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 2015 年關鍵詞

2015/12/31 — 16:37

澳門南灣湖 ( 圖片來源:http://www.csf.com.tw/ )

澳門南灣湖 ( 圖片來源:http://www.csf.com.tw/ )

有時候,我會幻覺2015年不是只有365天:指的當然不是閏年般該有366天,而是這一年內,社會中發生過太多令人費神勞心的事,密度之高,彷彿是把兩三年間要發生的事都擠在一起——這大概與佔領以後,每件事情都被視為「最後一道防線」有關,但其實,事情一多,資訊一亂,無論當下的情緒如何強烈,最後也難免落得「水過鴨背」的情況,因此,也就有了整理、回顧的必要。

而這「必要」尤其適用於澳門,只因這裏發生的事著實不少,奈何能真正成為新聞,讓大眾知悉的卻不多,所以,去年就寫了第一篇〈澳門:2014年關鍵詞〉,今年,寫的動力更大,只因在香港看關於澳門的新聞愈久,愈會令人錯覺澳門之大,值得人留意的只有三件事:賭收連跌、賭王千金、公子的戀情以及洗米華的家事。事實當然並非如此,所以,我以自己的一套標準,為2015年的澳門選了一些關鍵詞,它們或許粗疏,也難免會偏頗,但卻希望借這些關鍵詞,邀請大家一同整理,回顧這2015。

廣告

事件類
光輝過後的2015年,社會看似被往年平靜,但我認為,今年內發生的不少事件,多少都與它帶點關係,謹選取以下三件,與言論自由、中澳關係、民生交通有關的事:

1.沒有新書的新書發佈會
2015年5月22日,由民間集資製作,紀錄「反離補」運動的書籍《撤!還記得嗎?》整批被大陸海關查封沒收,理由是「內容敏感」; 「光輝五月編輯委員會」最後決定按照原訂計劃,於「反離補5.25」一周年舉行新書發佈會,但因書籍被查封,所以成了「沒有新書的新書發佈會」,會上亦有派發書中部份被認為「敏感」的精華內容,借此邀請參與者反思言論自由的重要。

廣告

2. 儲備交予廣東省投資
3 月,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披露,會將部分儲備透過廣東省政府與及國家開發銀行投資,以賺取更高回報。有關說法馬上引來「上繳中央」、「財到光棍手」之說;到6月時候,特首崔世安更表明粵澳雙方將會簽訂框架協定,共同研究將澳門財政資金投入廣東省的建設,為回報帶來一定的保證,令人批評此舉為不明不白,開壞先例,甚或直接的大喊「無啦無啦!」

3. 「用鮮花紀念戰爭,不是坦克」
2015年9月3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就在北京舉行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的當日,澳門大學學生會於當日上年,將其Facebook專頁的封面圖換成一幅綠底白字的圖片,上面寫有「用鮮花紀念戰爭,不是坦克」,引起極大迴響,留言當中,既有擊節讚賞,亦有激烈反對,而在圖片發表後不久,以內地學生為骨幹的澳大學生會監事會即提出書面質詢,要求理事會就事件作出書面解釋。事件後來因圖片被網上瘋傳而繼續升溫,而澳大校長趙偉回應時則認為:紀念抗戰,既需要坦克,也需要鮮花。

4. Uber 登陸
2015年10月22日,號稱「的士殺手」的Uber正式登陸澳門,更邀得藝人小肥為第一位乘客,高調宣傳。另一邊廂,治安警察局和交通事務局漏夜發表新聞稿,指政府當局正密切留意有關「叫車服務」軟件的發展,若發現涉及違規情況將予以打擊,同時呼籲市民積極舉報; 10月29日,警方正式出手,根據《道路交通規章》以涉嫌經營白牌車檢控兩名Uber司機,Uber一方亦不甘示弱,先在法律層面反擊,後於聖誕期間推出優惠。
電影中也曾戲言,「澳門截到的士,猩猩都會鋤大Dee」,看來在這情況下,Uber的風波,還會持續好一陣子。

5. 新濠影匯
「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就在賭收一直跌的同時,「小賭王」何猷龍掌航的新濠影匯於10月27日開幕,斥資十億,請來荷里活巨星羅拔迪尼路、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和畢彼特拍微電影《選角風雲》,開幕禮上亦不少巨星,加上全球唯一及最高的「8 字摩天輪」,足夠登上頭條了。

