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的美,只剩下回憶

2015/9/29 — 10:55

大三巴牌坊與聖保祿學院 ( Spellcast @ wikipedia )

大三巴牌坊與聖保祿學院 ( Spellcast @ wikipedia )

【文:陸偉聰】

如果有人問澳門美不美?以一個在澳門土生土長、生活了近四十年的人身份來回答,我會說:她美極了!

但不是今天的她,而是過去的,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的她。

廣告

有人會反駁,難道以澳門今日的繁華和賭場七彩繽紛的霓虹燈色,都配不上一個美字嗎?對,不配,那只是一種人工化的「美」,就像在美麗的蝴蝶身上,硬著塗上一些顔色,而且晚上站在高處看腳下的澳門,各大賭場耀眼的霓虹燈像一群站在花街柳巷的妓女,不斷向過路的人騷首弄姿,那種庸俗、那種浮誇,看了很快會令人生厭!

回想兒時澳門的光景,筆者在離島長大,放學回家路上長滿了各式花草,四季有不同的品種,春天以玫瑰和茉莉花最美,夏天來臨果樹多得數不勝數,龍眼、荔枝、蕃石榴等果子在蟬聲襯托下掛滿一樹,秋天時半山散滿了野生的小黃菊,蜜蜂繁忙地穿梭其中,交織成一幅寫意的圖畫,冬天時份艷紅的聖誔花,從大宅內跨過籬笆伸出路旁,常惹來頑童摘取,好嚐深藏花瓣下那一丁點的甜蜜。可見這些大自然的美不會拒人千里,花草樹木也不會只在公園或老遠的郊外才接觸到。可惜這些美景如今已被一座又一座的高樓佔領,無聲無息地埋葬在刺眼的霓虹燈影下。更糟的是,昔日小島清晰的海岸已變得模糊,黃昏淺灘上那線夕陽倒影也失蹤了。

廣告

除了大自然的美,澳門的人文社會也充滿浪漫柔情,踏入中學,好些日子我總愛獨個兒大清早起來,騎著一輛藍色的鳳凰牌單車,在大街小巷中穿梭,晨曦中的十月初五街和營地大街,小販們早已忙著鋪張各種蔬果、日用品或粥品早點,好不熱鬧,等著快將上班或買菜的人來光顧;不用半小時,車子驅進西灣半邊橙,沿途一旁樹蔭婆娑,另一旁歐式洋房從身邊節節引退,歡暢地迎上清晨撲臉的涼風,那刻的我多麽悠然自得。不過,此情此景今天已不復再,更不時換來灰天暗地的霧霾,縱使清晨你也難得在新馬路碰上一口清風。

最後,澳門人的內心世界好像也變了,逐漸偏離了人性正面的軌跡,從樂觀變得無力、從踏實變得勢利!

回歸前,人們的生活比較單純,一般小市民雖然要為口奔馳,但對前途充滿希望,只要辛勤必有家業,並可把子女養育成才,近年澳門創下了高水平的國民收入,但年青一代卻不敢奢望置業,苦於衣、食、住、行等昂貴的物價下,被壓得透不過氣來,很多人為了生存而無奈地活著。

去年,筆者一位親友從工會的聚餐回來,興奮地說宴會上工會向一個江湖大佬頒贈錦旗,現場還掌聲不絕,愛國社團也公然和黑社會打交道,此舉在回歸前澳門是沒人敢做,難道澳門人現今已變得黑白不分?更可悲的是,今年四月澳門特區政府委任了一名新的文化產業委員會委員,他竟是一個黑社會組織14K骨幹成員,這是眾人皆知的事,儘管有人提出質疑,但官府照樣懶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原來澳門社會的道德觀念早已被特區政府扭曲了!

 

作者簡介:澳門人,澳門理工學院前社工課程主任,曾為澳門多個社會組織的發起人和擔任多個社會公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