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情感充沛的跨界改編 — 《紫玉成煙》

2018/8/20 — 17:04

背景相片,由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所攝

背景相片,由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所攝

老實說,我看粵劇的經驗都是小時候看「歡樂滿東華」的《帝女花》﹑《紫釵記》等。長大之後,聽到長平公主和周世顯﹑李益和霍小玉等角色都感到熟悉。於是,當我知道《紫釵記》被改編成舞蹈作品,實在很好奇,劇本篇幅不短,會節錄呈現還是順敘敘事呢?再在《紫玉成煙》的宣傳海報上,得知這是罕有地「簡約粵劇」及「舞蹈劇場」合作。心裡第一個想法是:「當變得簡約的粵劇和舞蹈劇場合作,這種跨界合作,創作核心會是甚麼呢?」而粵劇和舞蹈都少不了身體作為表達工具,兩者之間的界線,到底是涇渭分明,還是相互補足?八月底即將在文化中心劇場上演的《紫玉成煙》,是香港舞蹈團首次與桃花源粵劇工作舍合力改編唐滌生《紫釵記》的新作。

舞蹈將曲折的情節 化成詩意的氛圍

《紫釵記》的故事,就由書生李益在元宵夜拾得霍小玉遺下的紫釵,二人以釵訂情開始。李益得到朋友崔允明鼓勵,當晚直訪霍小玉求親。同一晚,李益巧遇盧太尉之女盧燕貞,盧燕貞對他一見鍾情。李益高中狀元後,被盧太尉遣到塞外參軍,令他和霍小玉失聯。生活艱難,霍小玉無奈變賣紫釵。三年後,李益被召回長安,以為可跟霍小玉團聚,盧太尉欲再招李益為女婿,又是另一段被強權棒打鴛鴦的過程,直到大團圓結局……要將《紫釵記》演完的話,大約要三小時。不過,《紫玉成煙》摒棄平鋪直敘交代劇情,只精挑部分片段,由角色的情緒為基礎,發展出舞蹈動作,如五位女舞者列成一排,與手上的紅色手帕共舞,有機地展現故事女角對愛情的嚮往與執迷,創造出詩意的氛圍。

廣告

《紫玉成煙》排練相片
(相片由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所攝)

《紫玉成煙》排練相片
(相片由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所攝)

廣告

觀眾自選角度  構想獨一無二的想像

唐滌生版本的《紫釵記》裡面,角色面對感情的反應,跟活在二零一八年的我們大相徑庭。我們即使愛上一個人,不等於會像李益和霍小玉義無反顧去愛,多少會考慮身分背景和外在條件。要是李益和霍小玉活在今天,在人來人往之中,他們面對外界和命運的阻撓,又會如何選擇呢?《紫玉成煙》的舞台設計用空間表達觀點,以一條分叉橋作為舞台,橋下就是觀眾席。舞者先後走在上面,停留,掙扎,觀眾就在舞者不遠處,感受他們豐沛的情緒,戀愛時輕柔如絲,無助時沉重如鉛,觀眾即使坐在不同的區域,都可以自由選擇觀看的角度,構想出獨一無二的畫面。喜歡抽離地旁觀的觀眾,更可在橋上的企位,縱觀全局,不但看橋上的表演者,連橋下觀眾的表情反應,都在其腦海裡的構圖之中。

粵劇和舞蹈的虛實融合 互添層次

演出開場時,飾演霍小玉和李益的舞者緩慢地出場,二人不發一言,交換眼神,繼而起舞,觀眾仿似近距離目睹主角相戀的過程。及後,粵劇演員李沛妍穿著戲服,表情憂鬱,腳步沉重地唱著粵曲出場。洪海則低著頭,神情落寞地耍劍,看上去有種懷才不遇之感,兩人雖處在同一個空間,卻好像隔著無形的牆,無法見到對方,只是沉浸在某種哀傷之中。我喜歡舞蹈與粵劇同台的調度,一方面由舞蹈跳出戀人初遇的輕,一方面由粵劇表達分離之重。這段開場以兩種表演藝術方式為故事主角添加不少層次,也為《紫玉成煙》的演出增添了一層歷史感,令我不禁聯想:「這可能不只是某一時空的愛情故事,也許很多年代的人也曾活在氣氛低迷的環境,不由自主跟戀人分離。」。

《紫釵記》這個原裝的劇本,訴說著一對戀人為了履行愛情承諾,過關斬將也要執子之手。來到《紫玉成煙》這個跨界創作,將簡約粵劇融進了舞蹈動作的質感,舞蹈又令粵劇表演多點留白,再配合錄像設計和現場音樂,無疑是一場豐富的跨界劇場實驗,至於編導藉作品向觀眾分享甚麼,觀眾就要買票入場才知道了。

--

《紫玉成煙》舞蹈劇場 X 簡約粤劇

主辦:香港舞蹈團
合作單位:桃花源粤劇工作舍

導演/編舞:楊雲濤
聯合導演/文本:吳國亮
概念策劃/錄像設計:黎宇文*
音樂總監/作曲:李哲藝
音響設計:楊我華
佈景設計:王健偉
服裝設計:譚嘉儀
燈光設計:陳焯華
現場混音指導:徐智麟
化妝設計/演員:陳明朗*
舞者:黃磊、潘翎娟、李涵、華琪鈺、米濤、袁勝倫、李曉勐、何泳濘、廖慧儀、黃聞捷
粵劇演員:洪海*、李沛妍
樂師:黃翎欣、招日威*、李家謙、何晉熙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批准參與製作

演出日期及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018-08-31 ~ 09-02 ( 7:45 PM )
2018-09-01 ~ 09-02 ( 3:00 PM )
HKD 200(企位)HKD 280(座位,不設劃位)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