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面唐卡展 一面Oh My God 愈搞鬼愈喜歡

2015/7/12 — 11:50

左為唐卡展展品,右為楊詰蒼的《Oh My God》

左為唐卡展展品,右為楊詰蒼的《Oh My God》

早兩天,忽然間想去香港中央圖書館展覽館,看看有何搞作,發現展館一分為二,一半是舉行「百年唐卡藝術暨沙壇城展」(展期至7月12日),另一半就舉行「楊詰蒼:香港早晨」(展期至7月10日),前者展示了十多幅來自尼泊爾的唐卡,並有由不同顏色的細沙砌成的沙壇城,而另一面原來是法國五月其中一個藝術展現活動,展出了旅居巴黎的著名華人藝術家楊詰蒼的水墨畫、裝置及錄像作品。

雖然筆者沒有宗教信仰,但看到那些唐卡及沙壇城,甚是佩服其工藝,顏色及手工都令人驚嘆,對自己來說,是一種結合了宗教、藝術、歷史及生活的成果。走了一圈,筆者的心都好像清潔了一點。

楊詰蒼的《白描芥子園(十一日談系列)》(部分)

楊詰蒼的《白描芥子園(十一日談系列)》(部分)

廣告

走到另一邊的「香港早晨」(Good Morning Hong Kong),是另一種氣氛,從楊詰蒼的八聯幅作品《白描芥子園(十一日談系列)》開始,好幾幅大畫並列整齊地放在一起,山石松樹雲霧間的,是各種不同在交合中的動物和人,鹿和馬,熊和人,豬和猴……,從清代介紹傳統中國繪畫技巧名著《芥子園畫譜》出發,再結合西方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短篇小說集《十日談》,將兩部經典結合一起,原來這樣的世界,對筆者而言,簡直是超越物種的大愛世界,對面還有幾幅也是《芥子園》介紹,內容同樣弔詭,山林石樹之間,是甚麼,其中幅是有一具吊頸的屍體,走多幾步就可看到另一組大型的十四聯幅作品《十一日談》,同樣在山林間,是人和各種動物交合著,同樣的距界式大愛。

廣告

楊詰蒼的《十一日談》(部分)

楊詰蒼的《十一日談》(部分)

十轉頭就看到兩件對著作品,一件是《心律》,一件是雙聯作品《Oh My God》,《Oh My God》是不斷用毛筆寫的 Oh My God,地上放了兩部電視屏幕,拍的是 Oh My God,又不斷有男人在大叫:哦屌、屌、Oh My God、God等,好像是 AV 片中的男角的咆哮聲,和另一邊的《心律》有一種奇怪但有趣的配合感。

楊詰蒼的《跑吧》1 至 4

楊詰蒼的《跑吧》1 至 4

其他作品還有《千層墨》、《跑吧》1 至 4、《還是山水畫》、《還是花鳥畫》等,大家有否印象,《跑吧》中裸跑的小孩,就像是一些越戰時拍下的新聞照片,而《還是山水畫》及《還是花鳥畫》是臨摹希特拉的作品,還有錄像作品《鑼》及銅像《獻花少年》。

楊詰蒼的《千層墨》

楊詰蒼的《千層墨》

「香港早晨」是令人有出奇怪異之感,多多少少是有嚇人一下的效果,或者是令人嚇醒了,令人驚訝竟然畫這些,性、粗口、戰爭、希特拉。不過,筆者並非覺得有問題,只是很有趣,不知其他看完唐卡展的人,再走過來看楊詰蒼作品的人,心境是如何呢,尤其其中一件作品播放著哦屌、Oh My God,很搞鬼。

不過,幸好這邊作品沒有被政府部門審查,或加上不適合十八歲以下人士觀看等字句,這真是真搞鬼,或者以後可以試試,一面某某民族藝術文化展,另一面是暴力色情攝影展,又或一面是刺繡展,另一面是刺青藝術展……愈不相同,愈有違和感,愈令人有看的衝動。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