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子》港式麻煩三兄弟

2016/8/15 — 10:00

本港舞台劇越來越多描寫麻煩家庭,鄧世昌編劇,李鎮洲導演的《三子》正是最新例子,構成可笑又可悲的荒誕情景。

《三子》以三個壯年親兄弟為主角,他們早已自立門戶,因老母逝世才重聚一堂,為了一千萬元遺產而糾纏不休。

開場很荒謬怪雞,三兄弟抬着一件似木柜亦似棺材的物體講數,爭論怎樣分那一千萬。三三分不盡,剩下一毫子怎樣處理呢?他們斤斤計較,但又扮慷慨。到底三分,二分,還是一人獨吞?究竟是講笑或是講真?

廣告

加上他們的老婆/女友,真情假意更難分難解,都是發錢寒的鬥氣冤家。

「香港話劇團」這個新製作,是否只是諷刺發錢寒、錢作怪呢?抑或像藝術總監陳敢權在場刊所寫:「不止是一個家庭的爭執——而是一個意見早已分裂的群體,人與人之間互相猜忌、比較,以至心病蔓延的奇情故事。」

廣告

家庭分化,社會撕裂,在今日世界的確越來越普遍,這種情況在近年香港亦「爆裂」起來。《三子》利用遺產引發一家親人的矛盾,金錢只是導火線,更重要是兄弟們自小積累的無數恩怨,以及長大後各走一端的分歧。

不過,整體來說此劇並不成熟。最初的荒謬感頗妙,發展下去郤越來越很實際地講錢,反而不大合情合理。其實三兄弟都需要錢,平均分掉一千萬好了,很簡單。至於大哥大嫂添丁,二哥和上海女友開店,都想分多,實在不成理由。而又說得吞吞吐吐,牽牽強強,非常小男人。

最後怎樣解決呢?也不清不楚。好像三兄弟不再爭財,把一千萬變成無數陰司紙,投入「棺材」燒掉。如果真是這樣就太浪費,愚不可及。導演李鎮洲以半抽象手法處理此劇,頗有風格,然而不能彌補劇本的不足。

較佳是演員們,發揮了可以時時改變形象的專業水準,今次大多數與他們常見的樣子不同。邱廷輝、劉守正和歐陽駿演三兄弟,顯出香港某些小男人的特性:優柔寡斷,拖泥帶水,很受女人影響。

劇中三個小女人更有趣,比男人現實和爽快。黃慧慈和郭靜雯演港式師奶,對丈夫軟硬兼施,對二哥的花技招展上海女友則潑辣地冷嘲熱罵,取笑她來港「鳩烏」,又無香港身份證,甚至大打出手。張雅麗演上海女友亦擺明車馬,絕不示弱。這些女角尖酸地反映了時下香港人與大陸人的冤家關係。

事實上,當今香港的家庭問題和社會問題,最主要不是金錢,而是代溝、政治,尤其是本土與內地的恩怨愛恨,很複雜。此劇側重於爭家產,單薄了,倒不如像很多西方小說、戲劇那樣玩出一家人勾心鬥角,疑似謀財害命,搞成真假成謎的「謀殺」喜劇,當會更有荒謬感和奇案趣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