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人,從鏡頭發展恩愛

2016/4/7 — 16:40

由細到大,我們總被社會教育,自己應該要成爲怎麼樣的一個人:勤力讀書、努力升學、找份工作、結婚生子、愛國愛港、為社會貢獻。可幸在同質化的社會文化下,我們仍然會遇到獨特的經驗,使我們成為不一樣的人,過不同的生活,擁有自己的個人身份。

身份,從來不只是身分證上簡單的資料。儘管你可能在生活中不曾留意,但在陌生人面前介紹自己時,每個容易記住的標籤背後,正正就是構成「我」的元素:價值觀、個人經歷、身處群體等。

就如瞎子摸象,身份向來抽象而難以明言。要探討身份,每個人都有不同角度。有人會喜歡回憶過去,一直追溯到更遙遠的歷史,思考因果關係;也有人會從四周的環境,拼湊各種線索,尋找自己在這個城市的位置,考慮現在和將來;當然有人會更加微觀,把個人從群體抽離,抽絲剝繭地找回最純粹的自己。用不同角度觀察,得到的結論可以差異極大。不過這正正是身份有趣的地方。正因它是如此多元,對於相關議題創作的時候,就可以得到更立體的觀感。

廣告

重疊目前與過去的場景,你會發現遠去的人和事,對今天一個人的身份常有關鍵影響。無論是所謂血緣關係,還是從歷史事件重溫目前狀態的因與果,都不能無視當中的關係。蕭偉恒與李典宇,採取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式,透過攝影連繫過去與現在。前者集合母親的舊照片,映照在現在的時空;而後者則眺望父親當年偷渡橫越的邊界,想像這界線象徵的區隔和其帶來的身份變化。歷史的沉重在時間沖刷下往往變成抽象難懂的概念,但透過鏡頭記錄的實在影像,觀眾可以再思考自己在歷史下的身份和位置。

入圍攝影師李典宇作品

「慈蹤萬里」意念來自藝術家李典宇對母親的回憶。通過睡前講故事,其母親的回憶漸漸成為李的回憶。2001年,李與母親合作,由對方的收藏為起點,再經過多次旅程以後,他們尋回她往事的發生地點。將現實與想像比較,辨認出經時間轉化的舊地,以及發現依然不變的物事。

李典宇的彩色相片展開時間中的零碎片段,描述中國二十年代的鄉郊傳統,及四十年代末的共產意識形態。五十年代後的二十年,李轉而聚焦轉變中的香港,香港當時正由漁村開始轉型為大都會。英國統治下,那是血汗工廠與西方影響的年代。而終於,李集中於英國,由舉家移居英國時,罷工與非工業化的七十年代,直到多元文化與全球化的二千年。

在家庭照與李典宇母親的輔助下,「慈蹤萬里」觸發重複與懷舊的感覺,讓我們一瞥自身身處的時代。李典宇作品的核心,是時間的旅程,展示我們對地方的回憶,以及地方讓我們想起的種種。它是形成我們的存在及身份各種因素的總和。地方盛載了生命經驗,仍然沉睡,正待被發掘、考究及收復。

入圍攝影師李典宇作品

「慈蹤萬里」意念來自藝術家李典宇對母親的回憶。通過睡前講故事,其母親的回憶漸漸成為李的回憶。2001年,李與母親合作,由對方的收藏為起點,再經過多次旅程以後,他們尋回她往事的發生地點。將現實與想像比較,辨認出經時間轉化的舊地,以及發現依然不變的物事。

李典宇的彩色相片展開時間中的零碎片段,描述中國二十年代的鄉郊傳統,及四十年代末的共產意識形態。五十年代後的二十年,李轉而聚焦轉變中的香港,香港當時正由漁村開始轉型為大都會。英國統治下,那是血汗工廠與西方影響的年代。而終於,李集中於英國,由舉家移居英國時,罷工與非工業化的七十年代,直到多元文化與全球化的二千年。

在家庭照與李典宇母親的輔助下,「慈蹤萬里」觸發重複與懷舊的感覺,讓我們一瞥自身身處的時代。李典宇作品的核心,是時間的旅程,展示我們對地方的回憶,以及地方讓我們想起的種種。它是形成我們的存在及身份各種因素的總和。地方盛載了生命經驗,仍然沉睡,正待被發掘、考究及收復。

廣告

除了歷史情結,紀實的城市風景,同樣吸引。作為現在的場景,成為創作的元素,更能得到代入感,豐富觀看時的情感。特別是近在咫尺的香港,有熟悉的一面,也有陌生的角落,互相映照,城市本身也像人,擁有複雜的身份。Emmanuel Serna 和甄祖倫,都以香港場景做主題創作攝影,雖然風格與角度迴異,相中出現的卻是同一個城市。鏡頭之下的難民或抗爭者,在制度壓迫下,都建立各自的特殊空間,建構身份認同。在城市裡面的非主流環境中掙扎,並探討身份的組成元素。身處在同一時空的觀衆,即使可能處於與作者不同的族群,也可以透過作品認識自己,也了解自己的位置。

