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國教」系列:阿茂整餅?

2015/5/28 — 14:18

2003年11月上旬的某個下午,新口岸宋玉生公園旁,一群手中拿著小型國旗、區旗的學生,站在馬路上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你猜甚麼時候會來到呢?」「其實⋯⋯我們能看見嗎?」就在他們還在忐忑之際,突然有三輛房車經過面前,往觀音像的方向駛去。

「喂!你看到嗎?楊利偉在車隊的第二輛車中啊!」我身旁的男同學半帶質疑的語氣向我問道。我微笑了一下,試圖掩蓋自己其實甚麼也看不到的尷尬。之後,我們跟隨老師的帶領,一同回校繼續上課。

2005年國慶前,某中學的初中二年級在老師帶領下,一同到了戲院看了一套有關中國崛起的電影;國慶當日,更會舉行升旗禮,校長會在講台拿著咪,邀請大家一同高唱國歌⋯⋯

廣告

假如以上這些內容出現在今天的澳門,我敢肯定,一定會「揚威海外」,出現在《蘋果日報》的Facebook,標題也離不開是「太空人訪澳 學生慘當佈景板」、「洗腦教育驚現澳門」、「澳校長國慶日暗推國教」等等,只因自2012年反國教一役後,國民教育、國教等詞語在香港已成為敏感字眼,加上三不五時被揭發的魔鬼細節,那戒備的紅燈,至今未熄; 我認為,國教在香港能引起如此激烈的迴響,大概是因為九七回歸以前,這些內容幾乎不會出現,或者這樣說,如此明目張膽地出現在教材當中,加之先撤中國歷史科,再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這做法,難免令人質疑當中的政治意味,故此一塊石頭,已然激起千重浪。

但話分兩頭,澳門的教育當中,早已出現了各種各樣愛國元素,就如我在文首舉的例子,正是我和弟弟的親身經歷,這些內容,以今天的標準去看固然會被定性為洗腦的國民教育,甚至在體制之內,也早有根據學校背景而定出的「三色」,分指傳統愛國學校,如濠江、勞校等的「紅底學校」,有天主教或基督教等背景的「藍底學校」以及回歸以後的「綠底學校」(因澳門區旗顏色為綠色),可見愛國教育在澳門,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這固然與澳葡政府的「無為而治」,對教育制度上插手不多有關,但更重要的是,自1966年「一二.三事件」後,左派社團、工會等開始坐大,自此在政治、經濟、教育等各方面都有著極大影響力,形成「大社團.小政府」的狀況;是以,多年來由他們動員來推廣的愛國教育,無論在民間社會抑或教育機構,都可謂無處不在。

廣告


然而,正因為澳門社會這個「半個解放區」的背景,令我在兩會期間,看到中央政府駐澳門聯絡辦公室主任李剛公開指出,因為香港的佔領事件,澳門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由過去的九成下跌至五成多,因此需要「加強對青少年教育,傳承愛國愛澳傳統,不能掉以輕心」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及後看到七位人大代表「建議內地相關部門關注、指導及協助澳門編寫切合澳門實際、符合青少年身心特點、具針對性的國民教育教材,以加強青少年的國家觀念和民族意識」時,更是徹底的O咀;而當我看到一篇名為「學校將進行香港駁回的愛國主義教育」的網上文章,內容指出澳門慈幼中學副校長梁樹榮表示將在學校推行香港所對抗的內容,並會將現時這個被重新命名為「德育及公民教育」的選修學科逐步轉成必修內容時,我更是滿腦子問號:

須知道,澳門的公民社會雖然不及香港成熟,但在今天這個新媒體時代,澳門人也必然會因香港的「反國教」而對國民教育起了一定程度的戒心,既然如此,何以要打破以往慣用的模式,令這件「做得唔講得」的事由原本「暗度陳倉」的狀態跌入一個隨時被群起攻之的局面,豈不是「冇嗰樣整嗰樣」,教會學校的代表人物此言,又有何深義?國教的推出,又是否反離補後連串打壓的升級呢?社文司長的一席話,究竟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於是,我決定去找一個比我更了解狀況的人,希望能為這些問題找到答案,思前想後,我最後敲定了這個受訪者:甘雪玲老師。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