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套要搵食要湊仔的英雄電影 —《超人特工隊 2》

2018/7/20 — 15:53

《超人特工隊 2》宣傳片截圖

《超人特工隊 2》宣傳片截圖

由 Phillip Bradley Bird 所編導的《超人特工隊》,一直在很多觀眾心目中都留有一個特殊的位置,始終由一個家庭作為基礎的英雄話題卡通電影實在不多,而這一套定位明確的卡通電影於日後更成為了 Marvel 及 DC 電影作品的參考原形之一。

潛伏十四年,我懷著最嬉皮笑臉的神情於電影院中迎接這一套光影的誕生。當我看完這一套卡通電影後,「好睇搞笑有型開心」是情感上的基本反應,而如果要選用一個最合宜的詞彙去形容這一套電影,我會選用「勁過癮」;過癮的不單只是情節而言,Bradley Bird 展現「英雄是甚麼」的方式才是我內心大呼過癮的主因。而這一篇文章會試用 Joseph Campbell 的英雄歷程系統為框架去分析超能先生和彈弓女俠(彈力女超人)這一對父母由一個「技能英雄」(這個是我自己作出來的)蛻變成真實英雄的過癮歷程。

一套落地的英雄電影

廣告

Joseph Campbell 在其著作《千面英雄》中有一個十分重要的理念基石,那就是「神話並不是為天上的星星和神明而服務,而是為人而服務」。簡化而又簡單而言,神話的存在包含著當代人的精神面貌,透過神話去說明甚麼是好壞使惡,甚麼是那個年代共同的希望、面對的問題和社會結構待等。

Bradley Bird 把兩個不同的社會面向放在兩個最具「權力」的角色身上,他(她)們不是 Iron Man 那一種具有社會地位和科研才能的財富地位權力,也不是直接影響整個宇宙生態擁有無限寶石的如神一樣的權力,他們最大的權力美其名叫做一家之主,直白一點就是,他們生了三個小孩便自然肩上了一個叫做父母的角色,其一是父親超能先生,另一位就是搶眼度爆燈的母親,彈弓女俠(彈力女超人)。

廣告

如果我們把 Joseph Campbell 對於神話的概念放進《超人特工隊 2》當中,我會很草率而又自覺不無道理的說,Bradley Bird 展現了一個男方要在家中照顧小孩子的社會結構,超能先生反映著當中的精神面貌,例如妒嫉自己的太太,亦對於自己照顧不好孩子而自責;另一個社會結構就是家長對子女的放不下心過份控制,彈弓女俠反映著當中的精神面貌,例如希望控制子女達成自己心目中的未來,亦都為著女強人的身份而自我懷疑。

這一個向度令筆者覺得超級有趣。有見過往幾年的英雄電影所言及的責任、能力和道德等話題都難免矛一般觀眾一種抽離感,自覺沒有特殊才能,亦未能有幸一起拯救世界的觀眾更只有羨慕的份兒;《超人特工隊》卻在這個位置上發問了一個「落地」的問題,那就是「拯救世界的同時如何做一個好爸媽?」

特殊能力與搵食之間的超級英雄

《超人特工隊 2》中,超能先生對於英雄的描述可以總括為:「超級英雄是天生的,沒有原因的,他們有超能力所以他們是超級英雄,他們的身份是被擁有超能力而定義的,近乎沒有選擇的餘地。」對於一套老少咸宜的卡通電影而言這一個表述當然合理;而縱觀整套電影而言,我覺得有一個更深層的概念埋藏在情節背後,那就是超越自己的習性和恐懼。

一般英雄電影對於恐懼的描寫與搵食基本上沒有太大關係,而《超人特工隊 2》中卻反行其道由描述一對落難夫妻需要搵食開始,再去發展他們的恐懼。一如現實處境,當兩夫婦發現太太有極高生財能力的時候,父親於家庭功能上的剛陽角色開始逆轉,他需要面對自己不擅長甚至恐懼的事情(即係湊 BB 教小朋友功課同處理青春期少女感情問題),需要改變自己的習性(即係無得威仲要去扮有風度讚自己老婆)等;

另一邊廂,一個全天侯的家庭主婦突然之間化身成為一個完全的女強人,因工作關係與子女分隔兩地,每天忙著工作的時候仍然要面對著自己內心強烈的不安,在拯救世界千鈞一髮的時候,都仍然要忙著以電話去告訴兒子的跑鞋放在甚麼地方,這一切一切都構成了英雄歷程的關卡。而這些關卡的指向都是一致的,英雄並不是以能力作為分類的基點,而是如 Joseph Campbell 所言:「英雄是能夠奮戰超越個人及地域的歷史局限,達到普遍有效之常人形態的男人或女人。」

反傳統又最傳統的修練方法

在一般英雄電影當中,修練成為英雄的場所大多都是後山、神秘空間甚至天堂之類的地方從而得到天啟。而《超人特工隊 2》中超能先生的修練場卻是……自己的家中,這一個設定實在是過癮而又那麼真實。在不劇透的情況下,超能先生實在可以說是如 Joseph Campbell 描繪一樣以湊仔達到「自荒原的悲戚絕望退入內在永恆領域的寧靜」,而到最後 Bradley Bird 透過超能先生的女兒認可了他的英雄資格,自他的女兒表說了他不單是好爸爸而是超級爸爸開始,超能先生才從「技能英雄」蛻變成一個真正的英雄。

而彈弓女俠在船上得知自己的子女排除萬難來拯救她的那一刻,女兒巴小倩第一句是尋求媽媽(彈弓女俠)的原諒,原諒她帶著兩個弟弟來到船上拯救自己的父母,這一幕非常具體反映出媽媽(彈弓女俠)在子女心目中的形象,亦都勾劃出當代父母寧見自己陷入絕境中也不要自己子女「操心」的心靈現在,從中引申出怎樣才是對子女好的反思。

及後的另一幕中,女兒巴小倩對媽媽說,叫她放心去做應該做的事,自己會保護好弟弟,就在那個時刻媽媽(彈弓女俠)可說是頓悟了自己應該放手的義理,走去拯救有需要的人;這一個頓悟亦令她超越了自己對於控制兒女的偏執,成為了真正的英雄。

後話

Joseph Campbell 的英雄歷程是一套很宏大的系統,在這篇當中我只是抽出其中一二應用於這一套電影當中,主要原因是因為我發覺如果要按步就班從「因錯誤而生的淡出」開始會需要極長的篇幅去說完整個故事,在這一點上我希望得到大家的諒解,更希望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細看一回《千面英雄》。最後,借書中的一句大有能量的句子結束。

「在欠缺一個普遍而有效神話的情況下,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私人、未被認可、基本、但隱含強大力量之夢的眾神廟。」
— Joseph Campbel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