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劣治是如何煉成的

2018/10/28 — 12:44

澳門政府總部(澳門政府新聞局圖片)

澳門政府總部(澳門政府新聞局圖片)

對於澳門劣治,幾乎所有人都會將責任推給特首崔世安。崔特首能力與魄力固然有所不足,但說句公道話,要崔特首一人背上澳門劣治所有責任,這不公平。要知道,澳門劣治是共業 — 議員質素同樣不足,這不能不提。

澳門劣治背後的一大重要成因,是上下議論公共政策,只重務虛博掌聲,只扣帽子,不重理性分析,不求科學實證,不講道理,官員如是,議員亦如是。新《土地法》爭議,就是絕佳例證 — 論者往往動輒為之扣上「地產黨」帽子,以此偏離事實,淡化事態嚴重性。

再談更多道理前,我們不妨先遠離一下澳門反智扣帽子的政治泥沼,先 think out of the box。政府的首要功能,定必是累積地方財富,然後才能按社會需要分配財富,造福大眾。亞洲之中,論經濟成就,當然不能不數新加坡與香港。雙城的共通點,是在世界銀行的 Ease of Doing Business Index 之中,都名列前茅,原因是雙城都重視維護對各類商業活動的制度保障。顯而易見,新加坡是澳門應當學習的管治楷模,其善治的良好營商環境基礎,因而不應被澳門人忽視;香港縱有千百種政治爭端,但上下都有共識,政治爭拗禍不及經濟。確保制度穩定、避免引發不必要市場交易成本,都被視為香港發展基石。故此值得澳門深思的是,為何在擁有世界級營商環境的新加坡與香港,不曾發生像澳門那樣任由政府橫行護短的新《土地法》爭議?為何在澳門,商業社會就總易被冠上「莫須有」原罪?

廣告

積極煽動而非解決新《土地法》爭議的反智議員當中,民主派區錦新是表表者。在之前文章〈不及時修改新《土地法》並非免費午餐〉,筆者經已提到,區錦新如何不負責任地務虛。第一,區錦新以反「地產黨」之貌示人反修法,他的立場其實八面玲瓏、極具投機意味。從一開始,區錦新就不認為,所有閒置土地出現的責任,盡皆源於發展商。區說:「我不會一刀切認為承批人都是活該,事實上……確實是由於城規等原因,政府舉棋不定,政策落實不力而拖延下造成。」也就是說,區並非毫無保留地反修法,立場相當模稜兩可;第二,區錦新空談反修法,但絕口不提,擁有「不可歸責土地」的發展商,一旦向政府追討天價賠償,變相迫使無辜市民為政府無能埋單,這是否合理,應如何是好。說到底,區錦新反修法所展現的作風,其實與打嘴砲的鍵盤戰士無異。

但理應同負澳門善治重擔的區錦新,卻不反求諸己,一錯再錯。10 月中,區錦新在立會發言,再度反修法,其發言重點不外乎兩點:第一,因人廢言,只憑內地法律專家的出身而非具體觀點,斷定這些專家的分析對澳門情況毫無參考價值;第二,存在之法律,就是真理,就無瑕疵,就無商榷餘地。就算有任何法律爭議,法院亦能完全妥善處理。

廣告

嚴謹思考的重要一環,是證偽(falsification),意思是觀點的參考價值,可經實例檢驗。經證偽,我們不難發現,區錦新發言所提的兩點,其實並無任何參考意義,對平息新《土地法》爭議毫無助益。首先,區錦新對兩位內地專家的發言內容隻字不提,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談的都不是形而上觀點,而是中國執行經年的土地管理法制具體實例。內地專家們所談的 2007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全國人大修正、2012 年中國《閒置土地處置辦法》修訂,全都清楚訂明,政府失誤令土地發展延誤,不能將之歸責於發展商。這些實例,全都影襯澳門現行新《土地法》之重大缺失。區錦新絕口不提,當中原因,也許是不能說的祕密。

那存在之法律,是否就必然是真理呢?中國就有相關實例可作參照。2004 年中國新《道路交通安全法》生效後不久,便引發極大社會爭議。當時內地的立法主事者負責任地召開研討會,馬上啟動修法進程,滿足社會需要。相較之下,區錦新之流,就只會在旁嘲諷修法研討會,不作實事,可謂高下立見。就算不提內地實例,澳門法官馮文莊就新《土地法》爭議接連書寫的《落敗票聲明》法律分析,總也不能不提吧?在數篇《落敗票聲明》之中,馮官的觀點,可歸納如下:一,司法判決的一大關鍵,在於法律詮釋,這因而成為法律爭議的根源;二,於不可歸責土地案例,依照所有澳門法律詮釋,二十五年的批給期「並非一個數字年期,而是一個法律期間,即在實際上可能存在比二十五年更長的時間」,換言之,政府不理歸責「一刀切收地」,其實是非法行為;三,現行新《土地法》有漏洞,法院只能間接援引其他相關法例,作恰當的法律詮釋。這意味修法有其必要,反映最終平息爭議的合適場域,並非法院,而是立法會。

區錦新屬於反中亂澳的民主派,本來就不需寄予任何期望。但令人驚訝的是,在反修法一事上,部分澳門建制派與區錦新猶如兄弟手足,不免令人想,澳門其實是否真有建制派。直到現在,與區錦新並肩反修法的建制派,就有工聯議員李靜儀,她最近又再表態反修法。與區錦新一樣,李靜儀同樣對內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閒置土地處置辦法》,乃至澳門馮官判辭隻字不提。但她既然提到「依從基本法」的問題,就想問一下李小姐:澳門《基本法》第五條寫明,「澳門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如果要維護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現在澳門政府處理「不可歸責土地」的方式,是否合宜?有甚麼替代方法,比修法更能維護制度?連連在《論盡媒體》發文向筆者叫陣、身為工聯狂熱支持者的關雲飛,認為澳門應行共產主義計劃經濟,李小姐心中的政治理想,其實是否與關雲飛一致?若是,這豈是「依從基本法」?!

行文至此,不免同情澳門特首崔世安 — 監督政府施政的立法會議員皆是如此庸碌之輩,要他治下的特區政府有所作為,談何容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