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夫》香港人魚性上癮

2019/3/30 — 9:57

《三夫》劇照

《三夫》劇照

陳果編導(林紀陶合編)的三級新作《三夫》,自從去年十一月作為「香港亞洲電影節」閉幕電影放映以來,就大受談論。此片入選去年東京國際電影節競賽項目,提名台灣金馬獎,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幾項大獎,最近又參加香港國際電影節,還得到將於下月中旬揭曉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多項提名,女主角曾美慧孜是影后獎大熱門。

近年很少港產片像《三夫》那樣,公映前幾個月便引人注目。焦點當然是大膽色情變態,但與一般鹹片不同,被不少評介者稱為具有象徵香港的微妙喻意。無論如何,這是陳果特別用心傾力、自由發揮的代表作之一,亦是華語片中刻劃性愛特別「離譜」的奇片。此片有何象徵?是否淫亂放肆,過於「重口味」?各花入各眼,當然有人喜歡有人厭惡,可以肯定的是,曾美慧孜演得非常突出。

首先,此片提到古老傳說:大嶼山有一種半人半魚的盧亭族,與人交合而不害人,早在晉朝已有記載,傳為蜑家始祖。正式劇情發生於當今香港,女主角是水上人家的儍妹,好像人魚化身,在艇上賣淫接客,艇主老頭為她扯皮條。一個「四眼仔」青年碼頭工人迷戀她,與她結婚。不過,艇主老頭究竟是她老豆還是老公?抑或另有亂倫的老豆兼老公呢?總之這儍妹被賣來賣去,三個丈夫亂七八糟。

廣告

這儍妹身世可憐,奇在她任人擺佈,並不慘情,而且性慾很強,似乎樂於接客交歡。問題反而是多情「四眼仔」娶她上岸,她離開海水就苦悶起來,新丈夫又無法滿足她的性慾。「四眼仔」真是情至義盡,唯有讓她再下海接客,他自任「龜公」,還千方百計用古怪道具和生物使她「過癮」。

《三夫》最有香港特色之處,是拍攝水上人家和岸上公屋,主要是船家艇戶,周遊港九新界海邊,後段則到了大嶼山大澳水鄉。那些海上漂浮情景很有風味,亦反映了基層「粗俗」民眾的生活狀況,跟現代化國際化大都會那面差別很大。

廣告

此片當然亦與香港原是漁港的歷史有密切關係。至於有些評介指稱女主角代表「香港人的悲哀」,我沒有這種觀感。或許,香港被清朝割讓,成為英國殖民地,然後歸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好像賣來賣去,有幾個「丈夫」和「老豆」吧。但香港人等於性慾極強的儍妹?我實在無法認同。

何況香港是福地,不斷吸引內地外地人到來,多數人安居樂業,並非被出賣被姦淫的娼妓。不過,總有人猛說香港可悲慘情,倒也證明香港言論自由。

陳果無疑常拍香港特殊處境, 1997 年成名作《香港製造》就涉及一些中港恩怨,《去年煙花特別多》以回歸後一群前華人英軍為主角,《三更2之餃子》的餃子是用內地偷運的胎盤製成,《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據說暗示大亞灣核電廠出事,導致香港變成喪屍之城。但他亦愛拍妓女,《榴槤飄飄》和《香港有個荷里活》都拍內地女子來港做「雞」,分別由內地女星秦海璐和周迅主演。此外,他某些影片對「婦科」污物和厠所的特殊興趣,早有女觀眾認為難以忍受。

《三夫》是陳果「妓女三部曲」第三部,今次進一步出位不文,大搞荒淫和性變態,這方面顯然發揮他的個人興趣,多過香港象徵意味。此片亦使我想起日本今村昌平的《日本昆蟲記》和《鰻魚》。作為「性上癮」電影,這一部拍得淋漓盡致,如果確有政治暗喻的話,則牽強拉扯,並不貼切。

不管喜不喜歡,這是陳果本色之作,今次盡情炮製色情怪招,還在鬧市行駛的無頂貨車上做愛,出盡綽頭。女主角其實不似香港人,跟陳果上兩部妓女片同樣由內地女星演出,事實上,很難找到香港女星像曾美慧孜那麼放浪形骸,大解脫「瞓身去盡」,而且把儍儍痴痴、迷迷惘惘的神態做到很真,不似演戲,亦跟她本人大有分別。

片中其他人物也多數很入戲,陳湛文演「四眼仔」最有情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