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念無明》電影標題研究 + 與黃進短談

2017/4/12 — 6:00

背景圖片來源:《一念無明》劇照

背景圖片來源:《一念無明》劇照

【劇透警告】

《一念無明》精彩。

從頭到底的低氣壓,不直到最後的宋體字謝幕出來,才比較讓觀眾舒一口氣;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方皓旼的精湛演技,黃衍仁、波多野裕介的配樂更讓我印象深刻。

廣告

而至今,電影裡還有一處精彩而沒有發掘過的,相信是為全片畫龍點睛的電影標題。

《一念無明》電影標題出至著名香港書法家華戈師傅

《一念無明》電影標題出至著名香港書法家華戈師傅

廣告

 除了細節修整外,三語設計巧妙把原有自然的佈局以一條中線安排得工整,更適合日後電影的宣傳用途

除了細節修整外,三語設計巧妙把原有自然的佈局以一條中線安排得工整,更適合日後電影的宣傳用途

工整跟自然之間,巧妙的進行空間取捨

工整跟自然之間,巧妙的進行空間取捨

 

書法與「無奈、接受、應對」的情感受映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一》的標題便已經印象深刻——沒有中文書法平常的剛猛、卻又不見傷痛,看到的是一種絕無僅有深層次的無奈情感,這讓我念念不忘。

那時在想:線條的粗糙不均,電影是要反映現實的不滿嗎?壓抑的寫法,也是否要反映電影角色要面對世界的妥協?

看畢,自然對這精彩的標題有一百八十度不同的理解。

「華戈師傅作品的狀態跟阿樂(余文樂)在電影中的演繹手法、和我想要拿捏的作品的姿態都很相似,」導演黃進即使奔走於宣傳活動,也在百忙中抽空回我。

「我跟他交代過這齣電影是關於精神病患者的故事,覺得訝異是他作品出來,並沒有像一般人所認知的瘋狂、張狂,反倒是跟阿樂想演抑出的一種壓抑、控制、冷靜和張力。」

《一念無明》劇照

《一念無明》劇照

在書法美學中,「一」的標準是如蔣勳老師所形容,一種像「千里陣雲」的流暢、破格之勢。而華戈師傅給黃進的「一」字粗細不均、像書寫困難,我看到是一種對於開始的不知所措,最終落魄地完成這一筆,這恰巧跟主角阿東(余文樂飾)從精神病院出院後,遇到同儕、前妻、鄰居、跟不堪的記憶衝擊所產生的無奈吻合。哭過多個晚上後,他最終還是決定跟父親勇敢面對這一切。

原來,標題的第一個字已經點出了電影的故事脈落。

「一」字像是訴說人的一生起起伏伏,無常中只能懷抱平常心一直走下去

「一」字像是訴說人的一生起起伏伏,無常中只能懷抱平常心一直走下去

 

內歛、自制與生命眾多的暗湧

回看華戈師傅的作品,他過去為不少題材威猛的港產片作品題字,著名像《黑社會》系列、《跛豪》、《柔道龍虎榜》等,感覺剛陽而雄渾有力。而現在他能夠為題出壓抑跟無奈的書法字型,就連黃進也感覺訝異。

「我特別欣賞華戈師傅能夠充分拿捏到這個分歧點,」他說。「我不熟悉書法,但讓我最感到神奇的是,原來書法可以根據故事而產生不同感覺,像《黑社會》和《一念無明》截然不同的題材,他都可以分別寫出剛陽感和耐人尋味感。」

而無論黃進還是我作為普通觀眾,也同樣感覺到整串標題的質感像一個四平百穩的框架,內部充滿張力、,一觸即發的筆劃動像,跟余文樂想要在戲中發揮的情感如此配合。

書法美學上,「念」字的「人」理論上要像穩固的屋簷把蓋著的筆劃保護好,結構穩固,才符合它本有的最佳造型;然而華戈師傅特別把「人」寫得一種草草兼單薄之感,搖搖欲墜下根本無法保護任何內部的結構。這活像阿東那一碰即斷的脆弱精神,也像那容不下阿東兩父子的蝸居,一門之隔的,是那躁鬱的脆弱心靈。

無處容身的心和人,躁鬱的情緒爆發只在草草一線之間

無處容身的心和人,躁鬱的情緒爆發只在草草一線之間

「無」字那勒著的中宮,也令我聯想到阿東在佈道會被前妻(方皓旼飾)數落後在超市崩潰,抖震的橫劃反映那一刻的氣若游絲,只靠那奄奄一息的「火把」(「無」字四點)支撐著。

勒緊、偏側的心,只依靠微弱、僅存的火焰支撐著

勒緊、偏側的心,只依靠微弱、僅存的火焰支撐著

書法美學中的精、氣、神,可以根據書者的感興而作出調度。香港的社會問題、生活的壓逼,躁鬱症患者百般滋味在心頭的情緒,也在這透過華戈師傅的妙筆含促展現。

 

橫、豎排同用:中文電影標題的創新

事實上,中文電影標題對書法字的運用並不罕見。像開首說過,華戈師傅便曾經替很多港產電影提字。然而像這次般工整、兼備橫豎排標題,或許是第一次。

「原稿也是豎排,但因為是華戈師傅手書,並不像現在工整,」黃進道。「我們找到『三語設計』設計電影海報,他們也把字修整好、調整得像現在工整,適合正式宣傳使用,我很喜歡,跟電影很搭。」

我觀察到華戈師傅把「明」字原有的撇畫寫成豎筆,這剛好把左邊「日」部首、「月」邊旁左右等分,像一個分水嶺的記號,這活像阿東在最後一幕決定重新振作的質感。而後來這組字經三語設計重新安排,則可以從這一豎筆向上拉一條直線,剛好可以把整串標題的視覺重心連接起來。橫排則以「一」字作為排列的主軸,根據字不同造型所產生的韻律排好。所以電影的製作部門可以根據宣傳品的空間安排而選用相應橫豎排標題。

豎筆與過去的割裂

豎筆與過去的割裂

這很讓人興奮!

書法字、豎排字一般只出現在內容跟傳統相關的電影,然而《一》團隊、華戈師傅和三語設計的通力合作下,成功把中文美學應用在這部最炙手可熱的港產電影上,這無疑是一項思考上領導地區的細節。

後記

早在宣傳推出前,已經一直留意《一》的動向。而在公映看畢後,我按捺不住找黃進詢問有關資料,閒談間發現他原來也是字型愛好者,難怪電影內所有文字相關的處理也很出色。

所以大家再三回味這部本地得獎電影的深意時,也可以深入了解到他們團隊在大綱與細節所下的各種各樣苦心,明白這劃龍點睛的標題所產生的欣賞價值。

我看到的是,我們獨特的視覺藝術文化——中文書法,如何與同為視覺藝術的電影相得益彰。

黃進

黃進

(圖片獲《一念無明》授權使用)

延伸閱讀

《一念無明》FB專頁

三語設計 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