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部分香港人的言論為何會激怒澳門人?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無辜、受傷?

2017/8/30 — 18:07

2017年8月25日,澳門在颱風吹襲後多天,多區晚上依然停電。

2017年8月25日,澳門在颱風吹襲後多天,多區晚上依然停電。

【文:CheokHei Ch】

因為天鴿風災與網絡之便,最近港澳兩地掀起衝突。部分香港人指出風災很大程度源自政治問題,後又指多名解放軍救人中暑令人失望,更有以之恥笑為樂,看在澳門人眼裏,就通通成了涼薄。

— 〈是否拒絕大陸化是港澳矛盾之源〉葉一知

我要怎麼說呢?首先,我不認為港澳之間確實存在矛盾。

廣告

澳門人對外地的讚歎從不吝嗇,視乎這個人的政治取態和成長背景,他們口中的外地可以是日本、歐洲、美國、台灣、大陸,當然也包括香港。絕大多數的澳門人都願意承認澳門許多硬件的不足,也從不介意宣之於口告訴鄰里和外來的訪客,其中一個絕佳例子就是我們總喜歡取笑鏡湖山頂的謀財害命同時讚歎香港養和的醫生醫術高明。不以這些不足為恥並不是基於甚麼奇怪的心理,而純粹是認為:「事實是做得唔好,為甚麼需要否認?我都覺得佢差呀,為甚麼需要顧左右而言他?」

(這種在外人面前一樣大剌剌說自家真是鬼地方無樣好,但轉頭又繼續每天快樂地活在這片土地的性格讓我覺得很有歐洲人的風格;至於對待政府的寬容,則很有中國漢人的風格)

廣告

而香港人呢?香港人也很喜歡拿香港和外地比較,對一些發達國家地區也很願意給予讚美,不過,這些讚美卻常常留有但書。我只拿我親耳聽過的說辭來舉例,如:「日本人真係好乾淨又好自律,不過我都係鍾意香港熱鬧啲,日本人好壓抑㗎,坐車搭𨋢都靜到乜咁,而且喺日本,刺身壽司嗰啲日本嘢係真係新鮮啲,但花款就無香港咁多嘞,喂香港咁細你要世界邊度嘅 cuisine 都有喎,非洲菜都有喎,其他地方就算有咁多款式都無香港咁方便啦。」又或:「美國係好,天大地大咁,吸啖空氣都清新啲,但係邊似得香港咁多機遇丫,你睇啲人移晒民又回流就知香港好啦。」再好似:「大陸而家經濟係西利呀,不過可能都係泡沫嚟嫁喳,又無民主,你無關係都唔洗旨意發達呀!香港係有法治唔同啲嘅。」

對此種論調,我一向聽在耳中也有一些憐憫。從來聽聞香港的教育制度殘酷,是不是因為從小活在一個愛比較的文化下會讓人不甘心被比下去呢?誰都會有比別人優勝的地方,但當談論他人的時候,難道就不可以衷心承認自己的短處,然後欣賞別人的好處嗎?非得要「攞個尾彩」地兜番一句「佢地都有衰嘢嫁」,所以「我地仲好啦」,才可以讓心理平衡一點?

一向相安無事,是因為當香港人要一貫地認叻的時候,澳門人都總覺得無可反駁(就是想反駁也懶得去刻意雞蛋裏挑骨頭地反駁,因為不容易),於是一打一挨,甚至對話中的澳門人也跟着一起去踩澳門,再結尾一句,「係咁嫁啦」。一場對話便得到完滿的結局了,香港人通過確認澳門比不上香港而獲得自尊,澳門人只要表示認同便不需要辛苦地為澳門辯護,因為真係無得辯護,哈哈。

好啦,咁今次點解依一套既定嘅模式唔 work 呢?筆者所謂:「部分香港人指出風災很大程度源自政治問題,後又指多名解放軍救人中暑令人失望,更有以之恥笑為樂,看在澳門人眼裏,就通通成了涼薄。」只說對了一半。激怒澳門人的,從不是切切實實指出政府失效的言論,而是一些幸災樂禍的留言。亦即是說,作者放錯重點了。不是「香港人指出的問題」被看成了涼薄;而是「真的很涼薄的恥笑」被看出是涼薄。

正如我一位朋友重新 po 出 2008 年泰國混亂期間澳門政府包機送在泰澳門旅客回澳時一位乘客的大言炎炎(該片段下的留言很能示範何謂「真的很涼薄的恥笑」)甚至,如果我們願意思考一下當事人為甚麼會就澳門有包機而香港沒有而大放厥辭?不就正是因為澳門從來公認在各種「文明發展」上比不上香港嗎?

通篇看來,不難發現筆者大大抬舉了香港人的理性。同時,談論澳門人時卻總是先以「某些人」來開頭,貎似小心翼翼,卻在下一句就將簡單的論斷套在所有澳門人身上。而「香港人很快便會批評 ... 絕不是西方新聞界認可和追求的。」一段的行文尤其反映了作者心底的自我形象。

最後,為甚麼我會說港澳其實沒有矛盾,請循其本,說出這些「涼薄言詞」的香港人是那些香港人?就如筆者所說,就是親民主的一批(或從眾謂「黃絲」)(雖然他說到好像是全部香港人都拒絕大陸化)。他們為甚麼會不甘心?就是因為他們聽過別人用澳門來貶低他們心中美好的香港,說香港亂、說香港不親中共沒好結果。但這些人是誰?其實並不是澳門人。如果你真有認識多一些澳門人的話,你會發現澳門人並不喜歡立論,也鮮有全心全意地擁抱大陸的一套,更從不想要「教訓」香港人應該收聲。實際上,一直以來,以澳門作例子來攻擊香港泛民/反對派/黃絲的論調,不是出自中共官員、環球時報之流,就是民建聯、港人港地之輩,他們說出這些論調自有他們的政治考量,而重要是,他們,其實都不是澳門人。

亦即是說,澳門人其實真的無心去與香港做甚麼比較,我們很樂意住在澳門,間中去下香港消費,有空時去香港玩吓食吓,日常則享受澳門少一點競爭的社會。所謂的港澳比較或矛盾,更多是外人拿澳門來 manipulate。這之所以澳門人會覺得無辜,會覺得受傷。「我昨天沒有取笑你啊,為甚麼今天你要幸災樂禍?我的鄰居啊,難道我虧負了你?我甚麼地方對不起你,請你告訴我?」

香港人常自詡轉數快,講嘢啜核。可是很多時候,這些啜核言詞,純粹是讓說的人獲得「我很聰明」的爽感,代價卻常是讓被 mock 的人感到受傷。香港人,如果你認為自己久在國際大都會,見慣世面,知識廣博,請表現出你 well educated 的形象吧。諗嘢快係優點嚟嘅,一個人也的確係要諗嘢快先能夠講嘢好 mean ,但唔見得因此就要常常 mean 人,以傷人自尊為代價,來讓別人見識一下你個腦轉得有幾快。那不是坦率,那是沒有修養。

 

作者簡介:澳門人,九十後,人類學。聽人地講野比較多,自己出聲比較少。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