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次(不在香港)看莫內的經驗

2016/5/11 — 17:19

(Twitter 圖片)

(Twitter 圖片)

莫內大熱。印象派的真跡來港展出,吸引數以千計的人入場一睹大師筆畫。莫內的真跡,我之前看過一次,卻不在香港,而是日本直島的地中美術館。

2004 年開幕的地中美術館一直享負盛名,譽為「為藏品而建的博物館」。去時,我也不以為然,去過了,才懂得空間的建築設計,延伸了藝術品的感染力。

日本 Benesse 集團會長福武總一郎早年購藏了五張莫內的作品──全部都是以睡蓮為主題,分別繪於 1914 至 1926 年間的畫作。為了畫作有良好的展示空間,特地邀請著名建築師安藤忠雄為收藏建館,是為地中美術館的起源。

廣告

走在灰壓壓的石屎建築內,莫內展廳之前,訪客需要換上館方準備的拖鞋。踏進去第一個印象,是地上顆粒顆粒的質感,看上去以為是紙皮石,實在是來自意大利的 Carrara Marble。抬頭是莫內點點筆觸繪成的睡蓮,低頭是安藤點點雲石砌成的地板,兩者緊緊呼應著。

(Twitter 圖片)

(Twitter 圖片)

廣告

白色的地板,白色的牆壁,在自然採光之下,畫作跟空間早已融為一體。來自自然的睡蓮,也這麼一個展示空間,又好像回到自然環境去了。美術館外圍的花草水木,也不是隨意栽種,而是意圖重現莫內畫作的場景。落花和倒映,不光是莫內的畫,也是安藤的園景。

與其說是去看莫內,倒不如講是看安藤忠雄怎樣演繹莫內。

地中美術館的展品寥寥可數,卻每一年吸引遊客參觀朝拜,證明一座博物館的魅力,不是可以量化為數字,而是策展的心意。為收藏建館的想法,可以很瘋狂,也可以很土豪,但無可否認是安藤忠雄這地中美術館,以建築延伸了藝術經驗。

回到香港沙田文化博物館的莫內畫展,展出的作品數量比地中美術館的藏品更多。作為一次外借的展覽,香港的確沒有必要「為借展建館」。然而,博物館不是純粹的展覽場地,策展人可以更主動地介入闡析。我欣賞團隊製作互動裝置,嘗試向公眾再現莫內畫作的場景,但觀眾參與和體驗以外,還得著了甚麼呢?很美很好玩很有趣之後,他們又帶了甚麼回去?

影像泛濫的年代,展示真跡的意義,或許已經不再是作品本身的價值,而是怎樣呈現畫作、參觀作為整體經驗的考慮。就像小說家常話道:「情節是假的,情感卻是真的」,暫借問,文化博物館想要說一個怎麼樣的故事──那又會是一句苛求嗎?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