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領運動兩週年 反思「香港式和平」

2016/9/29 — 15:00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文:唏噓的澳門人】

雨傘運動已經過去兩年,香港人由一開始要求真普選,到現在基本上沒甚麼人在提,反而有關港獨的聲音和討論愈來愈多,看見那些支持港獨的人,我心想,你們真的明白「革命」的意思嗎?你們真的知道港獨這個要求的有著怎樣的「重量」嗎?

一些人想靠遊說、談判和行政手段去爭取港獨,又或者擔心2047的前途問題,想要維持現狀去永續基本法。看到香港人這些行為,顯然有很多香港人還不明白問題的核心在甚麼地方。其實一國兩際的政策本身就已經能夠滿足香港人的要求,前提是中共守約,但問題是現在中共違約了。香港人,你們還不明白問題的核心是甚麼嗎?香港人缺乏的就是讓中共「守約」的能力,再完美的法律都是由人去執行,合約寫得再完美又如何?如果對方跟本是不守規矩的土匪,簽多少次合約都沒用。

廣告

獨立也好、自決也好、真普選也好,民主是不會從天而降,想要民主就要付出代價去爭取,而你的對手是中共,面對的是中國人的社會,想要從中共手上得到民主就必需付出「血的代價」,如果你只是站在安全的地方高呼勇武,沒有流血的覺悟,那麼你一輩都別想在中共手中得到民主。

對我而言,雖然雨傘運動不算失敗,也談不上成功,但它至少讓我們很多人看清楚我們社會的樣子。

廣告

雨傘革命 Umbrella Revolution,最先是由外國媒體使用這個詞,其後一些人總喜歡用這個詞來稱呼這場運動,但我總覺得不太合適。不流血的非暴力革命在世上很多地方有,這種和平的革命適用於世上很多地方,我曾經也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方式,被部份香港人所表現出來,這種極至的和平深深感動,但我認為它不一定適用於「中國人」的社會,至少這種「香港式和平」我認為是絕不適用。

每個地方都會因為其文化和社會背景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抗爭方式,我認同在現今社會我們只能使用相對和平的方式去抗爭,但香港人這種極至的和平,實在是和平得讓人感受不到威脅,佔領運動由一開始標榜妨礙社會運作,以此威脅政府來表達政治訴求,到後來標榜不會影響社會運作,為甚麼會有這種變化?

當和平極至到一個地步,和平就不再是和平,而是懦弱。

非暴力抗爭的那套理論我明白,其一.用和平感召更多的人,那麼香港人感動了誰?那些藍絲你感動到嗎?警察你感動到嗎?香港政府你感動到嗎?你能感動到的就是那些原本就傾向支持佔領者的人。沒錯,以和平獲得國際支持確實很重要,但遠水始終救不了近火,就算上升到外交層面,那些國家高層終究還是以利益為主,而且跟本不用和平到這個地步也能獲得國際媒體的支持。

其二. 讓政府不容易用大殺傷力武器鎮壓。話雖如此,但警方會用警棍打你,而且愈打愈狠,你一樣會流血,而且不管你再怎麼和平,他們都會把你當成十惡不赦,無惡不作的暴徒。藍絲樂意見到佔領者被開槍殺死,而警黑又互相合作聯手,他們大多數人都可以用各種暴力違法的方式來對付佔領者,而無需受到法律的制裁,甚至還會因為打佔領者而獲得獎勵,升職加薪。面對如此殘忍冷血的對手,用這種「香港式和平」去應對真的合適嗎?

事實上,如同長毛所說,香港人直到今天還未準備好,他自己也沒有準備好。雖然香港有很多不公義的事,但對比世界很多地方,還算是安定,至少香港人還是能相對安全地在香港生活,人是有惰性的,正正是因為大多數香港人都眷戀這種相對安全的生活,所以才不願意更進一步去對抗中共。寧可選擇忍受不公義,去維持現狀,不願意更進一步,因為他們害怕一但更進一步就會失去現有的生活。所以老是想用一些取巧的方式去迴避「血的代價」,例如等待中國經濟崩潰,國內政局出現變化,借此機會去發動抗爭運動。難道中國經濟崩潰下,國內出現的政局變化會是和平的?說難聽點,根本就是你們想等別人付出「血的代價」,而自己則坐收漁人之利,別這麼虛偽和天真好嗎。

在回顧佔中的資料時,想起當年台灣也在發生太陽花學運,對比這兩場運動,你會發現很多有意思的細節。例如台灣的警察,你不會覺得他們單純只是政府的走狗,而台灣人的抗爭行為明顯比香港人暴力一些,但他們依然被世界形容為「和平」。 假如當天的港警不是聯同官黑和反佔中人士一起打壓佔領者,而非建制陣形更團結一點,香港人有佔領立法會的勇氣的話,今天的結果會否不一樣呢?

最後,無論香港人想要求甚麼,想用甚麼方式去抗爭,「團結」都是最重要的條件,因為這是你們唯一能拿來和中共談判的籌碼,放下虛偽和投機,團結一致,別老是想當聖母,這樣你們才有機會去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如果你們還不把握現在,向中共展現你們的意志、向中共展現你們的實力、向中共展現你們的憤怒,當香港完全變成澳門,你們甚麼也做不到的時候,後悔就來得太遲。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獸性,失去一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