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愛包容與儆惡懲奸的華爾茲(法治文明系列下篇)

2017/1/27 — 17:12

愛瞞日報製圖

愛瞞日報製圖

【文:小唯】

中篇提及的結果顯示,到底應該重視多一些社會識別無辜者能力、抑或應該重視多一些社會識別奸佞的能力,要視乎何者對於日後正確判別奸佞 (或錯判無辜) 的準確率有較大影響力 (即較高敏感度)︰

(dπ/dζ) / (dπ/dψ) = ψ/(1 – ζ)

廣告

如果社會以往識別奸佞的頻率ψ,比社會以往錯判無辜的頻率1 – ζ高 (下稱社會環境A),就代表社會識別無辜的能力ζ對日後正確判別奸佞‭ ‬(或錯判無辜) 的準確率π有較大影響力 (dπ/dζ > dπ/dψ),社會應當對自己識別無辜的能力ζ要求更嚴格,例如透過無罪推定原則協助達成此目標。而相反,如果社會以往識別奸佞的頻率ψ,比社會以往錯判無辜的頻率1 – ζ低 (下稱社會環境B),則反而社會識別奸佞的能力ψ對日後正確判別奸佞‭ ‬(或錯判無辜) 的準確率π有較大影響力 (dπ/dζ < dπ/dψ),社會應當對自己識別奸佞的能力要求更嚴格,例如減少以大愛包容作為縱容及包庇的藉口。這些都是中篇的主旨。

不過以社會環境A而言,要求社會提高識別無辜者的頻率ζ,就會同時降低社會識別奸佞的頻率ψ,即是說,分子的ψ與分母的1 – ζ會同時減少。除非你增加社會資源去同時提高這兩種識別能力,例如提升教育、花費資源提高搜證的充份程度等,方能使ψ增加卻同時使1 – ζ減少,否則就避免不了兩者一同減少。道理如同你希望減低酒精測試儀誤判無辜的頻率,若你沒有加撥金錢與人力等資源去改良酒精測試儀的性能,你就免不了會同時減低酒精測試儀準確捕捉醉駕者的頻率。

廣告

所以在社會環境A之下,如果ψ與1 – ζ同時減少,那很自然下一個問題就要看誰減少得快一些。如果是1 – ζ減少得快一些當然沒問題,但如果是ψ減少得快一些,那即是有可能會使情況逆轉成ψ比1 – ζ低,變成了社會環境B。在這種環境下,社會浸淫在大愛包容的氣氛裏,逐漸滋生出縱容與包庇。這時候,社會就需要重新撥亂反正,加強識別奸佞的準確率ψ,比加強識別無辜的準確率ζ來得更重要,不能再繼續一味高舉大愛包容,必須加強儆惡懲奸的能力,情況與社會環境A相反。

但同樣地,在社會環境B之下,若沒有增加任何社會資源,那麼要求社會提高識別奸佞的頻率ψ,就會同時降低社會識別無辜的頻率ζ,即是說,分子的ψ與分母的1 – ζ會同時增加,也即是會避免不了同時增加錯判無辜者的頻率。道理如同你希望增加酒精測試儀準確捕捉醉駕者的頻率,若你沒有加撥金錢與人力等資源去改良酒精測試儀的性能,你就免不了會同時增加酒精測試儀誤判無辜的頻率。

又所以,在社會環境B之下,如果ψ與1 – ζ同時增加,那很自然下一個問題就要看誰增加得快一些。如果是1 – ζ增加得快一些,那即是社會仍然處於環境B之下,儆惡懲奸的能力仍需繼續改善;但如果是ψ增加得快一些,那情況就會逆轉成ψ比1 – ζ高,反而又變成了社會環境A。這時候,社會不再浸淫於大愛包容的氣氛之下,但就回到了社會警惕自身對識別無辜的能力ζ要求是否夠嚴格的狀態,不能再繼續一味高舉儆惡懲奸清算罪人,必須加強識別無辜的能力ζ,情況與社會環境B相反。

如是者,很容易可以想像到,人類社會將會不斷在環境A及環境B之間輪迴,身在環境A,社會就需要多一點大愛包容,太多大愛包容就會變成環境B,社會就需要多一點儆惡懲奸,儆惡懲奸得太嚴格又會回到環境A,然後重新輪迴。換句話講,這是一場沒完沒了的交互更替。Again,除非增加資源,方能同時提升社會提高識別無辜者的頻率ζ以及社會識別奸佞的頻率ψ,這是最文明的做法,否則,這場互相更替的華爾茲會一直跳下去,是很自然的事。

實際上,類似的互相更替我們看見過很多。在校園,過度維護弱者,會滋長扮無辜的無賴學生,校園需要多一點儆惡懲奸;而儆惡懲奸過度時,又會濫殺無辜,校園則需要多一點大愛,如是者不斷互相更替。在美國,共和黨執政,過度強調打擊恐怖主義維護美國自身利益,結果過度濫殺無辜平民,這時候的美國需要多一點大愛,結果出現了一個奧巴馬;而民主黨執政時,又過度強調大愛和平,過度包容難民,結果過度破壞美國本土文化與利益,這時候的美國又需要多一點儆惡懲奸,結果出現了一個特朗普。類似的更替還有很多,小至家庭、大至全球,縱使具體背景不一,但大愛包容與儆惡懲奸的互相更替卻是共通點。可以說,更替是必然的,因為人類有道德觀念,道德觀念使人類身處環境A時能以大愛包容修正社會,又使人類身處環境B時亦能以儆惡懲奸修正社會。

至於澳門現在屬於哪一種環境、在甚麼社會議題下屬於哪一種環境,我不清楚,必須由澳門公民自身判斷,並作出相應行動。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公民質素優良的社會,這場互相更替的華爾茲會跳得比較穩定,修正的速度也較快、難度也較低;而相反,公民質素不足的社會則會跳得比較波動,修正的速度也較慢、難度也較高。而食人族文化的社會,可能這場華爾茲根本就不會跳,而是由獨裁者用至高無上的權力一直阻止互相更替的發生,以及由愚民去配合。

後記︰聞說上次回應本人上篇的讀者,再次撰文回應中篇,非常感謝這位朋友細心的耐性與建議。同樣,本人會另行撰文回應,以謝心意。
 

原刊於愛瞞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