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步之遙與歷史真相

2015/2/2 — 14:19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文:黃沐恩】

真亦假時假亦真,無為有處有還無--曹雪芹

姜文透過一步之遙對如何看待歷史真相表達了兩個有趣的看法,茲分析如下。(含劇透)

廣告

其一,歷史的結果充滿偶然性,不能以之判斷是非曲直。馬走日在故事開始時說道,正值滿清敗亡之時,慈禧太后急召他入宮商討對策,他提出要叫所有人剪掉頭上的辮子,以顯示清廷改革的決心。他滿心以為這樣救得了清廷,大喜之下喝得大醉,醒來卻發現變天了,清亡民國立,所有人都被逼剪掉辮子了。雖然同樣是剪辮,但主動去剪與被逼去剪卻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接下來,同樣的故事發生在馬走日自己身上,花國總統完顏英向馬走日示愛求婚,馬不答應,二人吸了鴉片開車兜風,結果完顏英死於車禍,所有人都認定馬是殺人兇手,馬說,完顏英是因他而死,要他以命相抵他不覺得冤枉,但要他承認自己殺了完顏英,他卻寧可死也不接受。因他而他與被他殺死,結果是一樣的,當中的是非卻差以千里。

歷史有著無數徒勞無功的英雄故事,單看結果,他們都是失敗者,歷史上無數的繁華盛世背後也都有一個統治者,單看結果,他們都是英雄。然而,如果馬走日沒有喝醉到不醒人事,如果他開車時沒有碰到那個令他翻車的小石子,結果會怎樣?他會由狗熊變成英雄,又由英雄變成狗熊嗎?如果我們承認歷史的結果是由無數偶然的因素決定,要判斷當中的是非曲直又怎可以單以結果而論?當統治者不斷地告訴我們國家的種種成就時,我們是不是必須要問,這些成就是怎樣得來的?我們每一個人為了這些成就付出了怎樣的無可挽回的代價?

廣告

其二,歷史的真相往往由統治者的無常的需要決定。馬走日被捕歸案,武大帥的女兒武六想拍一套「槍斃馬走日」的電影,奈何卻不知道馬當日殺人的真實情況。馬昔日好友項飛田為討好武六,建議以放走馬走日為條件,誘使馬親自出演他自己,演完再將他真的槍斃。後來,武六發現自己喜歡了馬走日,便要求將真槍斃改成假槍斃。再後來,武六的弟弟武七為了擁權,要以馬走日的死來討好民眾,遂決定再將假槍斃改成真槍斃。武大帥問︰「那到底馬走日事實上有沒有殺人?」武七說︰「這重要嗎?」他們改來改去的看似是劇本,其實改的是事情的真相。在鏡頭下,項飛田請來一向扮演馬走日的名演員王天王,教導真的馬走日如何演出根本沒有發生過的殺人過程,極盡荒唐,馬接受不了,寧願放棄出走的機會,也要破壞電影的拍攝。他拒絕的不是荒謬的戲本,而是被不斷歪曲的歷史真相。

歷史作為一種被當權者操縱的工具,在共產政權下早已不是新鮮事。問題是,即使你寧願當奴隸、當順民,但在統治者反覆無常的需求下,你根本沒有辦法確定自己是否「政治正確」,你今天對統治者無條件的擁護,隨時成為明天統治者對付你的正當理由。當你接受過去發生的事可以被任意篡改時,慢慢地,就算當下發生的事被篡改,你也將無力反抗。尤如喬治.歐威爾在《1984》所說︰「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在沒有歷史的年代,或許唯一的真相是,你永遠是奴隸,偶爾當上奴隸長的,你依然是奴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