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立法會選舉 1】風暴撼動不了的冷感與無力

2017/9/13 — 11:55

「天鴿」風災過後,一場選舉風暴將籠罩澳門。

很多澳門人戲稱為「垃圾會」的澳門立法會,將於9月17日舉行新一屆選舉。澳門人對救災的熾熱,對政府的憤怒,卻未必能溶解他們的政治冷感。

《立場》記者在澳門街頭,幾乎感受不到選舉氣氛。沒有橫額,沒有大型廣告,很少聽到流動廣播車或大聲公宣傳,偶爾有人穿著背心派派傳單,跟平日香港早上派免費報紙差不多。所謂造勢晚會,即使是財雄勢大的名單,感覺也不過像香港大型屋村的中秋晚會。

廣告

若說香港人在雨傘運動後日漸無力;葡國人留下的議席分佈比例,大家族、傳統社團、宗族的壟斷,更一直讓澳門人覺得 —

「即使有我一票,即使直選全被民主派選上,也不會帶來改變。」

廣告

一個十號風球,令香港人重新關注這個「早被解放」的鄰埠。

但風災,反而可能更有利建制選情。

*   *   *

政治冷感 港澳建制派大不同

對比香港民主建制陣營的六四黃金比率,澳門民主派陣營支持率一直維持在兩成左右。

「一個咁唔政治化的環境裡面,佢地平時都係講民生福利議題的時候,其實未去到好似香港保皇黨咁乞人憎。」

在香港生活多年、從事傳媒業及撰寫評論文章的澳門人蕭家怡提到,澳門議會由澳葡時代由葡人作主,至回歸後被大家族、大財團等勢力佔據,基層普通人根本無力改變局勢,政治冷感因此而成。

而兩地「建制派」,在普遍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大不同。

「即係你(在香港)行出街同人講你支持民建聯,應該會俾人鄙視,但係你在澳門係唔會有呢個情況。」

蕭家怡提到,她身邊有些年齡相近的年輕朋友,都會支持建制派,甚至助選。這與香港年青人普遍較傾向非建制的情況很不同。

評論員蘇文欣指,由於傳統建制社團在基層做了很多組織工作,加上澳門不少學校的辦學團體就是這些社團,故青年人對建制派亦不特別抗拒。

《立場》記者在澳門所見,的確有不少年青人為不同建制名單派傳單、到競選大會現場支持等等。記者嘗試接觸這些為建制派助選的年青人,他們都以「不方便」為由,拒絕回答記者問題。

*   *   *

據澳門官方選民登記數字,大陸出生選民佔54.4%,澳門出生的登記選民,只有38.7%。

澳門時事評論員蘇文欣指,澳門是移民社會,上一代澳門人多由內地出生。這些移民組成了不同的鄉族勢力,屬於建制陣營,當中又以福建幫勢力最大。年青一代則多在澳門出生,會有較多年青人傾向民主派。但在年輕一輩中建制支持率仍是佔優,大概是六(建制)- 四(民主)比。

現屆澳門立法會共33名議員之中,只有4席屬於自由開放陣營(俗稱民主派);不過,今屆選舉,不少人擔心民主派選情可能更差。

反對派勢孤 建制議員無需時時「保皇」

「大家對派系的歸屬感並不是咁強,唔會好似香港咁,我係泛民,我死都唔投建制,澳門好多時都無呢種情緒。好多時都係睇人去投,甚至唔會睇政綱。可能博企(博彩企業)那些(選民),梁安琪喎,老細喎,咪投佢囉,大家對政治參與無好深的概念。」在港修讀政治的澳門大學生、排在「學社前進」名單第四的候選人黃健朗,這樣比較兩地政治情況。

黃健朗笑說,對比香港人恥笑建制派「成功爭取北極有企鵝」,澳門建制派反而給人「做到嘢」的感覺。

「有個幾得意嘅現象,例如民主派提一個辯論動議,甚至係好針對政府好批判性,會見到好多直選建制派議員都會衝過去投贊成。喺香港,如果你建制走兩票,成件事就真係過到。澳門就唔緊要,所以有啲做下演員,扮下嘢,都唔會影響大局。」

