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學節 ● 攝錄機 ● 圓形監獄

2018/3/23 — 13:10

以囚犯視角呈現的圓形監獄

以囚犯視角呈現的圓形監獄

澳門文學節、澳門警員的隨身攝錄機、邊沁的圓形監獄,我之所以會將這三件看似關係不大的事放在一起,源於監控,而且是最厲害的監控。

且容我先簡述三者的來龍去脈。

 

廣告

文學節

曾著有《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一書的張戎

曾著有《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一書的張戎

廣告

澳門文學節於3月10日至25日舉行,本來邀請了嘉賓作家詹姆斯.丘奇(James Church)、 張戎(Jung Chang)和金淑姬(Suki Kim)等到澳,結果在開幕前,文學節項目總監白艾德 (Hélder Beja)向《句號報》表示,被非正式告知,上述三位作家的到來時間上並不適合,不能保證他們能夠順利入境,有關邀請唯有作罷。而據文學節的資料介紹,三位作家的作品都與中國、北韓有着「微妙關係」:張戎曾著《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一書,被美國《時代》週刊評論為「擁有原子彈威力的書籍」;金淑姬則是曾潛入朝鮮做臥底的美籍韓裔作家;而James Church是前中央情報局特工、小說家,原訂於文學節與韓國旅居三十餘年的英國作家布林(Michael Breen)聚焦朝鮮問題。

「不確定入境」事件出現後,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及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都對記者表示對事件並不知情;有關事件亦未在澳門引起太大關注,文學節照樣開幕、舉行。

 

攝錄機

老大哥,你在看着我嗎?

老大哥,你在看着我嗎?

澳門治安警察局新聞稿表示,由於釐清事實、調查和舉證對警方工作相當重要,而且要「善用現代科技協助執法,貫徹科技強警的理念」治安警察局將為前線警員配置隨身攝錄機,以輔助執法,並於3月14日正式試行。新聞稿中更表明使用設備之人員必須嚴格執行使用守則,強調過程必須合法合理、收集到的資料亦要保密,更特別用括號列明一句:如使用前要清晰提醒現場人士才開始錄影,緊急情況除外。

以上兩件事的性質不完全一樣,但其實有兩個共通點。一、監控;二、要澳門人將監控內化。亦是因為這兩點,令我想到了圓形監獄。

 

以囚犯視角呈現的圓形監獄

「圓形監獄」這一理論由18世紀的英國哲學家邊沁提出。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圓形,而所有囚室都設於圓周之上,同時面向圓心,而圓心位置設有一個塔狀建築,讓監控人士作監視之用。當陽光從囚室一方照向圓心監視塔,囚犯根本無法看到自己是否正被監視,久而久之,這種「隨時被監視」的思想就會內化,令囚犯進行自我監控,隨時隨地都維持一種監視者滿意的表現。

文學節一事,當權者不循正規途徑將三位作家的入境申報拒絕,而是以「非正式告知」的方法,令背後原因變得隱秘,將標準、制度等摧毀,剩下來的,就是所有體制外的人都會自行猜測、估計,自我審查,監測標準一事,也就「無聲勝有聲」。同理,攝錄機的存在,本身就已經被攝錄機的功用更有威力,因為在攝影機前面的我和你,其實沒有足夠的能力和清醒去區分攝影機是否正在運作(特別是治安警察局那句括號中的說話),所以就想當然地覺得它會把自己一言一行全數錄下,既然如此,那就會自我制約,規範行為。

所以,最厲害的監控,不是明刀明槍的一套,而是將監控手段移植至被監控者的思想當中,令其進行無聲無息的「自我監控」。更令人擔心的是,這個使人「自我監控」時代,已然來臨。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