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書・人】愛恨港媒的澳門人 傳播學者李展鵬嘆前路崎嶇

2018/5/24 — 17:20

【說書 ‧ 人】系列:訪問作者,介紹新書。

「七八年前,我開始教 media 相關嘅科,當時問大一嘅學生,有幾多人有 follow 本地新聞。當時全班都有接近三分一。但而家得十分一,其實都幾淒慘。」 文化評論人、澳門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李展鵬說。

一個香港人,大概無法想像如此活在一個地方,而不知當地發生何事。更何況,那些不是一般市民,而是傳播系的學生。澳門傳媒數量雖然不少,但向來抓不住讀者的眼球,市民大多追蹤香港傳媒,資訊來源以無綫電視和《蘋果日報》為主。對於澳門出生的「七十後」李展鵬而言,雖然覺得情況「淒慘」,但並非無法理解。他以台灣作喻,當地新聞大多以台北作為焦點,少談個別縣市消息,「其實台中人一日到黑都係睇緊台北嘅新聞,但台北與台中屬同一個政府。澳門同香港唔同,所以就會好奇怪 — 生活喺一個地方,但唔知道自己嘅事。」

廣告

「唔知自己事」的社會,澳門會面對甚麼問題?或如李展鵬在新書《隱形澳門》的序言標題 — 澳門終於成為一個「問題」,以澳門人的角度自我言說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由大三巴背後的歷史故事說起,並以賭權開放和申請世遺成功作為轉折,分析澳門人自我形象漸變鮮明,本土身份萌芽的歷程。

《隱形澳門》(圖:作者提供)

《隱形澳門》(圖:作者提供)

廣告

成長於香港流行文化氛圍下的一代澳門人

以個人成長作例,李展鵬說他們那一代「由小到大,好受香港傳媒影響」。澳門向來無發展出歌影視產業,更不用說形成流行文化。澳門人屋企打開電視播 TVB,聽音樂聽廣東歌,睇戲就睇港產片。由譚詠麟、張國榮聽到四大天王;由成龍動作片看到關錦鵬、王家衛的文藝作品,長年接觸香港文化,讓他與香港建立起緊密的關係,「雖然同我哋唔係百分百相同,但好容易接通到」。

李展鵬記得,澳門回歸前夕的移民潮,去 K 房聚會歡送同學是平常事,「當年 number one 嘅金曲係葉倩文嘅《祝福》」。說著,他輕輕著唱「啊~~送你送你祝福永不斷」,每當送別時澳門人便會唱此歌。歌,是香港歌手的作品;情,本來也是寫來抒發香港回歸前移民潮的別離感傷,「文化上、政治上我哋有小小相似性,令澳門人容易有共鳴,甚至喺香港文化裡面獲得認同」。 1992 年,他遠赴加拿大升讀高中,更曾經借用「香港人」的身份去介紹自己,省卻解釋「澳門人」身份的複雜煩瑣。

沉浸於香港文化,甚至建構出某種「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但李展鵬認為澳門人心底裡,對於香港傳媒播述的澳門,仍然存有保留。就像千禧年無綫電視取景於澳門的電視劇《十月初五的月光》,在他眼中劇集雖然出現杏仁餅、司警和荷官,但「故事線始終係老套 TVB 劇,只是轉咗個場景喺澳門發生,唔會覺得佢講緊澳門嘅故事」。

《十月初五的月光》

《十月初五的月光》

澳門傳媒積弱 公民社會難成

香港傳媒過去描寫澳門,澳門人雖然自知「唔會太真實」,但通常心中有數、一笑置之。然而,李展鵬發現澳門人近年見到境外傳媒(特別以香港為主),對澳門任何扭曲或不符現實的描述時,容易動氣。他分析,近年澳門大多以兩種框架出現於香港傳媒:(一)大讚澳門經濟發展,從而貶抑香港;(二)揭發澳門社會問題,批評澳門人太過「順民」。澳門人看著這些報道,往往感到香港傳媒並不了解澳門,罵戰不時見於社交媒體,引發「港澳矛盾」。澳門人對於香港傳媒的不滿,近年高點尤見於「天鴿事件」[1]。去年颱風天鴿吹襲港澳,澳門政府一度拒絕部分香港傳媒入境,李展鵬說:

「我哋明明知道本地 media 有佢嘅局限,而資訊應該愈多元愈好。TVB 做嘅新聞節目,大多數時間都係扎實嘅,有時啲澳門專題連澳門人都會覺得自己 media 做唔到。香港雖然唔係無扭曲報道、譁眾取寵嘅 media,但係咪就活該唔可以俾佢哋嚟報道呢?」

2017年8月,颱風天鴿吹襲澳門(圖片來源:愛瞞日報)

2017年8月,颱風天鴿吹襲澳門(圖片來源:愛瞞日報)

李展鵬感嘆,支持政府拒絕港媒入境的澳門人,不乏中產和受過高等教育的市民,不禁搖頭嘆道:「我覺得我哋嘅素養仍然差一啲」。「差一啲」,不光是讀者的素養,也是傳媒產業的運作。他形容,澳門傳媒產業「落後」。澳門中英葡文報紙共有十多份,以一個人口數十萬的城市來說,數量相當大。然而,澳門人口少,市場細,要做報紙難以自負盈虧,故政府提供資助。他認為,政府立意雖佳,但漸漸養成澳門傳媒以政府為最大老闆的依賴,「所以唔係好將 serve 讀者擺喺第一位,亦見唔到好多元嘅資訊出現」。