政策類
關於政策,值得談的事件很多,但我特意選取了以下三件,都是與「土地供應問題」相關的,只因我覺得,一個社會要可愛,先得讓裏面的人都安居樂業,其中,尤以安居為先。

1.經屋抽籤
2015年10月5日,經屋抽籤結束,38,806份申請但卻只有1900間屋供申請,僧多粥極少,更有甚者,是次申請處理採用分組抽籤方法,抽籤後大隊即時解散失效,下次申請期卻無人得知,結果觸發民怨,逾千市民於10月18日上街,並提出兩大訴求:恢復經屋計分輪候排序制度,同時要求崔世安於2019年任期完結前增建4萬公屋。然而,10月26日,直選議員吳國昌於議會中就「收回閒置地增建公屋、恢復經屋評分輪候制」提出辯論動議,但最後只得6票贊成,25票反對,真正「辯都不能辯」。

2. 主教山、新城B區
政府就填海新城區總體規劃進行諮詢,時間為6月30 日至8月8日,歷時四十天,但卻只有三場公聽會,而當中鬧得最大的,莫過於諮詢文本中將B填海區(即旅遊塔與立法會對出的填海區)之建築物高度大幅放寬,有可能建成百米高樓,而最明顯的影響,就是以後從氹仔及外港方向看澳門半島,將會看不見主教山,同時,由文本中可見,該區將建成的單位大約只有2000個,也就延伸出「豪宅獨享靚景」一說,加上城規會委員胡祖杰一句「應盡用土地,結合賭場構建新天際線」,無疑是以行動向「發展就是硬道理」、「澳門只剩下賭」等論調作出最佳示範。

3. 土地法
2015年12月20日,澳門群眾再因「佔領」而成為香港媒體的焦點:爛尾樓「海一居」的準業主連同支持人士於該樓盤發展商保利達集團辦事處舉行集會,最終演變成街頭抗爭,佔領馬路。而在當日的佔領發生以前,「修改新《土地法》」、「開一道『後門』」等說法已甚囂塵上,但社會上不少群眾都認為《土地法》不能碰,甚至同日舉行,由新澳門學社舉行的回歸遊行中,亦重申訴求:政府要企硬,收地不修法。
土地法之所以能成為我所選定的關鍵詞,固然與海一居有關,但選「土地法」而捨「海一居」,不是因為有關海一居的批租期已滿,事件已解決,相反,正是因為我覺得與之類似的事會不斷發生,土地法亦將繼續成為討論內容,正因如此,更要好好重申:收地不修法!

人物類
假如要說起2015年內最為人認識的澳門人,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的答案會是洗米華或何超蓮,的確,他們確實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但若然要我選出2015年內澳門人最應認識的人,我會選以下兩位:

1.賴敏華
賴敏華關長之所以成為關鍵人物,在於一個「奇」字:10月30日,賴關長被發現伏屍公廁,數小時後,政府即公佈為自殺 ,但服藥、割腕、刎頸及膠袋笠頭的「四料自殺」,離奇程度令不少澳門人都大呼不可信,事後亦因死因調查一事而掀起過一陣討論,坊間甚至出現「我不自殺」的各類「宣言」。我想,真相固然要繼續找,但也衷心希望已離開的賴關長得以安息。

2. 馮志強
人稱「馮大砲」的官委議員馮志強一直是我留意的人物之一,原因無他,夠「喪」,而且今年他由1月13日,立法會一般性討論及表決《家暴法》時, 一句「我唔愛你就唔會打你」,再到7月時,再來一句「我日日都賭,我日日都食煙,又唔見我死?」,最後年尾時,指出新《土地法》有「漏洞」,需要修改,更拋下一句「一定要開個門啦,所有法律都有後門走」,真真正正「由年頭帶到年尾」。此時此刻,一方面得感謝馮大砲為我們提供笑料,但想到笑的背後,在在反映出議會的荒唐,又好像不太笑得出來了。

2015將過,但一邊寫,一邊覺得自己記住的「關鍵詞」,大都以不快樂的為多;縱使如此,也預祝大家新年快樂,也希望來年的關鍵詞能快樂一點。共勉!

 

蕭家怡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