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地生「特殊渠道」入職澳門政府工月袋四萬 — 從公職法律及人事行政制度分析

2017/6/23 — 15:11

愛瞞日報製圖

愛瞞日報製圖

【文:愛瞞日報佚名投稿】

來自內地的中葡翻譯課程李同學成績優秀,經過學校推薦,已通過本澳政府部門特殊渠道招聘的面試,月薪超過四萬元,同時在北京求職成功的她初步決定留澳。曾經在巴西生活過,有一定葡語基礎,由於想繼續深造,故決定選擇到以葡語為官方語言的澳門,相信其教學質量會比內地好。

—《澳門日報》2017.06.20,澳聞A6,〈理工畢業禮昨舉行,六百五人獲授學位。李向玉:招生理想錄取比例降

法律前提:

廣告

1. 第14/2016號行政法規《公務人員的招聘、甄選及晉級培訓》規定,第14/2009號法律所規範的一般職程及特別職程,其入職均需透過統一管理開考為之。
第14/2009號法律第二十七條及其附件表七規範的特別職程翻譯員適用上述規定。

2. 第14/2009號法律第十條規定:「在急需進行招聘及適當說明理由的情況下,經行政長官批准,可免除開考招聘合同人員。」而行政長官於2017年4月21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表示,餘下任期內收回部門可免除開考招聘合同人員的權限。

廣告

3. 第12/2015號法律第十七條規定:「僅在專業人員短缺或擬聘用的人員具特別才能的情況下,方可以個人勞動合同制度聘用澳門特別行政區或以外的工作人員擔任顧問或專業技術職務。」

4. 第14/2009號法律第二十七條(翻譯員)第二項規定:

「(二)進入第二職等者,須具備翻譯或語言學士學位;

(三)進入第三職等者,除以上兩項所指任一學歷外,尚須具備開考通告所指其他合適的學士學位。」

事實分析:

1. 隨著第14/2016號行政法規在2016年7月生效,各部門只能等待統一管理開考程序任用工作人員。為此,去年中不少部門搶在「落閘」前向監督實體(行政長官或各司司長)要求開展最後的普通入職開考增聘人員,於是我們才看到這一年來接二連三刊登翻譯員、技術員(350)、行政技術助理員(195)、技術工人及勤雜人員開考通告的「日落餘暉」招聘潮。

站在維護統一管理開考權威及可信性的角度,用人部門應有責任預計,可見將來的人員流失及人力資源需求狀況,如未有足夠的時間向監督實體請求開展普通入職開考程序,必須靜候統一管理開考甄選程序錄用合適投考人。以本案為例,如以急需晉用翻譯員為由,見縫插針「打尖」要求行政長官行使第14/2009號法律第十條的權力,免除開考直接聘用人員,行政公職局念茲在茲統一管理開考的「公平性」又何說起?

2. 第12/2015號法律第十七條要求「僅在專業人員短缺或擬聘用的人員具特別才能的情況下」,才可以個人勞動合同聘用非本地居民擔任顧問或專業技術職務。結合報道內容及翻譯員職程的特點去討論:

報道中的「李同學」是否在「專業人員短缺」或「具特別才能」的情況下,方可雀屏中選?誠然,本澳現時熟諳中葡雙語的語言人才不足,但遠未到「短缺」的程度。畢竟,本地區澳大葡文系、理工中葡翻譯課程,以至北外葡萄牙語專業、葡國各大學等等,每年均有不少澳門學生學成回流服務,為數雖然不多,但大部份人均沒有所謂「特殊渠道」的機會直接進入政府翻譯員職程,而是只能跟普羅大眾一樣交表報考接受甄選;同樣地,以「具特別才能」論之,據報道所言李同學「成績優秀」、「曾經在巴西生活」,這也不是一個孤立的、可以為拔尖說項的例子。我們仍可從同屆、同年齡、同學術和生活背景中,找到GPA滿滿、曾居留葡語系國家能熟練使用中葡雙語的華人甚至本澳居民,何以芸芸眾生中就只有「李同學」能一躍龍門?

又從薪資結構去分析,報道中「李同學」聲稱「月薪超過四萬元」,以透過絕大部份普通入職開考進入翻譯員垂直職程第二職等的澳門永久性居民為例,其薪俸點為440,再加上房屋津貼40點,總計點數為480。按照現時薪俸點每點葡幣83元計算,亦不過39840元,與「超過四萬」尚有些微差距。人們不禁浮想聯翩:呢四萬蚊到底點計出嚟?

撇除貪威齊頭報大數的想法,翻譯員入職薪津要超過四萬,只能透過進入第三職等,即入職為一等翻譯員,薪俸點為490。然而,入職第三職等,除翻譯及語言學位外,尚須具備另一個合適的學士學位。譬如說,某局需要晉用負責法律範疇的翻譯員,則投考者須具有語言翻譯「及」法學士學位;又另一局晉用負責衛生醫療範疇的翻譯員,同樣須具有語言翻譯「及」醫衛學士學位(衛生局曾進行過上述一等翻譯員開考,門檻之高讓人望而卻步),等等。由此可見,報道中的李同學可能是「周身刀張張利」的專才,同時具有兩個用人部門急需的學士學位,成為讓人艷羨的一等翻譯員。問題在於,本地區高等教育制度尚未允許頒授雙學士學位,亦不允許學生同時註冊兼讀另一個學士課程,李同學既為澳門應屆畢業的中葡翻譯學士,如何又能同時取得另一個學士學位?這個可能需要當事人及用人部門方能解畫。

結論:

1. 用人部門迴避統一開考制度招聘翻譯員,又或者說,統一招聘制度最低限度地保障了本地永久性居民公平進入公職的權利,而該部門用所謂「特殊渠道」招人,間接證明了其對本地居民及外地人之間的甄選喜好,這已經不是「唯才是用」便能掩飾的,除非能拿出證據證實獲錄取者的確具有無可替代的過人之處。這種明裡對抗公共部門人力資源管理改革的行為,不知道統籌統一管理開考的行政公職局又能熟視無睹乎?

2. 本案中當事人享有的薪津,與其進入之職程的學歷與專業資格要件不符。當然,「四萬」之說既可能是誇張,也可能是再追加家庭津貼及翻譯特別報酬等名目補助的結果。姑且論之,這種「特別渠道」下用人的條件及福利極不透明,山草藥噏得就噏。

3. 單憑報道中寥寥一百幾十字,當然無法斷定這個「特別渠道」招聘是否合法合理。涉及部門應該儘快向公眾公布詳情及用人法理依據,讓一眾對公職望穿秋水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小市民心服口服。


相關報道:

理工畢業生稱「特殊渠道招聘入政府工」引起熱議

理工聲明:校方沒有相關推薦機制

(澳門日報)李同學:已獲政府部門聘用

原刊於愛瞞日報,原題為〈【愛瞞來論】從澳門公職法律及人事行政制度分析「內地生『特殊渠道』入職政府工月袋四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