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藝術導師的誕生

2017/7/26 — 18:37

藝術導師訓練營實況,親身體驗如何利用遊戲,引發學生學習動機。

藝術導師訓練營實況,親身體驗如何利用遊戲,引發學生學習動機。

【文:黃昭怡】

「有次帶一班學生到菲律賓快餐店去,其中兩位學生沒有一起在快餐店裡吃東西,我心想﹕『你地咁揀擇!』,後來從其他同學口中知道,這兩位同學平日要當兼職賺錢,對他們來說快餐店的食物太貴了,他們待其他同學午飯後,才跑到便利店去買麵包填飽肚子。那刻我頓感慚愧……作為導師,好好了解學生真的很重要,不要讓自己成為判官。」陳泳因﹙Doreen﹚在「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TOE)任教三年,在一次定期舉辦的交流會中,她談及這次經驗,如此說。

「憧憬世界」致力為年輕人舉辦攝影課程,讓他們透過學習創作表達自我。同時,亦為本地的藝術教育工作者提供培訓和發展機會,計劃重視藝術導師「質地」,計劃總監黃淑琪﹙阿Ki﹚解釋何謂「質地」︰「那是一個人的修養,以及對事物的理解,如Doreen在面對學生時的自省能力,亦是我們計劃重視的質素之一。老師的身份容易讓人有階級觀念,唯有足夠的自省能力,才能放下身段,與學生有雙向的交流,從而真正了解學生,也唯有這樣,才能從對方的處境出發思考,而不會把自己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而不自知。」

廣告

但有了好的質地之後,亦未必能即時成為好的導師。阿Ki指出,藝術家不一定懂得教育,不少機構以為找一個藝術家開班授課,便等於藝術教育,其實藝術創作和教育,是兩種專業,能夠創作好作品的藝術家,不一定懂得教藝術。藝術家有時在課堂裡會「離地」而不自覺,沒有深切理解學生慣常的學習模式,也不懂設置學習環境,與有利於吸收的課堂練習。因此,她提出「藝術導師」這個概念,強調藝術教育工作者需要同時發展藝術創作與教育方法。「我希望藝術導師可以活用創意,把設計課程及課堂練習視為創作,先讓自己感到有趣,這樣才有動力與學生一起去經驗整個過程。」

設計課程好比藝術創作,導師可從過往創作或生活體驗中抽取元素放入課題內,為學生設計出有趣的課程,在教學過程中,導師與學生一同不斷探索、試驗,最後把這些經驗整合成步履緩急有序,脈絡一致的教案。

廣告

藝術導師訓練營實況,親身體驗如何利用遊戲,引發學生學習動機。

藝術導師訓練營實況,親身體驗如何利用遊戲,引發學生學習動機。

「藝術導師最理想的狀態,是設計出讓學生産生良性學習動機的課程,而同時,他與學生的互動也能剌激到他的創作。」這是阿Ki對藝術導師的期許。為了培訓藝術家成為專業的藝術教育工作者,TOE要求每位藝術導師必須親自撰寫課程,在大家的共識之下,根據該年度的主題,導師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專長和喜好來設計課程,TOE鼓勵他們和學生共學成長,正如Sharing Nature的導師Greg Traymar 在一次藝術導師培訓營中分享過,若導師從自己熱衷的事物或議題出發,在課堂和學生真誠地分享,那種自然流露的熱情,是極具感染力的,足以影響彼此的人生。

由導師從自己的熱情所在出發,再去影響學生,一切看似如此合理及理想,藝術導師葉七城卻碰上了困難──他發現,自己鍾愛的事物對當下的年青人而言如此枯燥乏味。「年輕人喜歡拍照,可能因為想要在社交平台上與人分享,而我喜歡攝影,是因為它成像的過程,因為影像沖曬後的質感。」

在七城開始學習攝影的年代,沖菲林曬相是必須的入門一課,而經典的大師作品,亦需要學習與欣賞,聽起來不容易,但他十分享受這樣的學習過程。只是今日媒體已經改變,用數碼産品也可以解決佷多影像成像問題,學生自然沒有興趣知道影像何來,如何成像。媒體改變,對它的理解也隨之改變。時代變,再和年輕人談影像成像的原理或者攝影的歷史,已經不合時宜。

難道攝影這個媒介根本不適合中學階段的藝術教育?七城坦言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面對無法與自己分享同一份喜悅的學生,他一再自我調適,調整課程內容,避免在課堂之初講述太多攝影起源及歷史,但強調有一個信念一定不會放棄。「攝影是記錄,也是情感和分享,即使很多中學生覺得不需要和世界有連繫,覺得連繫無意義,我還是堅決要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是山洞裏的人,不是麻木的人,你並非咩都無所謂,你是有感覺的!」

