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能活在缺氧的國度裡?

2017/5/22 — 11:46

澳門市貌 (圖片來源:Diego Delso @ Wikipedia)

澳門市貌 (圖片來源:Diego Delso @ Wikipedia)

前幾天,參加完澳門親友的婚禮後,回程在倫敦希斯魯機場遇上了多年未見的中學同學,彼此交談不多,問他在忙什麽,說出差應邀參加世衛大會和威尼斯雙年展,他反問我為何不留在澳門,我說我喜歡自由。

中學時我們份屬好友,到過他家玩,一家幾口住在一座陳舊大厦六樓的狹小單位內,十分擠廹,此人如今已貴為澳門特區政府司長,正所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誰不羡慕!

在澳門回歸前的過渡時期,像我們這些剛剛大學畢業的人十分幸運,十居其九都能進到政府部門工作,葡國人要在1999年撤離澳門,所有政府部門的中、高層空缺,就由我們去填補,很多早已當上了局長,甚至司長。

廣告

我和這些人的仕途分义點在一個路口,當年六四事件,為支持北京學運,我走在人群前,六四之後還繼續參與民主運動,可說我是中共一個十分重要的統戰對象,中央曾派員多次私下與我接觸,包括港、澳辧和國安部兩路人馬,遊說我要「棄暗投明」,為共產黨做事,並承諾國家一定不會虧待我,但人各有志,我放棄了榮華富貴,轉身飛向了自由的世界!

澳門沒有自由的空氣,更談不上有民主。澳門所有傳媒早已滅聲,有話說不得,就像「海一居」苦主有冤無路訴,被迫乘張德江訪澳期間貼大字報呼喚中央政府救命,可見在澳門連人的基本權益都沒保障,官商勾結成理所當然,大有大貪、小有小貪,由於政府賭稅收入豐厚,連民間親中社團也加入苛索,擇肥而噬!

廣告

相反如果要在澳門推動民主和爭取社會公義,就會被社會孤立和邊緣化,所有社運人士的生活被人監視,有些連子女入學都有困難,更何況要找一份安穏的工作。澳門特區政府踐踏人權更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警權用作政治打壓的工具,批評政府的書籍被查封,移民局可以隨意引用《內部保安法》拒絕任何人入境,而中共的特務和情報人員回歸前在澳早已十分活躍,回歸後更無界限,隨時進出辦事,猶如「無掩鷄籠」。

對,離開澳門是因為想要呼吸自由的空氣,作為一個正常人,誰可活在一個缺氧的國度裡,但有些人可能卻不一樣,他們不覺得自由空氣的可貴,只要有機會為共產黨做事,打壓民主自由,就可換取榮華富貴,甘願做一隻被圈養的畜生也在所不惜,所以遇上故友,彼此做人理念根本不同,我是正常人,很難與一隻被圈養的動物溝通,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話不投機半句也嫌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