

自九一一事件以後,恐佈主義的陰霾其實從未遠離,而在風起雲湧的中東世界裡,伊拉克、阿富汗的戰事及叙利亞的內戰造成了多少流離失所的家園,而在這些戰爭的瘡疤中,一直在歐美情報中不顯眼的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IS)更在去年異軍突起,企圖以哈里發為名義建立一個神權國家,並以消除邊界,恢復昔日伊斯蘭世界的光榮為目標。這個組織的堀起讓歐洲多國聞風喪膽,恐佈主義的蔓延除了直接威脅國土安全,更讓一些已經有不少穆斯林移民的社區神經崩緊起來。近月巴黎′查理周刊》的遇襲事件更讓這些矛盾激化到一個頂峰,掀起了反伊斯蘭教的浪潮。

廣告

身在港澳社會的我們,有關伊斯蘭教的片段及想像,免不了受到主流媒體的報導,以及接二連三的負面新聞有所影響。然而,筆者有幸於去年踏足屬於什葉派的伊朗,記得在到訪伊朗之前,深知無論是意識形態,以及有形可見的傳統風俗都和我們非常迴異,加上伊朗奉行政教合一,社會宗教規條非常嚴明,因此心裡非常緊張。然而在造訪之後,卻發覺這個伊斯蘭國度親厚純淨,十分可人,除了是由於他們的文化景觀,熱情好客可謂是伊斯蘭世界的基本信條及重要傳統。

只要在城市內走動,總會有善心的當地人會爭相邀請著帶你遊歷城市,甚至主動提出帶我回家小住兩天,不止一次,更有當地人默默的為獨個兒在餐館食飯的我付款然後輕別告辭。當然,作為一個獨行上路的亞洲女孩子偶爾會遇到一點小麻煩,但大多數而言,這種熱情,對於來自港澳社會的我,最初難免不太不習慣,後來 慢慢發覺,他們的熱情好客隨了基於的宗教信仰以外,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外交政策及和以美國為首繃緊的國際關係,在過去到訪伊朗的遊客極少,能夠和遊客接觸,能有機會接觸一下不同文化,似乎是一件很好玩的趣事。

廣告

除此以外,對於伊斯蘭教中我最深刻的,莫過於那深遠悠長的祈禱聲,在天光未至的時候他們頌禱之聲便會隨處響起,劃破了那道清晨時份的堪藍,晨禮的聲音沿著街角彼此起伏交錯。這通常是每天讓人最異常感動的時刻。

當時,在這短短十數天最貼身的伊朗遊歷裡,我體會最深的便是我的頭巾,由於伊斯蘭教的觀念中,青絲黑髮被認為會對男人構成引誘,因此女性出街的時候往往要以頭巾包裹頭髮,標準是不露出一絲頭髮在外,方算合格。而衣裝方面,即使是在炎炎夏天,都必須穿上長袖衫,不能露出雙臂,上身衣衫更要覆蓋至臀以包裹女性天生的線條為標準。當然,雖然規則是如此,然而在德黑蘭往往見到不少時尚女性,他們大部份都會裏上華麗而時尚的頭巾,並不介意露出留海的絲絲秀髮。而對於我而言,尤其是在烈日當空的暑夏,當然是苦不堪言。

其實造訪伊朗的時間只有匆匆數十天,對於伊斯蘭教的認識非常淺薄,然而在這些一步一足印的遊歷經驗之間,除了是一種文化的交換,更多的是一種親身體驗的認知。畢竟,我們不能劃地為牢的以自身的文化來衡量別人,希望以自己的粗淺分享抛磚引玉,為在我們固有的伊斯蘭印象中提供更切實的想像。

 

本文為論盡媒體〈往天方之路〉專題系列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