查看《澳門議員監察站》網頁,會發現傳統建制團體澳門工聯的副會長、直選議員關翠杏;以及同澳門工聯現任間選議員、將轉而參與直選的李靜儀,多次支持民主派議員提出的議案。不過,相關議案均在建制陣營反對或棄權下遭否決。

黃健朗分析,因澳門反對派只得幾席,就算直選全部都反政府,但間選和官委本身已過半數。所以某些時候建制派可以比較敢言,可以不那麼「保皇」,甚至在某些地方罵得狠過民主派。黃健朗對李靜怡亦印象深刻,認為她給人一種「勤力、強悍、肯鬧(政府)」的形象。

翻查立法會發言片段,李靜儀的確以較尖銳的語氣質問政府官員;其議會總結中,亦直指澳門政府在勞動立法方面不作為,導致立法過程拉長。

黃健朗苦笑:「所以好多時用香港的眼光去睇,(澳門議會政治)係非常之落後。」

*   *   *

所謂「落後」,從澳門立法會議席分佈可見。

承襲澳葡時代制度,澳門比香港早15年有直選議員(註1);但時至今日,澳門立法會仍有7席官委議員,即由特首任命的立法會議員,佔整個立法會兩成一議席。任命原因亦不需向公眾解釋。

香港立法會有功能組別,澳門亦有間選議員,間選議席佔整體三成六。「你唔可以話佢係功能組別」,蕭家怡指,香港功能組別起碼有莫乃光,姚松炎等泛民主派候選人可突圍,「但係佢(間選)比建制控制個情況更加嚴重過功能組別。」

回歸後四屆立法會選舉,所有間選名單均不用投票,自動當選。上屆(2013年)間選取消了自動當選制度,仍要進行投票程序,但由於不設不信任票,所有名單亦全部當選。現任澳門特首崔世安的兄長崔世昌及堂弟崔世平,皆為現屆間選議員。

今屆專業界別首次出現兩組名單,但由於間選提名門檻極高,入閘兩組名單均為建制派,建制雄據間選的局面仍不可撼動。

所以,普通澳門人可以參與投票的立法會選舉,只限於14席直選議席,廣義的民主派目前僅佔當中的4席。

直選比例代表制 改良漢狄法

港澳兩地立會選舉同樣採用比例代表制,但香港使用的是最大餘額法,澳門使用改良漢狄法(註2)。

所謂「改良漢狄法」,即將名單的總得票,接候選人的順序,除以「一、二、四、八」,如此類推。

在改良漢狄法下,主流大名單的第一、二席機會較高;細名單的得票率雖可能相差很遠,但澳門以單一選區選全部14席,要取得一席,所需票數可以低至七、八千票,輸贏有時候就在數百甚至數十票之間。

*   *   *

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有幾張「特別標奇立異」的名單,卻有可能成為黑馬,左右直選議席分佈。

來源:澳門立法會選舉網頁

來源:澳門立法會選舉網頁

你沒有看錯,這張亦不是惡搞改圖,而是今年澳門立法會其中一張選舉名單 — 22號「基層互助」的真・政綱。(其選舉論壇「精彩」發言見文末)

今年澳門立法會選舉,直選參選名單一共24張,史無前例地多。當然,不是每一張名單都是如此突出,但他們亦不是唯一。

一身大陸軍服裝束,有夠「標奇立異」。不要以為他們全無勝選機會,不少少都憂慮這類名單在今屆有機會脫穎而出。

對議會失望 寧投「畸呢」名單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所以我決定投它們一票!」

「我都相信佢地真係做實事,一啲包裝都無,可以支持。」

這樣的網上支持言論,既非特例,更非「曲線」(反話),這些支持者真有可能投他們一票。

蕭家怡指,由於官委加間選議席已過半數,故澳門人一般覺得根本無力改變局勢,政治冷感。她在網上甚至看到言論指,「反正全部都係咁, 不如選佢(基層互助)入去同阿馮大炮玩下啦。」

