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政府效率高 打壓遊行最識撈 「暨大一億事件」遊行後記

2016/5/23 — 12:18

澳門「暨大一億事件」引發上週的「五‧一五遊行」。圖片來源:愛瞞日報

澳門「暨大一億事件」引發上週的「五‧一五遊行」。圖片來源:愛瞞日報

【文:詠里】

暨大一億事件引發的五‧一五遊行,轉眼過去一周,觀乎政府的「冷處理」手段,明顯用拖字訣壓抑民憤,靜待健忘的市民收聲。這手段與遊行前的大肆鋪張,包括竭力製造支持輿論、打壓集會選址等,先一動、後一靜,手段和態度都較過往來得野蠻。

兩年前,反離保運動被冠名為澳門人的光輝五月;今年,迎來新一個五月天遊行,自然成為比較對象。2014年的反離保運動,源於政府為退場高官精心設計的一個養老福利制度,當時政府企圖急急腳交立法會審議通過,水深火熱之間,成功被市民呼聲截停,及後政府更開記招主動宣布撤回高官離補法案,可謂迷途知返!

廣告

兩年後,澳門政府捐款一億人民幣予廣州暨南大學,過程先斬後奏被踢爆,強行收窄了澳門人叫停的空間。其後,更到處晒馬,強詞奪理,透過施壓傳媒、校友,企圖製造一面倒的支持呼聲,一招接一招暴力救市,雖令民怨反彈再反彈,但奇怪的是,今次遊行效果明顯較反離保運動遜色很多,其中一個原因是市民被奪去一個個能有效凝聚群眾的公共地方。這肯定不是土地問題,而是按政府計劃進行的一系列小動作,成功打散了今次遊行的凝聚力。

自反離保運動後,可以肯定政府一直在總結有效打散民氣的經驗,包括急忙把立法會前草地列入聚眾黑名單,這片曾是澳門人集體回憶的唯一草地,過往亦是不少球類運動員的靜土。今日,草地已被政府用圍欄圍起,成為了受保護的綠化區,更高調公開譴責市民破壞圍欄、狗隻進入便溺等,向來天生天養的野草,卻從此被當作溫室草莓般養殖。

廣告

觀乎政府本次打擊民氣的手段,其思路已經不再是禁止某些重點地方,而是申請什麼地方就阻撓什麼地方,毫無計劃、不擇手段地只求阻止市民聚集表達意見,嚴重侵犯澳門市民原有的集會權利,更影響廣大街坊日常休憩,又再浪費澳門公帑亂作翻新。

重回今次遊行,遊行團體初選址的起步點──塔石廣場,較早前已被社團租用以舉辦嘉年華,當日卻被重重的鐵馬包圍,為何要以鐵馬包圍一個合家歡場所?警方更依據民政總署說法,以廣場上有大型活動進行為由,聲稱若有遊行人士堅持在塔石廣場集合,便控之以加重違令罪,真是嚇窒蟻民。(澳門立法會區錦新議員當日已質疑警方對個別遊行人士控以加重違令罪的有效性。)

而當日遊行至南灣湖景大馬路,遊行大隊被逼走上狹小的行人道。行人道上,人頭湧湧,稍有不慎便可能人踩人。警方為求阻止遊行大隊凝聚,堅持要市民走上行人道,以打壓遊行群眾為首要目標,罔顧市民安全,實令筆者在政府日日夜夜宣揚和諧的口號下,更加心寒。

而原本遊行的最終點,是位於政府總部對上的西望洋花園。在遊行前兩天,被突然封場翻新。假若政府對修復公共設施的突然殷勤,能用於日常的公共工程進度,澳門人必有「後福」。

有賴政府突然對公共設施的關心,令市民不能像反離保運動一樣,在大面積的有利位置凝聚民眾,更成功靠遊行期間不斷搞小動作,令人流不斷分散、流失。不用懷疑,政府一定仍陶醉於能控制遊行效果,然而,卻歇斯底里曝露了自身的醜陋,露出了對民眾聚集的恐懼。

現時,政府高姿態的冷待,企圖幻想能平息民憤,卻是助長了年輕一代的發酵醞釀,更有助他們抓緊其致命傷,再次奮起,破解政府低劣、愚昧的打壓手段!

可笑的是,在澳門這個全球人口密度最高、大時大節都被逼爆的小城,政府竟然怕人多,真是像小孩子一樣怕黑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