作為傳播學者,李展鵬形容傳統媒體「流水作業」,報道社團活動為主,既「唔會主動咁去挖掘新聞」,也未能挖出新聞點,引起讀者關注,形成本地新聞「好悶,太靜態,唔好睇」的印象。惡性循環之下,澳門人既沒有關注本地傳媒的興趣,澳門傳媒也缺乏公眾支持,難以凝聚公民力量,推動社會議題。

本地創作仍小眾 新媒體未能推動大改變

澳門近年雖然先後出現《論盡媒體》和《愛瞞日報》等新媒體,但李展鵬眼見學生逐漸遠離傳統媒體,卻未見持續關注新興網媒。他認為,網媒讀者往往限於本來關心澳門的有心人,網媒的出現未有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以前你食飯睇 TVB,TVB播乜,你點都會知道少少;但而家你要打個名,search 間媒體 page出嚟,其實要好神心」。

就算是娛樂消閒路線的「微辣」,吸納超過 70 萬粉絲。李展鵬認為「微辣」影響力雖大,但內容「去背景化」,流於「好傻嘅處境笑話」。作為澳門人,他期待「微辣」能夠與澳門社會有對話,但同時也明白觀眾來自廣州、香港、台北、馬來西亞等地,在商言商,置入本地元素未必能引起境外觀眾共鳴,「又係受到澳門觀眾基數太少影響,始終要行得比較跨地域」,而且這問題不限於網絡資訊平台,創意產業亦然。

得到文化局資助推動,本地題材的澳門影視作品漸多。其中五名土生土長於澳門的電影工作者,2008 年製作《堂口故事》,以澳門五個堂區反映發展帶來的變遷。李展鵬記得,《堂口故事》第二集  2011 年上映時,有朋友帶同孩子去戲院支持,那孩子說:「第一次入戲院睇戲認到澳門啲街」。李展鵬笑言聽來心酸,更感慨的是本土作品雖多,但仍然屬於小眾,本地觀眾少有主動撐澳門而購票入場。就算去年引起港媒關注的《骨妹》,亦未見帶動澳門人的話題,「如果大部分尋求娛樂、感官刺激,覺得睇一套值回票價嘅戲嘅時候,大家依然唔會選《骨妹》」。

澳門自己的路 可能崎嶇

正如李展鵬在《隱形澳門》所寫,澳門近年剛剛開始從「隱形」中逐漸顯現。他指出,隨著 2002 年,澳門政府開放賭權,引入多間外資增加競爭,但同時帶來高速發展的社會民生問題,澳門人累積種種不滿。加上,2004 年澳門古城區列入受聯合國保護的「世界文化遺產」,澳門人舊建築取得世界肯定,漸漸找到值得自豪的元素,孕育出關注澳門的本土意識。過去十年間,澳門發生過「護塔」[2]和「救救小潭山」[3] 的保育行動。

李展鵬樂見,澳門人開始「覺醒」,明白要關心腳下的土地,但又感嘆本地傳媒未有結構性轉變,難以聚焦議題討論,公民運動無以為繼。他坦言,澳門傳媒未有現代操作,不懂吸引讀者眼球;澳門人也未有現代傳媒的素養,支持政府阻止傳媒入境,他道:

「好慚愧,其實好多現代文明社會嘅要件,我哋都未有。如果有呢啲 mindset,遇到時機要推動改變就自然會水到渠成,但種種原因組成,澳門人有一條自己嘅路要行,可能崎嶇,但都無辦法。 」

澳門傳播學者李展鵬

澳門傳播學者李展鵬

-------

註:

[1] 2017 年 8 月,颱風天鴿直趨珠江口,釀成澳門 10 死 200 人傷的災情。颱風吹襲期間,全澳廣泛地區出現停電,通訊網絡亦一度中斷,特區政府更邀請解放軍出動救災。當日種種情況,引起普遍香港人譁然,嘲笑澳門基建不敵風災,政府年年派錢不過是「維穩費」。博客葉一知曾撰文「是否拒絕大陸化是港澳矛盾之源」,分析颱風引起的「港澳矛盾」。

[2] 2015 年,東望洋燈塔屬於世界遺產名錄中澳門歷史城區的一部分,政府曾批准燈塔周邊興建高樓,部分工程預期建成後的高度,甚至高於東望洋山,引起保育團體擔心可能破壞景觀。「新澳門學社」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提出保護世遺景點的申訴。世界遺產中心分情況後,指出澳門政府保護世遺多個問題。時任特首的何厚鏵最終簽署「限高批示」,保護澳門世遺舊城的景觀。

[3] 位於氹仔西面的小潭山,設有環山徑,是當地人親近大自然的空間之一。2011 年,葡京花園第二期項目建成後,小潭山將三面被高樓包圍。保育團體批評項目影響生態,「澳門公民力量」發起「公民野餐」行動,呼籲市民到小潭山討論發展議題,亦有澳門藝術家進行「為小潭山增高 1 米」的行為藝術聲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