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的青年真心讚

2017/8/29 — 13:30

「天鴿」過後,滿街垃圾。

「天鴿」過後,滿街垃圾。

【文:詹米】

「天鴿」過後,滿街垃圾,澳門市民紛紛上街,自發清理街道,嚴陣以待下一個颱風來臨。大家一腔熱血,去撿垃圾,去為樓上的獨居老人、婦孺嬰孩送飯送水。

然而,就現場所見,現場沒有資訊,或者資訊混亂,有些街道人手過剩,熱飯送到高層時,戶主已到接到幾次的送飯詢問等等。駕馭資訊的收集、過濾、分發,澳門青年經驗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澳門很少有大型的,長時間的群集性事件。澳門青年面對災難這樣突發性組織,還是第一次。

廣告

8月23日的風災,直到8月27日下午警察局才發消息召集市民義工集搬運垃圾,可見政府行動之緩慢。還在罵政府為何不去這裡去哪裏嗎?不,來不及了,天氣轉晴,陽光快要將渣滓變成細菌了,必須要出手了,澳門青年在此時正是受到如何再自發組織的考驗。

自我組織很重要,簡單來說,在網上知道XX大廈20樓有獨居老人需要吃飯,究竟要不要去送?上到去該老人可能已經收到幾個飯正在吃,但不上去該老人又可能沒有飯吃,其實如果是要救命的話,是沒有猶疑時間的。接收訊息與回覆完成的資訊系統,其實是存在於每一個機構,不論是NGO、私人公司、政府部門。但是,澳門青年從未試過從慌亂之中自己建立起來。

廣告

在救災之中,願意挺身而出的人都有一腔熱誠。可是我們習慣聽從指令,上班對着作業流程框架套路按章工作;對陌生人互信不用太高,因為完成自己部份就可以領到人工;下班做消費的和政府的主人,可以投訴服務態度差和對着電視罵罵政府爛。我們應該從中學習,如何和陌生的街坊組織互信,如果只依賴別人的指令和繼續埋怨現場的混亂,那是因為我們太習慣既有的現成的秩序。如果為甚麼不和身邊陌生義工,可能是五個人,可能是十個人,組織起來,作為小團體互通消息,然後小團體再結為大團體?因為想幫到人而馬上轉發信息,而不是提供給自己信賴的團體或媒體?或者學着分辨資訊來源是堅還是流?我們相信都是澳門青年學習的過程。

「天鴿」過後,城市遭大面積破壞。

「天鴿」過後,城市遭大面積破壞。

澳門青年是堅毅的。許許多多人,包括市民和專家,都認為災後的日子,短期應該放假,好讓市民和城市恢復。頭頭是道的文章分析,但問題是,誰都看出崔政府沒有半點想特別放假的意思,莊荷公關,市面百業,翌日用最大的力量照常運作。澳門青年誰都知道,沙梨頭下環街這一頭滿目瘡痍,那一頭紙醉金迷。所以呢?然後呢?工返不返?照返!垃圾執不執?照執!這便是澳門青年,澳門市民,光說沒有用,實際行動拿出來。

澳門青年有勇氣和承擔,不怕髒臭去恢復城市。澳門青年更需要挺身而出,去維持清潔後的成果︰請公眾不要再丟垃圾出街,面對沒有公德者應該喝止,這種挺身而出更需要勇氣。

眼前的災難顯然易見,澳門青年無尤無怨盡心盡力,貢獻自己不止於自我滿足,更為着我們居住的城市。「天鴿」帶來了訊號,號稱蓮花寶地的澳門,出了這一鑊,就等於未來更大鑊事情隨時可能會發生,熱誠不應也不可能只有在患難之中燃燒,面對災難,我們需要勇氣去復甦,我們城市的未來,更需要澳門青年貢獻深思、膽識、遠見。我們要知道和幫忙街坊的需要,我們尊敬救死扶傷的前線消警軍,我們要清楚明白立法會議員的言行督着他們如何制定法律,我們要監督政府究竟如何在搞我們的城市。我們愛護我們居住的城市,必須知道城市的運作,必須關心社會不同階層的需要,必須對澳門的未來抱有希望。畢竟,是我們自發地走上街頭,一包一包地執,一袋一袋地托,如果不是澳門青年去關顧這個城市,又會是誰呢?

「天鴿」過後,大範圍斷水斷電多日。「天鴿」過後,大範圍斷水斷電多日。

「天鴿」過後,大範圍斷水斷電多日。

「天鴿」過後,大範圍斷水斷電多日。

原刊於論盡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