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加一還大於二的感動效果

2015/11/19 — 11:34

舒伯特的藝術歌曲『鱒魚』,配合 Christian F.D. Schubart 寫的詞中的戲劇性轉折,在音樂上採用了比較少見的 A-A-B 形式。聽這首歌曲,最重要的應該就是領會鋼琴音樂和歌聲之間的關係吧!

第一段歌詞:「在一條清澈的小溪裡,一條鱒魚愉悅且快速地,如箭矢般踴躍著。我站在溪畔,帶著甜美的平和,看著鱒魚在清澈的溪中游著。」和第二段歌詞:「一個釣魚的人帶著魚竿,也站在溪畔,冷血地看著小魚翻騰。『只要溪水清澈,』我想:『他就不可能用他的釣竿釣到這隻鱒魚。』」溪水都是清澈的,因而從一開頭,舒伯特就給了鋼琴一個上揚的琶音,泠泠作響讓我們很自然地聯想起流淌的溪水,活潑的節奏,加上每一句帶點意外的結尾,傳遞了清涼的心情。第一段和第二段中,鋼琴始終維持這個模式,沒有改變,歌者唱出上下起伏的旋律,歌詞承擔著敘述的責任,鋼琴琴聲則提供了穩定的背景,把我們定著在那能夠聽見溪水睜睜的自然環境裡。

從第二段結束,音樂變了,還是由鋼琴音樂先變,變出了前面沒有聽過的,較為暗沉的分解和弦,然後歌詞唱出:「終於,這賊不耐煩了。狡猾地,他將溪水攪得混濁,立刻他的釣竿顫動了,魚兒在上面掙扎著!而我,胸臆沸騰地看著那被騙了的可憐傢伙。」歌者的旋律不再那麼輕鬆美妙,一下子拉緊了,然後鋼琴變幻出愈來愈急切的聲音,彷彿隨著歌詞也被和溪水一起被攪得混濁,我們的耳朵和鱒魚的眼睛一樣,突然清澈不再,換成了一片模糊與不安。最終鋼琴音樂轉為幾個重擊的和絃,陰沉地打在人心上。在憤怒的氣氛下,歌曲進入尾聲,原來的鋼琴音形回來了,原來第一段的旋律也回來了,但經過第三段的折騰,再回來的舊句子,沾染上哀傷、遺憾的色彩,不再像前面那樣活潑愉悅。

廣告

將這首藝術歌曲改編為鋼琴和弦樂的五重奏曲時,舒伯特做了很奇特的設計。他將歌曲中的A段音樂,完整地放在第四樂章中當做主題,然後運用這個主題寫了五段變奏。換句話說,這行板第四樂章和歌曲的關係最密切、最直接,就是從歌曲中脫化出來的。

但換從整首樂曲的結構看,偏偏這第四樂章怎麼看都像是多餘的,多加進去的。整首『鱒魚五重奏』一共五個樂章,如果扣掉第四樂章,剩下的其他四個樂章,剛好符合「大奏鳴曲」的規格。快板第一樂章,稍慢的行板第二樂章,接著是以詼諧曲形式寫成的第三樂章,最後是回到快板,帶有輪旋曲風格的第四樂章。

廣告

太有趣了!我們看到了是顛倒的主客關係,原來的「鱒魚」音樂被像是放進到括號裡一般放在「多出來」的第四樂章,好像附屬於其他四個樂章組成的樂曲。本來應該是主人的,卻被舒伯特給擺放到客人的位子上了!

或許也可以換另一個方式看,看到這首五重奏,原來有不只一個主人,一個主體。從「鱒魚」歌曲的角度,第四樂章是主,其他四個樂章是衍生、伴隨的;換從古典曲式樂章結構的角度,那麼就變成了其他四個樂章是主,第四樂章卻是夾插進來的了。

舒伯特給我們的,其實不是一首『鱒魚五重奏』,而是將兩首不同寫法、不同形式的『鱒魚五重奏』巧妙地鑲嵌在一起。這是買一送一,聽一首『鱒魚』卻聽到了兩首,而且享受了兩首鑲嵌之後,一加一還大於二的感動效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