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對社會的疑問,以紀錄劇場作答

2019/7/5 — 17:21

狄更斯《雙城記》的第一句「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正正是這個時代的寫照。而生於亂世,我們也有種責任,「一條褲製作」的藝術總監胡海輝就以紀錄劇場作為創作形式,介入社會。從《本來沒有菜園村》到《一個人的政治:長毛》,每每遇上對香港社會的疑問,也通過紀錄劇場的創作形式梳理社會的種種脈絡,破除迷思。這個暑假,一條褲繼2017年後再舉行《戲劇在社會:紀錄劇場節2》,將過去寶貴的經驗及知識與大眾分享。

第一次見到胡海輝,我在台上細聽他主持的第一屆《紀錄劇場節》的論壇,由本地及外國紀錄劇場的學者、導演、劇作家等分享經驗。這次,我們坐在胡海輝的工作室開始傾談。工作室有一個排練室、一個工作室,也有一個接待人的地方猶如開放式廚房客廳,有一排貼牆大書架,充滿生活的況味。

貼近生活的面向,同時表現於胡海輝的創作中。從2014年至今,胡海輝創作了許多貼地、以本土題材出發的紀錄劇場,如探討城市遷拆與重建的《本來沒有菜園村》,提問香港人身份而以港聞記者作研究的《時代記錄者》、走進地產經紀世界的《中間人》,剛上演完的、尋問香港如何走出政治困局的《一個人的政治:長毛》等。這些創作的出現不是憑空想像,反而是一個個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所導引出的作品。「不同的社會現象都令我想問一些問題,如雨傘運動後,大家的無力感很重,許多民主派議員又被DQ,我想問,到底需要一個怎樣的政治領袖帶我們走出困境,又或者,我們需不需要一個領袖?」

廣告

一條褲製作《一個人的政治:長毛》宣傳照

一條褲製作《一個人的政治:長毛》宣傳照

廣告

受到《同志少年虐殺事件》啓蒙

異於劇作家一人單打獨鬥寫好劇本,胡海輝與演員則用上一年半載的時間作資料搜集,在文獻、報章報道、個人訪談、法庭證供或政府報告等資料撰寫劇本。這個方法是受到《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創作啓蒙,「我喜歡與演員一起共同創作,一邊搜集資料,一邊互相激發想像的過程。」

至今走過五年的紀錄劇場創作生涯,戲劇與社會息息相關是胡海輝的創作堅持,「我希望發揮戲劇的力量,讓你在劇場裡靜下來的兩小時,能夠體驗我經過一年半載進行資料搜集、篩選再呈現的劇場作品。就如《同志少年虐殺事件》,作品的精彩之處不單止呈現虐殺事件,同時展現受害者及加害者所身處的社區如何有份導致事份的發生,以及社區又如何被虐殺事件影響。」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紀錄劇場層層解構社會狀況,很適合時態秒變的香港社會重新理解或多角度理解事情。然而,這種創作形式偏向冷門,演藝學院畢業的胡海輝對紀錄劇場的認識也不是從學院得來,反而是機緣巧合下,朋友到紐約觀賞《同志少年虐殺事件》所傳回來的消息。當時胡海輝將紀錄劇場理解為紀錄電影的劇場版,有一段時間他走到樽頸位,對戲劇與社會脫節感到懊惱,恰巧就是從社會真實發生的事件出發的紀錄劇場打開他對戲劇的想像。

萬事起頭難,儘管讀過《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劇本,又碰巧地在唱片鋪買到《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電影版觀賞,但是如果要創作紀錄劇場,胡海輝仍走了一段長路。

2004年,他與朋友希望模仿《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研究曾經轟動一時的秀茂坪燒屍案,然而經驗尚淺的他們欠缺對悲劇處理的敏感度,而事發地點也因重建而面目全非,最後計劃胎死腹中。及至2011年,胡海輝到英國讀碩士,紀錄劇場是為一時潮流,他有機會與很多人交流、詢問意見,其中一份作業研究紀錄劇場,因而才有較全面而堅實的認識。