藝術導師之一何敏基和其他導師分享黑房攝影技巧,強調趣味性之餘,也適合在中學環境應用。﹙右﹚

藝術導師之一何敏基和其他導師分享黑房攝影技巧,強調趣味性之餘,也適合在中學環境應用。﹙右﹚

七城設計的另一個課堂練習﹕吃橙的藝術,為橙拍照,然後慢吃一個橙,旨在訓練學生觀察力及感受力。詳情可參考「憧憬世界」網上教材資料庫。

七城設計的另一個課堂練習﹕吃橙的藝術,為橙拍照,然後慢吃一個橙,旨在訓練學生觀察力及感受力。詳情可參考「憧憬世界」網上教材資料庫。

為了與學生同步,七城轉換談攝影的角度,嘗試帶領學生從情感出發,分享對攝影的看法,七城卻發現,真正讓人洩氣的,是整個大環境──每當看完一部電影,七城問學生有什麼感覺,得到最多的回答是︰「無!」,若感想要評分,學生才會勉強擠出一丁點感覺來。七城猜測,學生這種表現,是香港缺乏感性培育之故,多數中學強調功能性,而年輕人接觸的總是和自己年齡相近的同輩,話題鮮少觸及深層的內在感受,若他們能多與不同年紀的人溝通,或會有助他們抒發情感。對普遍中學生來說,最容易接觸的是其父母,但他們之間的話題,總是圍繞學業,少有關於感覺的感性對話。有學生在七城的課上既不聽書,但下課後又總是留在美術室與他聊天,不願回家,七城後來才知道,他回家後媽媽會要他補課,也許比起回家,留在美術室聽中年阿叔吹水感覺更好。

當藝術導師和學生一起發掘創作方向的時候,需要很多互動和溝通,涉及很多訪問和聆聽技巧,因此請來研究訪問豐富的何式凝為大家上一節課。

當藝術導師和學生一起發掘創作方向的時候,需要很多互動和溝通,涉及很多訪問和聆聽技巧,因此請來研究訪問豐富的何式凝為大家上一節課。

「到底香港社會有什麼毛病,令年輕人要如此逃避和敷衍學校要求?」 一個人,無力改變大環境、大氣候,七城說他可以做的,就是在課堂內營造安心的環境,讓大家可以互相分享日常的所見所聞,以長輩的身份,陪他們走一段路。整合了以上想法,七城設計出「竊聽風雲」課堂練習,讓學生接觸跟自己背景﹙年齡、階層、身份﹚不同的人,擴闊對生活的理解。練習讓學生在任何一個地點偷聽一些跟自己年齡、階層、身份不同的人的故事,並拍下現場環境,最後配上背景音樂,在課堂內分享,期望他們由此慢慢對世界產生好奇。

找到教學方法之後,又觸發七城思考另一個問題,到底他在課程上的角色,是助人成長的人生導師?還是一位讓學生感悟攝影之美的攝影導師?經過幾次反思,七城想通了。「『憧憬世界』不是攝影課程。讓學生有表達自己的意欲,同時想起攝影是表達自己的工具,便已足夠。教學生拍一張表達到自己的照片,比教會他們在黑房沖曬完美的黑白照,前者更令我欣慰。」

的確,「憧憬世界」不單是攝影課程,而是一個藝術教育課程,在中學教育的層面,藝術教育的價值,在於讓學生整全地發展身心靈,並能引導學生消化平日的觀察及個人情感,在創作的過程中轉化再表達出來,深化對身邊發現的事物的理解。

計劃的教學顧問Julia Winckler每年都會就藝術導師設計的課程作出分享,並會帶來一些新想法。於2014-15年度的導師訓練營中,Julia為大家介紹個人歷史這個概念以及外國整理個人歷史檔案庫的例子。

計劃的教學顧問Julia Winckler每年都會就藝術導師設計的課程作出分享,並會帶來一些新想法。於2014-15年度的導師訓練營中,Julia為大家介紹個人歷史這個概念以及外國整理個人歷史檔案庫的例子。

她的分享,成為TOE於2014-15年度的計劃主題,並由TOE計劃顧問Joanne Kim(美國)及計劃總監黃淑琪調整、採用,成為合適香港教學環境的藝術教育課程,洐生了「個人時間線」課堂練習,鼓勵學生透過發掘個人歷史,深化對自己的認識。

她的分享,成為TOE於2014-15年度的計劃主題,並由TOE計劃顧問Joanne Kim(美國)及計劃總監黃淑琪調整、採用,成為合適香港教學環境的藝術教育課程,洐生了「個人時間線」課堂練習,鼓勵學生透過發掘個人歷史,深化對自己的認識。

