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音樂進步主義者看香港音樂

2016/8/1 — 19:27

Kaytranada的專輯《99.9%》

Kaytranada的專輯《99.9%》

最近有一個晚上,和朋友提及香港音樂文化的問題,然而我覺得大家好像停留在「香港有沒有事情發生」和「和其他藝術合作的可能性」,總是入不了正題,而我覺得這些統統都不是香港音樂發展重要的問題。反而對我來說,音樂本質理應是文化潮流,而文化潮流者更加離不開創作者,一代又一代,後者推翻前者的美學,發展出新的形式和審美觀念,一方面取代舊有的事物,另一方面也豐富了我們的選擇,新舊可以是對立,也可以是交融,重要的是我們從中能夠培養我們的美學體驗,在多元的藝術中建立屬於我們的美學,繼而發展新的文化藝術風潮,一代又一代的浪潮風起雲湧。

除著音樂製作器材和軟件普及化,音樂已經由傳統器樂合奏演化成音樂製作,而音樂演奏方式隨著各式各樣的 Midi 界面設計而不限於傳統樂器,主流的音樂風格亦從傳統依賴器樂演奏的搖滾、朋克、民謠之類的曲風,轉移到以音樂製作為主的Hip-hop、電子、電舞等通過取樣、合成器、鼓機等結合出來的新風格。現時國外特別是歐美的音樂界裡,睡房音樂製作人早以取代樂隊成為地下/另類/獨立音樂常見的型式,由音樂製作單位主打的音樂演出早以不罕見(例如 Disclosure、Kaytranada 等)。傳統樂隊市場需在,但受樂隊音樂經典化的影響,樂隊音樂均早已成為懷舊之對象,而新的樂隊均積極為樂隊尋找新的聲音、新的形式(例如 Radiohead 和 Years & Years 等等),樂隊結合音樂製作人形式推出音樂也不罕見(例如 The xx、Clean Bendit 等),而歌手們更是受惠於音樂製作文化的出現,他們紛紛參與音樂製作以及和許多音樂製作人合作,從而豐富他們本身的音樂,以及建立更為鮮明的音樂形象(例如 Jack Garratt、The Weeknd 等等),黑膠文化復興也同時將和打碟文化有關的音樂風格如 House、Techno、Funk 等等復興,雖然世界現在活在各式各樣的政經危機中,但現在歐美音樂文化可以說是新舊交錯,還是一個充滿著活力而且多元化的體系。

可惜自八十年代起,受日本卡啦OK文化影響,香港音樂主流商業音樂風格開始成型,從早期吹收西方音樂的影響,轉而追求本土化並將重點從音樂製作轉向培養歌影視偶像,而歌影視三棲的偶像文化迫使香港的音樂工業轉型並成為香港娛樂事業的附屬品,另外在香港依然活躍的地下音樂文化裡,由八十年代起,便是以樂隊為主導,因其樂隊文化和主流音樂文化的關係千絲萬縷,作為現在香港新音樂的推動力,還是以樂隊和唱作歌手為主,引致到今天香港獨立音樂近乎清一色為獨立風格/流行風格樂隊佔據的情況,而其他音樂風格在樂隊當道的地下音樂文化下浮浮沉沉,也因為這些音樂在香港欠缺相應的文化背景和對應的詞彙成長,香港的音樂文化在地圖上來看就像一個孤島一樣,相比起鄰近地區如韓國、台灣甚至傳統流行音樂中心日本等地,他們各自發展出以其地區為中心的流行音樂,但也同時不斷吸收歐美流行音樂文化和其形式,在其政府相關的文化政策配合下,其成績有目共睹,而香港不幸的在這場遊戲裡落後起來。

廣告

近年來,隨著香港有單位舉辦大型音樂節,因而來港的外國音樂單位無疑是會為香港的聽眾帶來新的聲音。隨著網上青年音樂文化資訊平台越來越多,就香港人的英文水平來說,吸收新資訊理應不是難事,近年香港不是沒有新的音樂單位出現,不過似乎步伐還要比中國、台灣、日本等地較慢。就音樂資訊來說,現時香港網絡上的音樂資訊依然屬於文化版中,鮮有自己一個空間,而以音樂為主打的網上平台,則以綜合資訊為主,也因為反映香港音樂教育文化,許多文章都是以古典音樂文章為主。也許是租金的問題,也許是文化政策的問題,也許是我們心態的問題,也許是市場的問題。筆者音樂書寫年資尚淺,實不敢妄下定論,唯有時間能夠給予我們答案,而且筆者認識身邊一些年青的音樂製作人,相信香港音樂未來依然會有新的發展。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