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分鐘藝術導想

2018/8/11 — 16:18

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演藝文化節目「好想藝術」,由 2012 年開始到現在,雖經歷數載的內容變化、主持人和主持方式的改動,然初衷依舊,一輯接一輯用心地透過不同方法,以普羅大眾為對象,述說和藝術相關的事宜;而小弟身份亦由此節目的觀眾、其中一集受訪,到今輯成為共十三集的頭三分鐘部份之主持,有些感想希望趁節目剛完結時分享一下。

誰在好想藝術?

香港地,從來現實,睇電視要麼純為娛樂,要麼甚至娛樂也不是,但求有聲有畫謀殺時間。無需動腦師奶劇,加上炒股炒餸旅遊食買玩平靚正節目是王道,輔以明星八卦胡鬧遊戲,足夠一星期週而復始大台永恆,連新聞也漸被觀眾逃避的時代,文化藝術節目在電視出現的意義究竟何在?是誰會好想藝術?也許這是學術論文的題目,筆者無力置喙,只想到一老掉牙的雞與雞蛋問題──是因為知道會有人睇才去製作某節目,還是因節目用心製作了出來所以慢慢有人睇?「好想藝術」多年來,想盡辦法去讓觀眾看到藝術世界不同面向,無論是曾在黃金時間播放的年代,還是進入網絡後媒體時代,「好想藝術」存在的意義正是後者。

廣告

藝術節目一定沉悶?藝術家唔係揸兜就係黐線或者死咗啲作品先值錢?概念都可以係作品?隨著本地藝術文化場地和節目愈來愈多,大眾和藝術的距離無論自願或被迫、直接或間接,都比以往來得近,對藝術的想像和理解多少有了轉變;幾年間一輯又一輯的「好想藝術」亦可說慢慢由一個電視節目,演變成儼然是個「品牌」,建立了某種氣質和支持者。在 youtube 上看其累積下來的影片,既感激又慶幸一群有心人接力記下本地藝術點滴,同時不難發現片段之觀眾人數,由幾百幾千至幾萬都有,誰還敢說講藝術的電視節目無人睇?

廣告

嘗試以問號導想

正因節目已頗見江湖地位,且上輯「好想藝術」由中大藝術系榮休教授陳育強老師主持,珠玉在前下,唯有把握自己能做的、想做的,放進節目之中,相較於節目後半部,藝術家受訪時分享自己的經歷和信念,三分鐘的環節是否能帶來點什麼啟發?小弟希望提問一些無論大眾或圈內人都或多或少感興趣的問題,以問號提出「點算好?」,既有什麼才算是好之意,亦有略帶無助地呼嗌「怎好呢?」的感慨。

由「抄考定致敬、究竟點樣秤?」質疑創意界線開始,到「藝術當方法、係咪好辦法?」、「藝術在社區、有咩可以推?」探問藝術功利化趨勢,然後「文創同士紳、其實係近親?」提及社區士紳化現象,到「全職藝術家、係咪會餓瓜?」及「藝術勞動力、一蚊都唔值?」等現實老問題;接下來代普羅大眾詢問「咩叫策展人、以前未聽聞?」,臨近放榜當然要提出「藝術嘅教育、係咪一個局?」,眼見畫廊集中地搬遷頻仍,是否因「地舖貴到嘔、畫廊搬上樓?」,當現今人人都係評論家的時候,為何「藝評好缺乏、去邊度發掘?」,同時間藝術場地卻愈來愈多,「藝術嘅場館、點解咁多款?」,最近藝術圈大半人去了日本,會否想知道為何「咩咩藝術祭、你制我唔制?」,最後一集,政府大力吹噓的救世良方 "Design Thinking" 和藝術相較又如何?「設計嘅思考 vs 藝術放手搞」,究竟孰優孰劣?

以上十三個問題,其實全無必然答案,與其扮作專家指點江山,不如以輕鬆易明的手法拋磚引玉引發思考,在今時今日什麼活動和展覽都倚賴「導賞」去認識和理解藝術之時,不如擔任「導想」,撻著腦袋,讓我們一起好想?藝術無用?其大用之一不正是刺激思考麼?

今輯「好想藝術」連結

圖片由好想藝術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