為了實踐這一套理念,讓學生能夠循序漸進地學習,TOE十分重視每一位藝術導師的教案設計,阿Ki和顧問團隊會與藝術導師定期見面,又會親身觀察課程,給予建議,亦會舉辦由藝術導師主理的技巧工作坊,讓他們之間交流專長。除此之外,計劃邀請了不同教育工作者分享心得,譬如2013/14年間,請到來自美國的Sharing Nature導師講解Flow Learning模式,模式由Joseph Cornell 開創,利用玩樂的方式,引發學習的熱情,重視個人內省能力,也着重建立良好的團體氣氛,讓同學能從分享中學習。又如2014/15年,邀請了雲門教室的教練,為導師帶來了肢體創意與教學分享,讓導師明白覺知身體及五感開發與創造力的關係。

本計劃的藝術教育以認識自己和社區為重心,圍繞這個主題的藝術導師訓練工作坊主題十分多元,除了有針對課堂管理,影像創作等主題,也有以觀察大自然為題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有來自這方面的專家黃志俊和大家進行野外考察,認識社區中的小生物,觀察和拍攝細小的昆蟲和蜘蛛等小動物,學習欣賞牠們的外貌和特別的行為,也認識更多有關城市與郊野的社會議題,啟發導師構思課程。

本計劃的藝術教育以認識自己和社區為重心,圍繞這個主題的藝術導師訓練工作坊主題十分多元,除了有針對課堂管理,影像創作等主題,也有以觀察大自然為題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有來自這方面的專家黃志俊和大家進行野外考察,認識社區中的小生物,觀察和拍攝細小的昆蟲和蜘蛛等小動物,學習欣賞牠們的外貌和特別的行為,也認識更多有關城市與郊野的社會議題,啟發導師構思課程。

也許正如Flow Learning的名字一樣,教和學的關係是流動的。當日的學生,今日已成為導師,但提起一位老師,七城仍然會哽咽。中學時代,一篇要求只有一千字的作文功課,他足足花了一個假期,創作出一篇一萬多字的小說,最後老師打出了教學以來最高的分數。

「很多年後,那位老師告訴我﹕『那個分數不是因為文章寫得好,而是因為不想摧毀一個年輕人的熱情。』」這個學生時代的親身經歷,七城一直謹記,當他以導師身份接觸學生時,從來不忘鼓勵的重要性,畢竟藝術創作是一條少人認同的道路,好的創作要鼓勵,不好的也要提供改善方向,在導師和學生的一拋一接之間,讓兩者互相啟發。

雲門教室教導導師們以身體來認識世界、學習並體驗事物,認知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學習以肢體動作表達自我並與人對話,以感官練習激發想像,將其融入創意藝術教育之中。舞蹈絕對不只是肢體的技巧而已,而是一種人我互動的藝術。

雲門教室教導導師們以身體來認識世界、學習並體驗事物,認知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學習以肢體動作表達自我並與人對話,以感官練習激發想像,將其融入創意藝術教育之中。舞蹈絕對不只是肢體的技巧而已,而是一種人我互動的藝術。

其中一項遊戲是模仿磁鐵,依照指示與別人的肢體緊貼並做動作,其間不准說話。例如:「慢慢走、頭連在一起、轉一圈、移動,然後分開。」導師們從中學習接收眼神和身體力度所帶來的信息,平衡及運用自己的身體。訓練有助於思考個人在團隊中的角色,增加合作及協調性。

其中一項遊戲是模仿磁鐵,依照指示與別人的肢體緊貼並做動作,其間不准說話。例如:「慢慢走、頭連在一起、轉一圈、移動,然後分開。」導師們從中學習接收眼神和身體力度所帶來的信息,平衡及運用自己的身體。訓練有助於思考個人在團隊中的角色,增加合作及協調性。

--

Folding/Unfolding︰流動攝影展

我們現正以「流動形式」,於全港各地展出「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2016/17的學生作品,希望你也能同來參與,和我們一起看看旅程上有待被翻閱的風景。各個展覽場地展出時間不一,敬請留意。

展覽日期﹕24.6 – 20.8.2017
場地﹕艺鵠、01空間、三聯書店元朗文化生活薈、碧波押、土瓜灣故事館、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校園、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網站﹕toe.org.hk
臉書活動專頁﹕Folding / Unfolding

「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

一項非牟利的攝影教育計劃,由何鴻毅家族基金創辦及贊助,並於2013年起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策劃。計劃致力為青少年和不同社群締造一個饒富創意及趣味的學習環境,讓他們透過攝影表達自我。人們對世界的認知,往往被既有的影像設下了框框。我們希望鼓勵人們能以新的視角觀察和體會身邊的事物,擺脫既有的框框,重新探索自我,並加深對社會的認知,以及建立自身與家庭、社區、文化、社會環境的聯繫。

網址﹕www.toe.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