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節介紹顧城的課

2015/2/13 — 10:32

(圖:「方外無式 K.O. The Box」Facebook Page)

(圖:「方外無式 K.O. The Box」Facebook Page)

入場前已知這次《顧。盼我。城》沒有設觀眾席,心裏也有個打算這次形式上會與一般劇場不同。還未正在開始,黑盒門外以及兩個後台空間,三位演員各自唸著顧城的相關資料,黑盒內,牆上投影著顧城的詩,中間是一組家居擺設,所有事件就似是顧城回顧展的展品。

觀眾不時要隨演員與各道具的轉位而流動:一時演員在黑盒的中央,觀眾就圍成圈在看,一時演員走到一角,燈光隨之轉變,觀眾要看也就要跟著走。雖然沒有了舞台與觀眾席,但演出空間還是因燈光而劃分了出來。即使相距再近,但觀眾總不會意圖要介入演出空間。若說是打破了觀眾席與舞台的界線,倒不如說是兩者一直流動著更貼切。

整套劇一共有兩次,演出發生於同一時間但不同空間,觀眾需從黑盒內,選擇到門外還是後台,觀看不同角色的內心讀白,工作人員亦會把門關上,直到該段獨腳戲完結。當然想要走到另一空間還是會開門給你。這些形式上的設計,觀眾需一直活動,無疑有帶動觀眾清楚故事的發展。

廣告

回到故事本身,首幕三位演員以考察員的身份去講述事件,交代了顧城跟謝燁的死,細節上流傳不同說法,真相基本上無從稽考,既然如此,身為觀眾也沒有甚麼好疑惑,像其中一位演員所講:「總之死左啦。」原本不認識顧城,對他的故事沒有共鳴,之後的劇情,也不見有甚麼懸念,令觀眾想知道究竟真相是怎樣。

劇情大多集中於介紹顧城,講述他的生平。各種設計用心的形式,作用似乎流於不讓觀眾因平實的人物介紹而打瞌睡。顧城與兩個女子的三角戀雖然離奇,但未見有展現關係中的矛盾,顧城與正印謝燁的相愛相恨也描寫的不夠全面,至少感受不到顧城有愛過謝燁,反而一路看來,謝燁的情感轉變更清晰及有條理地呈現,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在各自的內心獨白時,我誤打誤撞選了她的「一面之辭」。

廣告

宣傳品上寫著:「事實的全部,只是你選擇相信的一面。」似乎言過其實。參與其中,未覺是在選擇,起初走到黑盒外,是因為門開了,我還以為所有人都會出來,到後來眼見人不多,才想是否盒內有其他事正發生,因此這選擇,是一個誤會。而是否聽了她的話,就會相信她講?似乎問題不在於信或不信,而在於觀眾想不想知道真相而作選擇。

兩次選擇,分別看了謝燁與顧城的內心戲,中心思想都是說自已是受害者。說實話,一段離奇的三角同居關係會發生,並持續一段時間,各人都不免有些難以理解的思維,誰是誰非,或許根本沒有必要搞清楚,所謂感情嘅嘢,各有苦衷,也不過是意料中事。撇除了要不要相信角色的一面之辭,剩下的都是一些事實,也就是顧城的生平事跡。

誠言演員的默契、以形體交代事件、燈光音效等都很教人讚賞;精巧的形式不至賣弄,更像是為了要讓觀眾體驗劇場、黑盒的更多可能性,雖帶動觀眾一直參與,但劇情未有產生共鳴,始終未能投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