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位議員皆有守護所有選民權利之重責

2017/12/4 — 14:27

蘇嘉豪 l 愛瞞日報圖片

蘇嘉豪 l 愛瞞日報圖片

【文:理基】

蘇嘉豪將於今日被交付澳門立法會大會定奪是否中止其議員職務一事,有關討論在筆者的朋友圈中越傳越烈,蘇的支持者固然憂慮,亦有非蘇的支持者冷嘲熱諷。意見相左之下一輪爭執在所難免,但在筆者看來,在彼此也為澳門尋求最大益處的前提下,這種爭議其實大可不必。

利益申報,筆者非蘇的支持者,在剛剛的立法會投票另有所投,家中上下老少的投票意向也差天共地,家庭五人之中就有梁安琪、林宇滔、施家倫及蘇嘉豪的支持者,但彼此之間總算能互相尊重。巧合的是,我們一家上下都不約而同從直覺或理性反對中止蘇嘉豪的職務。

廣告

老人家的理由很簡單直接,打開門口搞選舉有贏有輸很正常,當選之後又要鬥走人就像莊家輸錢不肯派彩一樣,老澳門的評論果然絕妙。而從筆者看來,和而不同,尊重選民意願,乃是最能達致以和為貴的局面。扯遠一點,一些在今屆選舉沒有當選,卻取得不少票數的組別,例如海一居業主,前線博彩人員等等,都尚且值得所有議員共同關注及解決他們所急,更何況是一位已合法取得議席,並經確認資格的現任議員蘇嘉豪背後的近萬位選民?

在蘇被起訴的事件背景看來,在遊行示威政治表態過程中涉嫌的加重違令罪,無論是否有根據與否,若需要以中止職務交付司法程序處理,這將會比過往的案例更備受爭議,為未來議員之間的關係帶來更多麻煩。但凡立法會要將議員中止職務交付司法程序,其原因多是要為了不讓涉案人士之道德操守、個人誠信、利益衝突等問題纏繞立法會,或是要讓受害人盡快取得公道。否則,事無大小的隨意讓一個摺紙飛機飄進官員後園的罪名,就要使得議員停止職務的話,一來只會令利用司法控訴打擊政治對手的門檻大大降低,讓未來立法會找來更大煩惱,二來也只會令公眾錯覺,就只不過是因為政見不合,就中止某某的職務,甚是兒戲。

廣告

從筆者與家人的溝通所知,以及從選舉數據所知,蘇在年輕人之間獲得不少支持,這很容易讓我聯想到中止蘇職務所帶來的社會負面影響。這種影響不會馬上出現,但若以常識推斷,中止職務甚至褫奪資格,只會令他們的團隊在補選及下屆選舉獲得突破性的支持,這對於非蘇陣營的支持者不是好消息。與此同時,蘇在職務開始之後,並未如選前某些人士所料,要在澳門議會搞香港立法會的那套兒戲,相反,蘇在一些民生議題上主動擔當調和的角色,也參與了一些交通方案的制訂,最後獲得通過,這是令我刮目相看的。

故此,若要取一個中庸之道,我還是會建言立法會內各個派別的議員,還是不要中止蘇的職務,在議會內的行為自有議事規則解決,在議會外的控罪蘇最終也不會逃得過司法程序,只是我們的澳門立法會實在沒有太大誘因要冒險中止蘇的職務。諍言或會逆耳,但終歸也是為了澳門社會各個界別的益處,望議會內諸君慎重考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