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隻黑熊,陪澳門人走過三十年歲月

2018/11/21 — 19:28

攝:蔡少民

攝:蔡少民

【文:楊嘉欣;圖:蔡少民、楊嘉欣】

BoBo走了,很多澳門人傷感落淚。

BoBo是二龍喉公園的黑熊,一生可算歷盡滄桑:三十多年前,牠被偷運去澳門,本來要成為餐桌上的食物,但被當時市政廳發現,把牠救出。從來沒有飼養黑熊經驗的澳葡政府特地派人去廣州動物園學習,然後戰戰兢兢地飼養牠,一養就是三十年。回歸後,北京送來一隻黑熊圓圓陪牠,但幾年後就死了,又剩BoBo孤身一熊。然而,牠生命力頑強,最後牠的壽命甚至比一般黑熊更長。牠陪伴幾代人成長,是澳門人的集體回憶。一個城市的本土歷史,不應該只有人類,不應該只有老建築,還應該有動物。讓我們看看照顧了牠三十年的飼養員的訪問,重溫BoBo一生。

「熊」星經理人:鄧海恩

廣告

訪問前,鄧海恩雀躍地在欄杆前呼叫,年老的BoBo耳朵動了幾下抬頭張望,大概是認出這位老朋友的聲線,卻仍留在原地動也不動,「BoBo年紀大啦,以前我一叫佢就有反應。」接近三十載的友情,BoBo的飲食作息、情緒喜惡、一動一靜,鄧海恩全都瞭如指掌,每次他為BoBo送餐雖然隔著鐵籠,卻是他們最近距離的親密接觸,鄧海恩親切問候:「寶寶乖唔乖呀?好乖喎!」BoBo連連探頭張望,可是眼睛和身體已不如十年前靈巧。

「1984年8月,當時係下晝四點半。」鄧海恩仍清晰記得32年前BoBo被送到二龍喉公園的情景,當時十多名工作人員嚴陣以待,迎來澳門第一隻、亦是現在唯一一隻黑熊寶寶。當年BoBo「突襲」二龍喉公園,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工作人員們唯有邊養邊學,「咁大隻熊,點養呀?我哋個個都係茄喱啡,無培訓,無學過,初時都係煲飯,加雞蛋同牛肉俾佢食。」直到1996年在部門安排下,飼養員們到廣州長隆動物園考察三天,才初步有了概念。

廣告

點解叫BoBo?

壯年時的BoBo好動愛玩,夏天在小池中暢泳,扶著木頭游出「熊仔式」,說BoBo是二龍喉公園「鎮園之星」實在當之無愧,每年多所學校都會安排學生來參觀學習,鄧海恩稱,最高峰時現場有60至70人來看黑熊,「小朋友想吸引佢注意,亂叫寶寶、BoBo……叫吓叫吓,就變成咗佢個名。」寂寞的BoBo沒有同伴,飼養員是牠最好的知己,「我哋同佢沖身,佢實fing到我哋成身濕哂,氹得我哋好開心。」現在老邁的BoBo關節不靈活,嬉水暢泳的情景已成追憶,只有向牠拋送水果,BoBo才會伸展一下筋骨。

當年僅一歲的BoBo被人偷運來澳,差點被放上餐桌,幸有市政廳職員發現將牠救出,「如果無俾人發現,佢早就變成野味。」32年共處的緣份,鄧海恩用「老朋友」來形容BoBo,「一齊長大,而家我哋兩個都係長者啦,可以一齊享老人金。」昔日的熊寶寶,在這所被鬧市圍繞的動物公園中成長,是不少澳門人的集體回憶,「細細個讀幼稚園嚟睇BoBo嘅小朋友,而家已經做咗教師,再帶返自己嘅學生嚟睇BoBo。」鄧海恩說道。

亞洲黑熊的壽命一般為25至30歲,現年33歲的BoBo已經是老爺爺,除了患有白內障,其後腿也有毛病。三年前鄧海恩結束飼養員工作正式退休,離開前不捨地對牠說:「BoBo,我走啦,希望第二個同事對你更加好。」他本來很擔心BoBo的健康會每況愈下,不時與現職飼養員聯繫關心BoBo狀況,「而家設備好咗,BoBo仲fit過我臨走嗰幾年,佢真係好幸福。」

攝: Yuki

攝: Yuki

「熊」歸何處?

到底是安享晚年?或是在動物園孤獨終老?BoBo在澳門度過這32個寒暑幸福與否,只有牠心中才有答案,與BoBo同是熊科的一對大熊貓「開開」和「心心」,2010年12月抵達澳門時掀起了一陣動物園熱潮,可惜2014年6月「心心」因急性腎衰竭併發出血性腸炎而猝死,其後「開開」亦被送回四川。二龍喉公園位處鬧市,比石排灣郊野公園更貼近市民生活,若BoBo真的百年歸老,這個全澳唯一的動物園肯定會失去一份溫暖。訪問結束時,鄧海恩感慨地說,「第日呢,如果再有黑熊嚟,唔好嚟一隻,應該嚟一對,由細養到大最好。」

在二龍喉公園看著BoBo形單隻影,在小小的園地裡倍添孤寂感,翻查資料,2000年3月北京市曾向澳門贈送了一批稀有動物,當中包括12歲的雌性黑熊「圓圓」,從此BoBo終於告別「單身」。

中新社報導「圓圓」來澳當天的情境時提及,由於北京的氣候較冷,故「圓圓」的毛較長,顏色也比澳門成長的BoBo黝黑。來澳出席贈送儀式的北京動物園園長宗英更表示:「澳門的公園非常美麗。我為我們的動物在這樣美麗的環境中落戶而感到欣慰。我希望牠們在此生兒育女。」

可惜好景不常,2004年8月「圓圓」不幸染病身亡,BoBo再次獨處園中。記者翻閱2004年至今的新聞,均沒有媒體詳盡報導「圓圓」的死因,兩「熊」在澳門相處只有短短四年多,這四年寒暑是否BoBo來澳以來最美好的時光就不得而知了。

天佑「熊伯伯」

市民梁生這天帶著一歲的兒子來探望BoBo,「我四、五歲已跟住父母嚟睇BoBo,好細個嘅印象中澳門就有隻黑熊。」原來梁生與BoBo同是33歲,不過以黑熊的平均壽命來計算,BoBo實情達66歲,已是「耆英」級數了。

小時候的梁生來到二龍喉公園,看著BoBo在狹小的籠中成長,感覺有點難過,後來當局特意為BoBo改建新環境,就改善多了。「記得中央送過一隻黑熊嚟同BoBo做伴,不過只係好短時間,嗰幾年公園有兩隻熊一齊就熱鬧好多。當時報道話BoBo都幾興奮吓,我諗嗰件事對BoBo嚟講係開心嘅回憶。」

BoBo當年戲劇性地逃出生天,梁生形容牠的身世是不少澳門人的寫照,「澳門有好多族群,有『龍的行動』時期取得居留權嘅一輩人,又有土生葡人,大家都係某啲原因嚟到澳門安身立命,BoBo嚟到亞熱帶地區仲可以適應到,好難得﹗」

梁生每年仍會來探望BoBo兩三次,「而家我個仔仲細,未懂事,好希望BoBo可以無憂無慮生活到我個仔長大,到時我可以同佢講下呢位『熊伯伯』同我一齊成長嘅事。」

 

刊於《新生代》雜誌第127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