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支太早抽的事後煙

2015/11/9 — 17:15

【文:Ebby Wong】

雨傘一周年,不論報紙電視甚或網絡世界,盡是回顧盡是影像盡是文。當然,自家電腦或手機上仍然有當日的照片,感覺上,仍然有體溫。三百六十五日的時間,其實沒太多,何況媒體不時出現雨傘後續報導,香港與這場運動的距離,應該不太遠。一句「記憶猶新」,比較貼切。於是,這種貼身反形成參觀「早安晚安」一種距離感。由顏色選擇到展現排列,甚至展覽位置都有一段距離的意味。

在簡介中指「城市充滿暗湧的混亂又看似平靜安然…揭示了潛在於平靜的城市風景中的危機感」。這是作者刻意營造的一種安靜,於我來說,黑白照所展現的象徵性物件,好像告訴我:「我剛路過此地!」。就是這種冷冷的平靜,我以為照相機後,可能是位遊客,應該是一位外藉攝影師。經歷過這場雨傘運動的人,有參與佔領街道的人,看到的情景應該不是這些,氣氛亦不會這樣。創作者這樣選擇,是因為要帶觀眾從遠鏡看大環境,拉開大家的情緒觀看運動?企圖展現更多雨傘運動的可能?

廣告

2014 年雨傘運動進入十月尾十一月這個階段時,被稱為「後雨傘時期」。我記得現場就有這種感覺:所謂平靜而又漫無目的,更多的是一種額外的詩意閒適。其實殘忍點就是:「無能為力又不甘放棄」。人們晚上在金鐘馬路上跑步、上班族在公路上放 lunch, happy hour、晚飯後又在這裡散步。這個情景,跟八月九月時的雨傘高峰期是全然不同的。後雨傘時期,有很多人都專程「路過」金鐘,享受那片死命搶來的公路,消化著運動的激情。South HO 的作品給我看到的就是這個可能。

是以性命相搏激情以後的事後煙時間。

廣告

South Ho 用黑白照避開雨傘的七彩;用即影即有嘗試加強當下即時感;用長時間靜止的錄像躲過情緒。一切一切於我而言都是過早了。將一場運動的主意內容情感都挑剔走的話,餘下的,就只是一片零零落落,若有若無的斷片記憶。有試過醉酒嗎?斷片前的那種記憶,你總認為有事發生過卻無從記起。如果你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或許會為這斷片影像加點詩情畫意,名之「浪漫」。但實情是,這是一份假浪漫。

一個遊客,在 2014 年 10 月來到金鐘,舉起相機,盡是奇景,對稱畫面,線性構圖,黑白對比……一幅幅藝術攝影作品便呈現了。而然,遊客落力捕捉光與影的效果時,卻忘掉這個地方因何產生了這些奇異景象。或許,South Ho 的平靜安然來得太早,365 日未夠時間回到平靜,我仍然未夠安然。

抽事後煙時亦要好好抓著剛發生的激情,這才不負激情,不至失神失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