馮大炮,即現任官委議員馮志強,自1996年從直選晉身立法會,議會生涯至今已廿一載。其出位言論經常引起爭議,如在審議《家暴法》時表示「如果我不愛你的話就不會打你啦」。如此具爭議人物,多年來仍然能穩坐澳門議員之位。(註3)

 

「畸呢」名單未必「陪跑」

24號名單「海一居業主維權聯盟」,其政綱沒有「堅決擁護一國兩制」,也沒有「爭取雙普選」,只有維護自己一項權益的「收樓!收樓!收樓!」

來源:澳門選管會網頁

來源:澳門選管會網頁

與間選相反,澳門立法會直選的入閘門檻不高(註4),所以這類名單,其實絕不罕見,而且絕非「陪跑」。

《立場新聞》記者問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海一居」名單有否機會當選?得到的答案是「好難講」,而非絕對否定。余教授指「海一居」影響到幾千人(註5),雖然不算是主流名單,但亦「唔敢話佢完全無希望」。(註6)

蕭家怡說:「我都幾肯定,呢班人入去除左要求澳門政府俾返層樓佢之外, 好明顯佢地入到去唔會有太大作為。」若他們有機會當選「會好驚」,而她坦言:「有啲驚,真係有啲(機會)。」

《立場新聞》博客費特亦因為同樣憂慮,撰文 呼籲選民集中票源,不要因「衣著『夠特別』、『夠騎呢』、『夠搞笑』」而投這些名單。

看來網上這種「支持畸呢名單」輿論,漸成氣候,關心澳門政情的評論人,都憂心忡忡。

原已勢弱的民主派,面臨更嚴峻挑戰。

*   *   *

在香港,資源豐富的建制派一向有「蛇齋餅糭」策略;在澳門而言,「蛇齋餅糭」的效力就更巨大。

多個受訪者都向《立場》表示,「都唔係第一日,(蛇齋餅糭)亦唔只限於選舉期間。」

澳大教授余永逸分析,因澳門人口少,商人用不著很多資源,便可持續派發福利。對比人口眾多的港、台,派福利在澳門的效果便很明顯。

除了蛇齋餅糭外,澳門社團選前派錢亦時有媒體報道。不過,根據澳門法例,即使被揭賄選,候選人不用負責。2013年立法會選舉,「票王」陳明金任榮譽主席的民眾建澳聯盟有兩名職員賄選罪成入獄,但不影響選舉結果。

澳門網媒《愛瞞日報》曾報道指今屆「蛇齋餅糭」變相正當化,因由今屆起,支持某名候選人的社團,或候選人所屬的社團如在選舉期間舉行福利活動,只需向選管會申報即可。

蕭家怡指,在「政治不關我事」,加上澳門人早已覺得無力改變的氛圍下,「你邊個派的禮物包吸引啲, 邊個請嗰餐飯好食啲,咁咪考慮佢囉!」

風災後「蛇齋餅糭」出師有名 更顯建制優勢

上面提到的「蛇齋餅糭」,在「天鴿」風災過後更出師有名,更能發揮作用。

以香港人的思維,當政府在選舉前出現重大施政失誤,或經歷大型社運後,選情多有利於民主派。但關注澳門政治的本地人,提醒大家不要一廂情願。

「唔會有呢種諗法 — 政府辦事不力,然後燒埋落去建制派度,令佢地走票。其實我覺得呢個(風災)無太大的影響,反而令佢地更加可以showoff 到佢地做到嘢。」

「天鴿」一役過後,澳門政府管治、協調效能原形畢露。選舉將近,建制派亦紛紛與政府切割,加入指責政府的行列。建制派擁有的強大資源,就在這時候就發揮了關鍵作用。例如現任直選議員,今屆排在「澳門民众協進會」首名的宋碧琪,便在社交網站撰文大力批評政府「缺乏統籌應變能力、信息發佈遲緩、救援工作缺乏組織」等問題。

「好多人派嘢,傳統左派及建制團隊的優勢才突顯出來。因為動員能力強,變咗佢地可以喺街頭,做好多好大型容易俾人見到的事,甚至佢地可以著埋制服出來掃街,變咗突顯民主派弱勢。」