入圍攝影師 Emmanuel Serna 作品

難民在香港的困境,是制度造成的惡果。制度將他們隔絕在大多數人的目光以外,使他們在衛生標準低落的貧民窟中,無止境地等待。

香港約有一萬名難民,大部份來自南亞,也有來自越南、印尼和非洲。當中絕大部份為逃避他們在本來國家的迫害,希望來港尋求庇護。

然而,此城並非他們期望中的避風港。香港已簽署反對酷刑的公約,不能遣送於祖國有機會蒙受酷刑威脅的人,但政府只願為極少數人提供難民身份。

甫到達香港,難民就被登記為尋求庇護人士或酷刑受害者,護照亦隨即被沒收。一般而言,申請需時三年處理,但部份人等了八年,卻仍未獲准工作。

難民難以負擔容身之所,而不擇手段的業主,興建或改建本來供豬隻或雞隻用的農舍,再租出供難民作住屋,於是他們只能寄居於這些在新界貧民區的簡陋蝸居中。

入圍攝影師 Emmanuel Serna 作品

難民在香港的困境,是制度造成的惡果。制度將他們隔絕在大多數人的目光以外,使他們在衛生標準低落的貧民窟中,無止境地等待。

香港約有一萬名難民,大部份來自南亞,也有來自越南、印尼和非洲。當中絕大部份為逃避他們在本來國家的迫害,希望來港尋求庇護。

然而,此城並非他們期望中的避風港。香港已簽署反對酷刑的公約,不能遣送於祖國有機會蒙受酷刑威脅的人,但政府只願為極少數人提供難民身份。

甫到達香港,難民就被登記為尋求庇護人士或酷刑受害者,護照亦隨即被沒收。一般而言,申請需時三年處理,但部份人等了八年,卻仍未獲准工作。

難民難以負擔容身之所,而不擇手段的業主,興建或改建本來供豬隻或雞隻用的農舍,再租出供難民作住屋,於是他們只能寄居於這些在新界貧民區的簡陋蝸居中。

在過去和現在之外,身份也可以是超越時空的存在,於個人的世界成為最原始的自我認同。攝影可以利用抽象的形式,抽離外面的時空,把相機帶回攝影棚,聚焦於簡約的人像。梁志和+黃志恆與夏志明亦有對身份的議題創作,用素色背景留白,猶如謎題讓觀衆自行填補。兩個本是無關的創作,卻有互相對照的共鳴。虛與實的照片,無論是模糊不清的正面,或清晰易見的背景,都沒有提供明確答案,同時訴說著身份的不確定性,也對現在的身份形象提出疑問。

入圍攝影師梁志和+黃志恆作品

每當在媒體上看到許多偶然被拍到和不能辨別身份的人物時,不其然讓我們聯想到大時代的小配角,就在不情願下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羅蘭巴特談到攝影的本質,不論人如何渺小,都無損他在鏡頭前曾出現過的鐵證。儘管我們不知照中人是誰,他已確切地進佔了歷史的一個位置。我們以自身來模仿這些照片中的人物,除了戲謔媒體中的歴史片段,也嘗試探索攝影為時空帶來的詩意。要辨別一個不可能被辨別的身份,正是一次謙卑卻又活潑地跟歷史的一次邂逅。

入圍攝影師梁志和+黃志恆作品

每當在媒體上看到許多偶然被拍到和不能辨別身份的人物時,不其然讓我們聯想到大時代的小配角,就在不情願下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羅蘭巴特談到攝影的本質,不論人如何渺小,都無損他在鏡頭前曾出現過的鐵證。儘管我們不知照中人是誰,他已確切地進佔了歷史的一個位置。我們以自身來模仿這些照片中的人物,除了戲謔媒體中的歴史片段,也嘗試探索攝影為時空帶來的詩意。要辨別一個不可能被辨別的身份,正是一次謙卑卻又活潑地跟歷史的一次邂逅。

一連串的視覺盛宴,帶我們從宏觀到微觀,反思審視自己的身份。這個議題的多元性讓它無法只從單一角度思考。雖然看完展覽,自己的身份問題仍不可能得到答案,甚至最後只會出現更多疑問,但它提供的思考空間還是有相當價值:除讓我們察看自身,亦給我們機會感受我城。

過去到現在,再述說自我,這些都不是已經劃上句號的命題。面對創作我們得到的是疑問,更是對未來的想像。活在這城市之中,無論我們所背負着的是怎麼樣的身份,時間仍然無情地進行着,迫使我們面對前方行走。透過照片反照自身,就猶如拉康 (Lacan) 的鏡像階段 (Mirror Stage):幼兒透過鏡子確認自己的四肢五官,從最初以為是他者的鏡像,肯定自己的完整軀體。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們方可以裝備自己面對未知的未來。

我們站在何處,由將會到哪裡?

 

(本文為 WYNG MASTER AWARD 2016 的一部份。活動網頁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