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凝聚澳門民主青年的活力 — 從元老議員出走說起

2016/3/14 — 14:24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新澳門學社 facebook)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新澳門學社 facebook)

【文:庸隱】

澳門有個叫「新澳門學社」的民主派團體,近兩三年來內部老舊與少壯人等針鋒相對,上演一幕幕精彩的內訌戲碼。2016年伊始,這齣分裂大戲再度躍上新一波高潮—該社推舉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區錦新元老毅然退社割蓆,該社未來自然亦無法如以往般收到其一分一毫的上繳薪俸。此時想起老舊派人馬去年氣勢洶洶的檄文〈重建澳門自由開放陣營的合力〉[1],以「重建合力」的名義,在外面卻另行籌組一個叫「社區發展新動力」的民生派團體,主力搞吸票的民生議題,現在又再來一手「退社」。這十八般路數連環進擊,原來學社的青年們,乃至諸位對澳門民主運動仍抱有某程度希望的年輕朋友們,又該如何自處?庸人不才,試略陳利害分析之。

廣告

首先有一點讓人摸不透的,老舊派們既有高尚的目標要「重建合力」,何以竟用上分裂出走、自立門戶這般損人不利己的手段?說「損人」,自然是指其破壞民主派組織的團結和穩定,一手搞垮這艘澳門街唯一上得枱面的「民主旗艦」,徒淪社會和對家政治勢力的笑柄;又說「不利己」,那是被政爭之意氣沖昏了自己的頭腦,當全世界的政治團體都要想方設法尋求青壯新血的加盟和支持時,何以其竟自毀長城,率先跟後生兒女劃清界線?這些疑問,讓人想不通摸不透。所謂「求同存異」、「萬大事有商有量坐低傾」、「有分歧有問題透過制度協商解決」、「唔好吓吓咁激進」都是老人家們諄諄教誨年青人的金玉良言,為何當出現利益衝突需要調和的時候,老舊派們卻自己起手「反轉豬肚就係屎」?檄文〈重〉裡說後生們「只要有助於達至目標,就是正確的手段;兵不厭詐,虛情假意和躲在暗角做事是重要的策略」,現在結合起來看老舊派們「為重建之目標而作分裂之手段」、搞文革式「大破大立」,倒讓人感覺其夫子自道呢!

老人家們說後生「不相信歷史」,又不禁讓人啞然失笑。談歷史,想起老人家們多是心繫家國的熱血大中華主義者,為何就忘記了汪精衛脫離國共合作統一戰線、出走重慶苦謀「曲線救國」之事?汪氏動機或許值得商榷,然而其身後之淒慘、戰後為凡夫俗子所惡毒指罵,又與享受「抗戰勝利」榮光的國共成如何強烈鮮明之對比?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老舊派們倘有汪氏萬分之一的才智與勇氣,倒可期許他們的民生派創出奇蹟,倒怕其最後之下場還不如汪呢!

廣告

老人家們倒覺得自己「相信群眾」、「信任民眾有能力掌握和處理重大的社會問題」,外間亦有「選舉時澳門市民個個認人唔認社,議員放心離去吧」之類的聲音推波助瀾,倒為其出走分裂壯了聲勢。說到底,「相信群眾」最後也不過是「相信群眾手中的選票」,在選舉關鍵時刻自動歸邊,票投某熟口熟面之萬年元老代議士罷了。誠如其所言,澳門市民的確有能力掌握和處理重大的社會問題,2014年所謂光輝五月運動萬人空巷,全是人人自發上街,也不見甚麼年青「社運領袖」出來故意跟老人們爭功搶光環,倒是港澳台的中文媒體熱衷造神尋英雄之類的鬧劇,硬把一個半個的黃毛小子又鎂光燈又專訪的推到大眾視線前,無心插柳倒讓某些人感覺不是味兒,遂有今日之局面。

老舊者出走已成定局,十部拖拉機也拉不回來了。天雨娘嫁,分合常事,學社的「孤臣孽子」倒不必過份在意介懷,倒應該反過來提醒老人們,過份「相信群眾」最後的結果就是「民粹」,逐漸由「民主派」退化為「民生派」。去年12月的回歸日遊行,兩派首次分道揚鑣,「不相信歷史」的民主派隊伍繼續呼喊「2019,普選特首」這歷史口號,民生派隊伍反倒大力吹捧公屋話題,民主自由初衷消亡,觀察遊行翌日各大報導如何藉以沖淡民主訴求已可見一斑,更能印證中共麾下「忠誠反對派」的角色定位。至於「慘被遺棄」的澳門民主青年們,亦應如澳門特區政府所號召般,在局勢波譎雲詭的當下,努力裝備自己實現未來「民主產業」的適度多元化,自強自立創出一片新天地。

作者簡介:澳門出生,長年觀察這小城政治生態,見盡荒謬世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