2004年小試牛刀失敗,及至2014年才有第一個紀錄劇場作品,欠缺資源到外國考察、本地資源不足,令他對紀錄劇場的探索之路走得很慢。試問,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汲取多年經驗,胡海輝現時擔任推廣的角色,希望讓更多人認識紀錄劇場。「紀錄劇場有其可取之處,特別是香港這個亂世,有太多素材值得以紀錄劇場的方式探索之。」

胡海輝認為,「紀錄劇場有其可取之處,特別是香港這個亂世,有太多素材值得以紀錄劇場的方式探索之。」

胡海輝認為,「紀錄劇場有其可取之處,特別是香港這個亂世,有太多素材值得以紀錄劇場的方式探索之。」

紀錄劇場節載譽歸來

上屆紀錄劇場節,胡海輝曾到英國及德國探訪紀錄劇場的資深創作者,今屆則探訪美加及澳洲的傑出同行,海外探訪的成果促成了《戲劇在社會:紀錄劇場節2》整個8月份的大師班,讓對紀錄劇場有疑問、有興趣的戲劇同好者深研此道。「是次教授大師班的英語世界行業翹楚,全都在紀錄劇場的領惑打滾十多年,只是講經驗也浸死你。」胡海輝說。不同的大師對紀錄劇場的關注、切入點、呈現手法多樣而豐富,也因應上屆大師班反應良好但時間太短的問題,今屆每個大師班都有3-4節的課堂,讓參與者與大師們能夠有充足的時間交流。

曾教授第一屆大師班、啓蒙胡海輝的《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導演Gerg Pierotti,也是作家和演員,將會教授如何運用舞台的其他元素如燈光、音響、服裝、空間建構等發揮文本,擺脫紀錄劇場為人垢病對白太多的限制;來自英國的Alecky Blythe的創作特色是專注引錄劇場,自己訪問及編輯錄音,表演形式則由演員帶著耳機直接表演從耳機播出的說話,減少人為的介入,講求即時反應,她將會在大師班中講述及教授其獨特的創作模式;Annabel Soutar創辦了加拿大少有開宗名義以紀錄劇場掛帥的劇團,不單是劇作家,又是製作人,其作品《Seeds》於加拿大廣受好評,風靡全球,劇本創作也榮獲多個獎項,如在劇本創作上有困難,相信Annabel可以為你指點迷津。關注環境及環保議題,同時又希望學習引錄劇場的朋友必要向澳洲的「紀錄劇場教父」Paul Brown取經,從實踐中探索如何創作關於環境問題的紀實作品之餘,也觸及引錄劇場與其他紀錄劇場創作的重要問題及限制。參與大師班需要付出幾天的時間,時間上不許可的朋友也可以出席各個大師的講座。

從大師班吸收世界各地的紀錄劇場知識外,胡海輝也翻譯了兩個外國的讀劇作品,分別是Annabel Soutar創作的《Seeds》及上屆紀錄刻場節教授大師班Hans-Werner Kroesinger的作品《Tripping Stones State Theatre》,前者探索因基因改造種子而引發的藥廠與農夫的官司,後者則重塑納粹時代藝術家被送進集中營的事件。

政治崩壞、社會的公共政策失衡衰敗,為紀錄劇場提供源源不絕的題材,胡海輝指紀錄劇場的另一面向是關注被社會忽略、滅聲的一群。是次紀錄劇場節兩個展演作品,關注的是殯儀策劃師及未婚懷孕少女。馬戲班所演出的《離境大堂》講述殯儀策劃師的生活,探討生與死的命題。盧韻淇的《Dear Babies》則走進未婚懷孕少女的處境,希望在籠統的電視劇集鏡頭外,展現她們在迷茫、驚嚇背後如何面對這個「意外」。

談到最後,我苦笑最近其實香港適合紀錄劇場的題材俯拾皆是,胡海輝分享,早前69及612遊行,許多外國行家也詢問他近況,更有打趣說,街上有很多紀錄劇場的素材。創作紀錄劇場令胡海輝緊記創作不是閉門造車,而要保持警覺,努力達到「立足舞台,放眼社會」,也寄望《戲劇在社會:紀錄劇場節2》「立足本土,連結世界」。

「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

「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