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生為你的媽姐 唐景鋒「顏姐」

2016/11/2 — 12:57

如果家中有個人,不是你的親生父母或家人,一生(或者大半生)只為照顧你而存在,那種關係及情懷會是如何的呢?早前到位於JCCAC的光影作坊,看了本地藝術家唐景鋒(Kurt Tong)的最新個展「顏姐」(Threads of Sisterhood)(展期至11月27日),展覽主要以在藝術家家裡工作幾十年的「媽姐」麥顏玉(顏姐)的經歷及生活痕跡為出發點,透過新舊照片及其他媒介,去對顏組作出一種敬意,同時也是一種自我身份尋找。

展場中看到主要是一系列用新舊相片拼湊的作品,以一些已發黃的家庭照為本,每張再加入一些新影的家庭物品,新舊融合,又可以看到一系列用「飯焦」創作而成的水墨拓印畫,再加上幾件和紡織藝術家黎嘉玲共同創作的紡織品。

廣告

可能新一代已不知媽姐為何物,已知有菲傭、印傭等,新算有香港或內地家庭傭工,都不是甚麼媽姐,你認識這詞語,只是從電影《桃姐》及其他電視劇集,因為這是對幾年前對來自廣東省的女性,因為出於家計等原因,到香港、澳門、東南亞等地方當女傭的叫法,她們一般都會紮辮,穿白衣黑褲,她們會住在主人家中,當家中某人的近身侍女,又或幫忙煮飯、照顧少爺及小姐,又或打雜等工作,直到年老不能工作,又或主人不需要為止,所以她們一般都會和主人共同生活很長的時間。

廣告

這和現在的家庭傭工不同,因為現在的工人很少會「梳起唔嫁」,一心就是要服侍主人,或照顧少主人,現在的家庭傭工也很少會為某家庭工作幾十年的了,大部分都是幾年吧,社會環境、工作心態、個人追求都大不同。

可惜筆者不是生於有錢人家,不是由媽姐自小照顧,不知道少主人和媽姐之間的緊密關係是如何的,但可以想像出一個在家中幾十年,和你一同生活,自少照顧你,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但一定會有一定的感情,她應該比一般工人更明白你,在生活上她根本就是代替母親去照顧你的日常生活,所以應該是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

以新舊照片去看顏組的痕跡,看藝術家的的痕跡,看藝術家家庭的痕跡,看顏姐在藝術家及藝術家家庭的的痕跡,看藝術家及藝術家家庭在顏姐的痕跡,大家要留意從相片中看不看到人和人互相留下的痕跡了。

時代不同了,現在的家庭傭工(包括外藉的)和媽姐是否都一樣呢,或者都會很盡心照顧小孩吧,但媽姐終身不嫁,而且她們始終同時又有舊時代主人工人的潛藏心態,現在的家庭傭人可能早已嫁人有幾個小孩了,因為這樣才算是有經驗嘛,但要她們終生為了某個主人的家庭,又或某個主人或少主人,我想應該是少之有少的了吧。

不過,展覽的英文名稱用 sisterhood 了,會令人想顏姐和藝術家及其家庭之外的東西,又好像未曾看到媽姐所謂的姊姊情誼。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