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廉署複查失效地 — 澳門管治的曙光

2018/12/2 — 15:32

澳門廉政公署(論盡媒體圖片)

澳門廉政公署(論盡媒體圖片)

崔特首在新一份《施政報告》,將備受爭議的新《土地法》爭議交由澳門廉署處理,並在立法會答問大會強調,指示廉署跟進,並非「交波」,原因是廉署素有「反行政違法的功能」。這清楚反映一點:對於新《土地法》爭議,崔特首終於不再含糊應對﹑馬虎了事,他終於顯露了應有的行政意志,願意在離任前著力清除積壓已久的土地管理問題。

從澳門乃至中央角度看,崔特首這種有擔當的表現,理應對之加以鼓勵,原因有三:

第一,崔特首終於正視新《土地法》爭議的核心問題—「不可歸責土地」問題。2011年,澳門政府開始處理閒置土地問題,從那時起,官方便明白,政府行政表現不合格,是閒置土地問題根源的一部份,是以,當時官方將閒置土地分為「不可歸責土地」與「可歸責土地」。到了2016年,崔特首甚至曾引用此一官方土地分類標準,在立法會明確指出,南灣 CD 區的 14 幅土地,「也是屬於 65 個於2011 年,經分析基於不可歸責承批人的原因,而未納入發展土地的個案。」事實上,眾所周知,石排灣批租地受政府阻礙的土地利用時間,甚至達二十年。儘管過去數年,民主派與建制派詭異地立場一致﹑同樣以盲目反商態度看待土地問題,但諷刺的是,即連民主派議員區錦新,都未敢如建制派一樣,對「不可歸責土地」問題置之不理。數日前,區錦新在立會質詢之時,便不忘提到,土地未能如期發展,「往往可能並非單一因素所導致」,「是否歸責於承批人」這個問題,不能省略不理;

廣告

第二,崔特首能向廉署委以重任,證明他對改善澳門政府積弱已久的效能問題,已有了更大決心。事實上,早在2014年,廉署工作報告便已狠批澳門政府「行政部門的不作為、拖延、有法不依或執法不嚴」;

第三,崔特首強調自己並非在「交波」,其實也是向外界澄清,自己並非「麻煩製造者」。崔特首在立法會重申,由廉署跟進的意義,是為確保公平—用他的話說,「我們好想體現到社會的公平,所以我們透過廉政公署將每一個個案去重新檢查、檢視,在整個行政程序過程中,有沒有不符合行政程序,到底呢個過程中,我們是否有做得不適合的地方」。崔特首需要在任內妥善終結新《土地法》爭議,理由只有一個:若然崔特首決意無視「不可歸責土地」問題,下屆政府新班子將需用上珍貴時間與資源,應對「不可歸責土地」承批人的天價索償,以及世界媒體按之鋪天蓋地﹑破壞澳門投資制度國際信譽的報道,這對澳門乃至中央而言,顯然是災難。一旦真的引發了這場不必要的人為災難,涉事人將難逃政治後果。

廣告

說到底,對澳門乃至國家來說,明年是極要重要的一年—國家將迎來國慶七十周年,澳門政府換屆之際,也將慶祝回歸二十年。此刻崔特首願意一改外界印象,願意在任期倒數之際急起直追補一番作為,對國家,對澳門,乃至對他本人來說,都是一件美事。澳門是時候銳變,澳門政府是時候一洗過往佛系作風,奮發有為,強政勵治,與國家一起迎接世界大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