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修法觀點的無知與虛偽

2018/10/13 — 12:27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近數月,澳門《論盡媒體》兩度刊登署名關雲飛的文章,針對筆者有關修改新《土地法》的觀點,屢屢叫陣。這位關先生,自稱一介平民,獨來獨往,卻在新近文章﹤均富社會世界大同﹥高調主張,將澳門解放成真正共產主義社會,且在文內露骨地讚頌澳門反修法中堅﹑建制派工聯。筆者希望,這位關先生只是工聯的狂熱支持者,而非另有不可告人的代言之職。

筆者這篇文章,將以關先生的「五個沒有」,一併回應他在兩篇文章之中,似是而非﹑站不住腳的反修法觀點。

第一,關先生說,反修法必要,是因為澳門回歸二十年在即,要將澳門推向成為人人食「大鑊飯」的共產主義社會,澳門管治才算有真正成就。先不說關先生此番言論如何目無國家﹑如何漠視澳門特區對國家有何重大國際戰略意義,關先生沒有說的,是他所嚮往的共產「大同世界」理想,即便在今天祖國,都已不合時宜﹑已成塵煙。在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上,資本家一直是國家的好朋友。但願關先生大放反修法鬥商家之厥詞,真的非為澳門建制派工聯代言。

廣告

第二,親建制派工聯的關先生說,澳門反修法﹑「打囤地」是大道理,卻沒有說,近期連澳門建制派的反修法立場都已在軟化。數年前抗拒修法的立法會主席﹑建制派大老賀一誠,最近鬆口,強調在任何情況下,立法會都會以澳門政府馬首是瞻,配合政府的修法程序。被眨斥為透過阻礙澳門政府善政吸取養份的「寄生蟲」後,其他建制派似乎再也不敢為反修法妄下斷語,現在只剩區錦新之類的澳門民主派,繼續發表八面玲瓏﹑投機式的反修法言論。這些微妙的變化都意味,修法才是大道理。

第三,關先生非議筆者數年前與修法與否沒有直接關係﹑有關行政主導的文章觀點,卻對筆者今年一系列有關引入歸責條款﹑修法必要的評論不聞不問。關先生顧左右而言他,筆者可以諒解其苦衷 — 若非如此,反修法論者如關先生的觀點,便勢將不攻自破。這些論者總愛假設,批租地被延誤使用的所有責任,都應歸於發展商,但此一假設與現實極為自相矛盾—如果澳門政府連各類惠民政策(如澳門輕軌發展、新中央圖書館規劃)都可經年拖延,那麼,為何反修法論者可以輕易假設,同一個澳門政府,會在土地批租期期間,行政表現完美無瑕﹑高效神速?法官馮文莊接連在土地批租期滿收地訴訟案中發表«落敗票聲明»,著力批評的,就是澳門政府行政失誤如何令批租地無發如期發展﹑衍生「不可歸責土地」。問題是,現行新«土地法»並無直接條文可以有效處理這類政府歸責情況。既然如此,豈有不修法﹑不加入歸責條款之理?

廣告

第四,關先生說,政府無需理會商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需要賠償商家損失。相比澳門反修法的建制派與民主派,關先生因為主張廢棄市場與產權﹑立場極為激進,所以對於政府賠償問題,較能自圓其說。建制派與民主派反修法論者則不然,受政客基因影響,他們對於政府責任問題,立場含糊。他們力將所有囤地罪責加諸於商家之餘,卻又模稜兩可地指,若然政府在批租地承批期間有錯,商家大可循法律訴訟,要求政府賠償。筆者在文章〈不修土地法千億賠償誰買單?〉已說得清楚,根據政府開初將閒置土地分為「可歸責土地」與「不可歸責土地」的政策,澳門政府需面對的賠償額,隨時可達澳門一年本地生產總值逾90%!為何無辜澳門市民需為澳門政府無能,繳付天價帳單,這些政客一直無回應。而關先生沒有說的,就是如果澳門不能廢棄資本主義﹑政府仍需向「不可歸責土地」承批商家賠償天價,那應如何是好?關先生當然無法回答,因為他活在「均富社會」幻想之中,對現實世界視而不見。問題是,我們身處的,卻非鴕鳥式「大同世界」。

第五,關先生說,商家長期沒有利用批租地,總之就是錯。關先生沒有深究的,是合適的土地利用期,應為多長,批租期25年,是否就算長﹑就自然代表足夠。法官馮文莊在«落敗票聲明»強調,在「不可歸責土地」案例中,發展商的土地利用權因政府失誤而被消滅﹑受中斷,是以,他們的土地承批期需被延期,換言之,批給期「25年期量並非一個數字年期,而是一個法律期間,即在實際上可能存在比25年更長的時間」。馮官觀點以外,對其他專家來說,批租期25年是否足夠發展,同樣是值得商榷的問題。簡單舉例:內地學者陳家輝在2014年由中國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受澳門基金會資助的專著«澳門土地法改革研究»裡,曾就澳門為期25年的批租期,作如此觀察,以開展書中章節「土地立法極待修訂」:「正所謂無恆產者無恆心,如此規定在一定程度上會對社會的穩定產生不利,所以有部份學者提出澳門應當適當學習內地的土地使用權制度,對批地期限進行適當延長。」

解構關先生「五個沒有」之後,便會發現,若再有人堅持認為,反修法論者是站在正義與正確一方,這如果不是天真,就只能是自欺欺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