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府貪官醜聞浪接浪

2016/5/13 — 20:59

暨南大學本部教學樓(左)/ 澳門特首崔世安(右)

暨南大學本部教學樓(左)/ 澳門特首崔世安(右)

自從澳門特區政府上台以來,除了用派錢來討好市民之外,就看不出有什麽德政可言。一次又一次超支已給人揮霍無度、揮金如土的印象,最近澳府又豪捐一億元人民幣給曁南大學,全程透過澳門基金會進行,澳府未經立法會審議、不作公開諮詢就偷偷把大筆錢轉走,做法如同昔日澳葡政府透過東方基金會把澳門庫房的錢轉往葡國一樣,當時社會各方群起聲討,讉責澳葡政府賊性難改,今天澳葡政府雖然走了,但特區卻滋生出更多大賊來,他們憑藉手上擁有的公權力,透過官商勾結,將公共資源轉為己有,以利益輸送來巧取豪奪、中飽私囊。

肅貪三大漏洞

澳府官員貪污最佳的方法,就是透過賣地來達成,澳門特區批地的方法跟其他地方很不同,從來不採用公開競投的方式,一幅土地到底有多少人競逐,是否以最好的價錢批出只有政府自己知,也不會向公眾交代,社會大眾被蒙在鼓裡,所以批地成為貪污的最大温床,在這種黑箱作業下,便滋生出一伙像歐文龍這樣的大賊來,在2006年鬧出一件轟動全球的世紀巨貪案。

廣告

而貪污第二個大漏洞就是公共工程,歷來所進行過的公共工程,大部份都未能按預算如期完成,超支情況十分嚴重,超支金額均以億元計,澳府每次都照付如儀,毫不手軟,而立法會則完全起不到監管作用,因絕大部分的議員早與政府唯唯諾諾,政府屢次要通過超支撥款也毫無難度,更離譜的是有些議員還有利益衝突而毫不避席,利益關係千絲萬縷。

而第三個漏洞就是澳門基金會,澳門很多愛國或建制派的社團組織,都不斷由澳門基金會或其他政府部門直接「泵水」,美其名是政府資助民間社團辦服務,結果在毫無監管下,澳門基金會成為一部利益輸送的機器,親政府的大社團近水樓台先得月,要錢有錢、要辦事處有辦事處,有些辦事處豪裝得令人不敢置信,至於從政府那裡撥來以千萬計的錢,到底有多少直接用在服務上卻無人知曉,他們亦從不向外公佈,也不會公開年度審計帳目,在這種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之下,與政府關係越好、資源就越多,因此澳門社團之間出現一種怪現象,越出力「撐」政府的社團就越風光!

廣告

廉署功效名存實亡

澳門廉署對於打擊重大的貪污案向來一無是處,原因是連廉政專員自己都不能擺脫利益關係的糾纏,第一任廉政專員從愛國社團打滾多年出身,早與各種利益關係結下了不解之緣,回歸時被何厚鏵提拔當上了專員,在他任內的十年裡,歐文龍能予取予求掠奪社會資源而可以視而不見,要不是歐在英國買豪宅敗露罪證,此事一定不會通天!而第二任專員更是一個傀儡,雖然爆出政務司囤積墓地醜聞而卻不能動她分亳。中央有見及此,第三任專員已由習總欽定,以圖看緊特區的貪官不能胡作非為,效果如何有待時間考驗。

貪婪手法層出不窮

雖然中央收緊對澳門貪官的看管力度,但貪婪的官員仍想盡方法去斂財,上次「離補法案」事件,澳府原以為可以透過立法會的幫助,用立法手段來打開金庫大門,但因激發兩萬多人上街示威驚動了中央而不幸觸礁,如今改變手法,利用澳門基金會的職能,未經諮詢暗地裡轉移公帑到外地,澳府在回應有關捐款事宜時,表示暨大為澳門培育不少人才,故以「一億」來感恩。翻查歷年離澳升學的澳門人,以到台灣升學佔最多,大陸僅屬次席,而暨大也不是內地升學的首選,以澳府這種邏輯來說,為何不先行捐款給最多人升學的台灣大專院校。說到底,故事最真實的答案是:暨大校董會成員有部分來自澳門特區的權貴,崔特更是副董。這邊廂捐款,那邊廂收錢,之後董事會便懂得分配,今次捐款是小試牛刀,若然順利成功,此例一開,龐大的捐款日後自然陸續有來,餘下的財務細節如何安排,他們自然會懂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