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 — 貪腐和洗黑錢的天堂

2015/10/23 — 11:07

澳門一景 ( 圖片來源:Diego Delso @ Wikipedia )

澳門一景 ( 圖片來源:Diego Delso @ Wikipedia )

繼「歐文龍世紀巨貪案」之後,澳門全國政協委員吳立勝在美國涉嫌行賄聯合國大會前任主席一案又再次令澳門「揚名」海外,讓澳門嚴重的貪污問題浮現到國際社會去,如果沒有貪污的客觀環境,澳門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爆出巨案,筆者試從四個切入點來剖析這個貪污天堂的腐朽因由。

澳門廉署形同虛設

廣告

按澳門基本法第五十九條規定,澳門廉政公署是一個獨立行政機構,只向特區行政長官負責,換言之如果特首不廉潔,廉署不但不能動他分毫,反而在官官相畏的情況下,更易成為高官貪腐的保護傘,歐文龍一案也證明了這個說法並不是一個假設,如果無有力人士包庇或同謀,以歐氏在工程批示權限只得五百萬澳門元的情況下,為何他可以貪污長達八年,貪款涉及金額數以十億計,這種龐大的貪腐罪行,相信廉政專員不會不知,這說明了澳門廉署只做拍小蒼蠅而不打大老虎的動作,廉署是阻止貪污罪行發生的一道重要防線,但對於打擊嚴重的貪污,澳門廉署根本是形同虛設,令澳門發生的貪污案均比其他地區的嚴重得多。

賭場是台巨型洗錢機器

廣告

有個朋友曾經在一間日本食肆工作,店子是由一個洗黑錢集團開的,老闆先用黑錢來投資開店,其後所有收入則成為乾淨錢,而且收入可以做假,要作幾大有幾大,誇大了的數就用黑錢來填補。相對之下,澳門賭場的洗錢功能更強大,大陸豪賭客一向是澳門賭場最大客仔,多年來一直佔澳門博彩業收入的六至七成以上,但其實賭博只是一個手段,很多貪官就透過賭場貴賓廰現金流的運作和特殊集團如上述相關的業務投資,把黑錢洗得乾乾淨淨。多年來,大陸客在澳門賭場內外的娛樂和消費都可以用銀聯卡支付,此卡成為一個很方便的洗錢工具,巨額資金出入澳門變成「無王管」,直至中國嚴厲打貪的政策出現,去年六月澳門政府在中央的指令下,才執行禁用銀聯卡來套現的措施。

銀行成黑金流動温床

早前日本NHK電視台製作了一個特輯,內容講述北韓領袖金正恩為鞏固其獨裁政權而需籌集大量資金,手法包括走私軍火、黃金、販賣勞動人口出國打工和洗黑錢等等,澳門早已成為這個專制政權走私軍火和黃金的主要交易場,而特輯中一個諾大的「滙業銀行」招牌攝入鏡頭,旁白說這銀行成為北韓政府黑金流動的主要管道。澳門金融管理局是政府監管金融活動的法定權力機構,對於如此猖獗的洗黑錢行為,多年來都視而不見,而該銀行的老闆是曾經角逐過澳門特區第一屆行政長官職位的候選人,這位社會名流還是今屆特首選舉委員會委員,在澳門政、商界繼續叱吒風雲,以上種種不法行為若不是日本電視台明查暗訪下報導,公眾一無所知,而政府對於澳門其他銀行的監管程度又有幾深入,恐怕只有官知而市民就不得而知。

官商關係密不可分

澳門特區高官從來不避嫌與大商家保持親密接觸,甚至連司級官員也肆無忌憚出席一些黑道人物舉辦的宴會,在這種曖昧關係之下官商勾結油然而生,最後結果便是利益輸送。吳立勝涉嫌賄賂聯合國官員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吳氏想利用這位前聯合國大會主席的影響力,促成聯合國在澳門開設國際會議中心,若能成事,澳門特區政府必定贊成,中央很大程度上也不會反對。然而日後聯合國會議中心的承建工程合約,必然會成為某人的囊中物,一個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工程項目可以超支44億,到時聯合國會議中心又超支多少無人知,但應該會是天文數字,目前澳門庫房內仍存有3400多億儲備,尤如一個天然大金礦,如何去開採,這是官商閉門玩的遊戲,至於遊戲規則怎樣玩,他們自然會懂的!

前澳門特別行政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 (資料圖片)

前澳門特別行政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 (資料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