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離補一週年】搶救日漸枯死的澳門 土生青年有意從政

2015/5/26 — 11:34

Beto直言為了改變澳門,反離保運動後有了從政的念頭。圖:論盡媒體

Beto直言為了改變澳門,反離保運動後有了從政的念頭。圖:論盡媒體

反離補一週年系列──澳門人,你為何要反?專題

那年五月,澳門人要反了。茶餐廳論政的中年阿叔、超市工作的清潔阿姨、早已上晒岸的中產、朋友連同退休老父母一家三口齊齊動起來,都說著要遊行反惡法。除了人數破紀錄,反離補更是少數澳門人不為個人私利走上街頭的全民運動。除了歸功於自肥政府,還有甚麼原因驅使小老百姓走上街頭?沉默大多數是否真的不聞不問、只是裝睡的一群?今期專題將尋回鎂光燈以外的5.25故事。

【文:殷憂】

二○一四年五月,澳門人終於尋回身為公民的尊嚴與驕傲。透過直接行動,在街頭揮灑汗水,為公義吶喊,成功迫退高官自肥的《離補法》。這個光輝的五月對所有澳門人來說都別具意義。

廣告

澳門是土生葡人的根,任職DJ的土生青年Beto說,自己原本對這個窮得只剩下錢的城市幾乎完全死心,甚至有過移民的打算,但現在卻有留下來的理由,希望盡力搶救這棵日漸枯死的大樹,「澳門人仲係有希望架!」他甚至生起了從政的念頭,希望為現時腐敗的政治環境帶來一點點改變。「作為澳門人,作為公民,對澳門都有一份歸屬感,一份責任感,希望可以盡自己一份力量。」

廣告

公民覺醒?半夢初醒

五二五兩萬人上街,五二七萬人包圍立法會,遺憾地Beto卻因為要到日本參加比賽而未能親身參與。雖然身在日本,卻心繫小城,他一直留意著反離補運動的消息,默默地為澳門人加油。回想當時的勝利,人人都說︰澳門人終於覺醒,終於願意挺身反抗不公義事!事隔一年,高漲的情緒緩和下來,還看今朝,澳門人真的覺醒了嗎?「我地土生話叫就係食緊鹹魚仔!」即猶如孩童半夢半醒在食東西時,矇矇鬆鬆的一種狀況,Beto形容得很生動。

在他看來,經反離補一役後,澳門人學會了兩個道理。「原來崔世安都會明白到眾怒難犯,會知驚,識得縮,佢做得太過份,我哋就要迫佢讓步,甚至要佢落台。第二個道理就是,推動政改是每一個公民無可推卸的義務。」他說,透過《離補法》,澳門人看到政制的醜陋與荒謬:原本應該為市民謀福利的政府,卻為了高官「自肥」無視民意,企圖強行衝關立法,與民為敵;議事殿堂一眾民意代表,原本應該與市民站在同一戰線,卻個個反過來幫政府保駕護航,為支持而支持。「呢啲全部都係納稅人既錢,你哋啲高官搞到澳門民不聊生,怨氣沸騰,如果仲有良心的話,你係咪真係攞得心安理得?」

錢多了,澳門人卻不快樂

澳門回歸後,賭權開放,經濟飛速發展,原本一條安靜的小漁村轉身就變成紙迷金迷的國際之都。錢多了,但澳門人卻更不快樂。

「現在的澳門,原來的風土民情完全無晒!黑的又多,搭巴士又危險,輕軌又落成無期,政府完全無理過市民想要乜,從來都無聽過澳門市民的心聲訴求。以前行出街見到個個都會打招呼,但依家咁多旅客人迫人咁,但個個都唔識,澳門已經無咗以前個種人情味。澳門的高等教育到底做緊乜?澳門大學變成橫琴大學,全名係『橫』蠻無理、對牛彈『琴』、『大』腦失調、打壓『學』者嘅私人大學,我絶對不會俾我既下一代入讀!我覺得現時的澳門已經不再係我認識嘅澳門……」

澳門人有過度包容的「奴性」

更讓Beto失望的是澳門人過度包容旅客,日漸突顯的「奴性」。「在賭場貴賓廳聽得最多就係『謝謝老板!』(普通話),對澳門人來說,大陸人就是澳門人的老板!」他說這種低聲下氣,卑躬屈膝的工作環境,亦影響著澳門人的生活態度,「朋友間請食飯都話要講『謝謝老板!』(普通話),朋友黎架!老乜板?!」

Beto說,他不主張澳門人排外,但應該要取回最基本的尊嚴和尊重。「點解啲拎住LV袋既大陸人撞到人,係要對方同佢道歉?有一次我去做彌撒,見到大陸人係到食老麥,我趕唔趕佢走好?」身為土生葡人,什麽「愛國愛澳」、「血濃於水」,對Beto來說全都是「Bullshit!」「我會好自豪咁講,我不是中國人,我是澳門人!我爸是葡國人,我媽是英國人,那又怎麼樣? I’m Macanese, I love Macau!」

Beto很欣賞香港人敢於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遇到不公義的事會勇於向政府說不。有些外人也欣賞澳門,每年政府派數千元的「現金分享」,覺得澳門人很幸福。每次聽到這樣的說話,Beto除了無奈只能苦笑,「有人話派錢係政府對澳門人投下的一道慢性毒藥,係鴉片,但我話這根本就係掩口費,鴉片起碼都仲會令人有一刻的快感。但掩口費,就只是要澳門人默默忍受生活的痛苦。」

日漸枯死的大樹 搶救我們的根

大熊貓「心心」死了,另一對大熊貓要來澳,「開開」將被送回內地繼續繁殖任務。有人調侃道︰活在澳門,要麽就「死心」,在這浮華的泥沼中沉淪;要麽就「死開」,當個逃兵,逃離這座壓抑的監獄。Beto說︰「生活在澳門,就是有人會繼續快樂,有人會Keep住嗌痛」,澳門人有今時今日的生活,有這樣橫行的政府,其實都是澳門人咎尤自取,既可憐亦可恨。

「你睇下五一係遊行的人多,還是睇維穩Show的人多?」他說,澳門人對民主普選,推動政制改革,人人都會說「好好好……」,但真正願意付出行動的卻少之又少。「其實澳門人真係好抵死,把口又話要反抗,但到選舉時,又要食人餐飯,跟人去旅行,又要收人禮物,咁好囉!往後四年的生活咪係咎尤自取囉!」Beto說,自己原本已經對澳門「死心咗一大半」,亦曾考慮過移民澳洲,但是作為土生葡人,「澳門就是我們的根,但這條根已經慢慢枯死……」

然而,「反離補運動」的勝利卻挽回了他對澳門的信心與希望,「澳門人其實都唔蠢唔傻,政府真係挑痛澳門人要改變,不在於澳門人進步了幾多,而在於澳門政府有幾衰,篤得澳門人有幾痛!」這難道不是一種悲哀?Beto希望有天澳門公民不再是只知道循規蹈矩的守法公民,「立法係應該,但如果是惡法,我們就推翻,要識得企出黎團結抗爭!」

「澳門人唔能夠再輸俾一餐飯!」Beto說,澳門的希望只能靠下一代,希望他們日後選舉時懂得哪個候選人越是要派禮物、請食飯、搞遊行團,就越不要投他一票。然而,當人人都寄望下一代時,國教加強版又來了,Beto大呼︰「有必要在澳門搞『國教』嗎?!這些人還懂得什麼叫做『一國兩制』嗎?五十年都未過,咁快就來赤化?」

(原文刊於澳門《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