相比之下,民主派動員能力差很遠。民主派龍頭組織「新澳門學社」(簡稱學社)在風災時亦有招募義工,但只得近百人響應。蕭家怡覺得,新澳門學社即使有在社交媒體發文招義工,亦有落區派水派飯,但「唔容易被人見到,唔容易令人覺得佢地做咗嘢」。

新澳門學社的主要經濟來源,源自議員的薪律上繳。全盛時期,學社在立法會內共有三個議席;學社上屆選舉失利,只剩兩個議席(吳國昌、區錦新),已對學社財政有所打撃。2016年,區錦新宣佈退出學社,學社資源更捉襟見肘。資源缺乏,民主派自然沒有政府資助的傳統建制派及商界般財雄勢大,能在救災工作中一擲千金。

建制板塊移動

不過,澳門的建制派也不是鐵板一塊。主要分為傳統左派社團、同鄉會、博彩企業等不同勢力,今次風災,建制陣營的版塊移動可能更大。三大勢力之中,傳統親北京的社團最受影響。

澳門時事評論員蘇文欣指,今次救災的社團除有心服務群眾,背後亦有政治目的,自然會涉及「爭地盤」。

傳統社團以社區服務為主軸,而今次風災災情較嚴重的舊區,往往是傳統社團的拉票點。澳大學者余永逸指,風災之後,若傳統社團無法很清楚擺出對風災檢討的立場,未能令選民滿意,就有可能對一些中間偏批判性強的候選人,如林宇滔、林玉鳳等有利。

另一邊廂,宗親會等新興建制力量背後,本身有很強的經濟支援;如麥瑞權本身是地產商,陳明金亦有搞賭場。余永逸分析,當宗親會派的福利比傳統社團多,其地區網絡就會比傳統社團壯大和結實。

*   *   *

澳門候選人之間的資源差距,可以非常巨大。

《立場新聞》記者曾在9月9日晚走訪屬商界陣營,以梁安琪為首的「澳門發展新連盟」,自稱「中間派」的「傳新力量」,以及民主派「學社前進」的造勢大會,發現各方資源之懸殊,猶如大衛決戰歌利亞。

「澳門發展新連盟」的造勢大會 

「澳門發展新連盟」的造勢大會

從上圖可見,「澳門發展新連盟」的造勢大會雖地點偏遠,但有數百名穿著整齊制服的人士參與。造勢大會台上有巨型Backdrop,更有不同歌舞、功夫表演,甚至有麥明詩唱歌。記者亦見到有穿著制服人士,在會場背後另一邊的旅遊塔休息。下著滂沱大雨時,「澳門發展新連盟」更有自家菊花雨傘、雨衣等宣傳品,非常體貼。

自稱中間派的「傳新力量」,晚會場面冷清。來源:「傳新力量」社交網站

自稱中間派的「傳新力量」,晚會場面冷清。來源:「傳新力量」社交網站

自工聯出走的林宇滔,否認是「隱形建制派」,組成「傳新力量」參選。其造勢晚會於氹仔地標花城公園舉行,流程簡單,舞台只有投影機和直幡幾張,數十張凳只坐了六成左右,估計只有三數十人參與。

「學社前進」造勢晚會,將有近百人出席。

「學社前進」造勢晚會,將有近百人出席。

民主派「學社前進」造勢晚會,於市區三盞燈圓地舉行。造勢大會場內,約有一百人左右,舞台只有幾張易拉架布置,候選人輪流上場發言,最後以大合唱完結。

*   *   *

反離保法後 澳門民主覺醒?

