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澳門「新世紀酒店」回憶

2016/7/22 — 16:4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由昨晚開始,媒體上就充斥着「風光不再」、「濠賭爆煲」、「破天荒大動作」之類等字眼,說的其實就是新世紀酒店被勒令封閉的事。老實說,標題是有點兒誤導了,要說濠賭出問題,看看連跌的賭收已可得知,再者,這家酒店其實算不上甚麼代表,要住貴價、星級的人不會看上眼,要算便宜的也未必會考慮,帶點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更別說這次報導出現後,大家在紛紛討論的爭家產傳言了。

然而,每次想起新世紀酒店,總有點特別的感覺,只因這酒店中的賭場,記錄了我的賭博初體驗。

廣告

雖然澳門以賭博聞名於世界,澳門人也有不少是從事跟賭有關的行業,這令不少澳門以外的人都錯覺小城裏人人都是賭術高手,但就如飾演賭神高進的周潤發是不懂鋤大Dee一樣,幻想跟現實總有落差,澳門人基本上都不太會進賭場賭錢的,當中也包括我的父母。然而,就在我18歲生日當天,爸媽卻主動的帶了我到賭場,更在門前給了我兩百大元,着我自由活動。

也許是賭神系列看得太多,我想像中的賭場也是一張大綠枱,兩個穿西裝、頭髮梳得整齊貼服的兩人坐在枱的兩端,一模氣定神閒、運籌帷幄的樣子;但放在眼前的現實,卻是一百八十度的不同,西裝友是沒有的,有的只是一群街坊樣子的叔叔,氣定神閒也沒有出現,反是「大」「細」的喊聲此起彼落。身旁的爸爸說了句「買鋪試下啦!」我沒有行動,然後媽媽也補了一句「試下啦!」

廣告

「就試一鋪啦!」我跟自己說,然後看了看枱旁的紀錄表,看連開了幾把小,心想是開大了吧,遂把一百大元押了下去,結果一開,又是小;然後看看手中剩下的一百元,猶豫了一下,決定再買大,最後,真的是大。拿回兩百,平手,我跟爸媽說,走吧,不玩了。我們一邊步離賭場,媽媽一邊說道︰「成年了,你將能擁有更多的自由,但就如賭錢一樣,人生沒有百分百的事,見好就要識收。」

適逢又是7月,生日飯時跟媽媽說起這段記憶,她笑了笑說道︰「想不到你還記住這事。」我笑了笑,為她覺得我會不記得這事而感到奇怪,但其實,在這個連歷史記憶都可以隨意的遺棄的城市裏,能夠好好記得一些事,本身就已經很荒謬,也很奢侈。

 

原題為〈我的「新世紀酒店」回憶〉;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