2014年,港澳兩地都各自經歷了一場大型社會運動。香港雨傘運動後,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創新高,非建制陣營議席亦有所增加。但澳門2014年史無前例的「反離保法案」集會,可能沒有香港雨傘運動般對選舉有如此大影響。

蕭家怡指,當時澳門人亦覺得反離保運動是「光輝五月」,是公民覺醒;但她個人覺得只是一場「虛火」,只是針對該法案本身,多於覺得自己要關注公民社會發展。

「甚至當時有句:『你貪唔緊要,但你無可能立法保障自己貪嘛。』那個根深柢固的思想係你貪係唔緊要,但你唔可以立法地貪。所以唔係真係一個萌芽的里程碑,佢係一件事,但唔係對公民社會有好大的改變。」

不過,一些年輕人卻覺得,雖很難說離保法案一役對選舉有多大改變,但起碼令澳門人首次覺得,自己的一分力可以改變決策。

在反離保法案一戰成名的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26歲的蘇嘉豪,今屆排在「學社前進」名單第一位,期待尋求改變的年輕一代的聲音,能進入立法會。

2014年5月,澳門立法會外的反離補集會。(圖:《撤,還記得嗎?》facebook)

2014年5月,澳門立法會外的反離補集會。(圖:《撤,還記得嗎?》facebook)

但時事評論員蘇文欣認為,反離保法案距今已有一段時間,而政府亦撤回該法案,如果說當時參加集會的人都仍會支持蘇嘉豪,這個說法未免太牽強。

另一邊廂,「新澳門學社」分裂浮面,亦會左右民主派選情。新澳門學社創社元老之一、現任立法會議員區錦新,去年以「學社背離當年創辦宗旨」而離開學社。另一名元老、現任議員吳國昌,雖沒有公開聲明離開學社,但今屆選舉亦與學社名單分道揚鑣。

評論員蘇文欣估計,學社原有票源沒有多大增加,但名單由二變三,變相分薄票源,有可能兩席不保。學者余永逸指,學社分裂為選民帶來負面印象,對其選情不利。

*   *   *

澳門立法會宣傳期由9月2日至15日,16日為冷靜期,17日投票。

在港工作的澳門人蕭家怡擔心,今屆選舉在網絡上出現很多要推「畸呢名單」入局的言論,風災過後又出現「白票論」,已令選舉「膠化」,降低選民的投票欲。民主派分裂拼過你死我活,如果投票率低,只會更有利建制陣營。

去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參選人的「港獨」立場成為其中一個議題;想不到,「港獨」議題亦飄洋過海,出現在澳門立法會選舉之中,這是什麼一回事?

面對傳統建制、紅衛兵「畸呢名單」,加上民主派分裂,學社被抹黑;澳門民主勢力,是否真的如此勢危?

年青一代選民增加,對整個選舉局勢又會帶來什麼改變?

 


--------------

22號「基層互助」名單選舉論壇發言:

 

(註1) 1976年,澳葡政府頒布《澳門組織章程》,在立法會引入直選議席。港英則在1984年頒布《代議政制白皮書》,1991年立法局選舉才引入直選。

(註2) 傳統漢狄法為將名單得票按名單排名除以「一二三四」,澳門的改良漢狄法則為「一二四八」。即名單中第三名候選人得票將是名單得票除四,第四名即為名單得票除八。改良漢狄法令小名單有較高機會進身議會,但整體而言排名第三及以後候選人的當選機會將大大降低。實施改良漢狄法後,只有上屆陳明金名單中第三名候選人成功當選。

(註3) 馮志強在澳葡年代,以直選進身最後一屆立法會,並過渡至特區政府第一屆立法會。除2005年第三屆參加直選外,馮志強在2001年第二屆、2009年第四屆均為自動當選的間選議員。

(註4) 要參與澳門立法會直選,只需得到最少300,最多500個選民提名。從今年起,立法會選舉才首次引入選舉保證金制度,但也不過是二萬五千元而已;只要在選舉中拿到最少300票,便能取回保證金。

(註5) 2015年,澳門發生「海一居」爛尾樓事件。事源保利達集團早於1990年向政府取得地皮發展紡織城,但一直將地皮丟空,直至2010年發售「海一居」樓花,但卻遲遲未有建樓。據澳門《土地法》,相關地皮發展權到2015年。由於該地仍未發展,按法例政府理應收回土地,已購買「海一居」樓花的小業主變相血本無歸,逐發生「海一居」業主維權事件。

(註6) 由於澳門法例明文禁止選舉民調,故難有數據支持各名單的支持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