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子》 ── 除不盡的牽絆

2016/8/3 — 13:00

所謂成長,少不免意味脫離。可能是某種習性,可能是某個環境。從一個家庭走向另一個家庭,可能就是成長最重要的見證。那麼,在成長的分離與一個家庭的牽絆之間拉扯的是甚麼?是利益還是記憶?黑目鳥劇團創辦人鄧世昌由演員到編劇,不是第一次以家庭歷史為創作題材。由《鄧世昌的歷史故事》到今次上演的《三子》;由自身歷史,到一個關於遺產分配的戲劇性處境。鄧世昌把連續劇般的家庭糾紛,還原為剪不斷理還亂的親情瓜葛。香港話劇團找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李鎮洲執導《三子》,一舞台,三兄弟,三伴侶,重新編織本來氣若游絲的家庭關係。

寫實處境 荒誕敘事

「分身家」聽起來像是獵奇的新聞頭條,然而在現實中向來不是陌生的情節。奇就奇在,《三子》故事不是因為覬覦千萬而起,而是由除不盡的一毫子展開,這亦是當初劇本吸引李鎮洲之處:「劇本的台詞很精煉。看上去像是寫實的處境,但看下去慢慢發覺事情愈來愈荒謬,不似我們日常的預設想像。例如一千萬的家產,除不盡就會寧願不分。」鄧世昌認為,我們可能看過不少爭產劇目,但許多時當人們身處角力之中,從來不會把話說得太白,表現方式往往隱晦得多,許多弦外之音。這是為甚麼鄧世昌後來再把三位女角在事件上的份量加重,三子之間的內在張力在外在影響下才逐漸浮現。「世俗中總會鬧得兄弟姊妹反目甚至不愉快。一般處理成勾心鬥角,世昌的處理卻是各自為對方的人生思考,從而引起爭坳。」李鎮洲說。

廣告

《三子》排練情況

《三子》排練情況

廣告

一毫子的意味

那除不盡的一毫子意味甚麼?遺產的意義為何?「表面上是在談如何分一千萬,事實上卻因為媽媽的離開,喚起大家的血緣與感情,所以才會再聚在一起。」李鎮洲提到,他與鄧世昌都來自有兄弟的家庭,深感成長後各散東西再沒有維繫。「從小到大跟兄弟的感情都不太好,好少聯絡。現在間中回想起來,其實大哥許多時做了父親的角色。這種心情你要到年紀好大,回想起來才會明白。」李鎮洲續說。

內在鬥爭

然而,在到了這種不得不面對的處境中,鄧世昌的生活體驗是,人們對遺產的期待,所有慾望爭鬥都隱藏在內,不易察覺。「寫每一句時都想了許久,究竟這個人會說些甚麼。在我的體會中,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順暢地表達自己的。經常出現一種情況是他說了很多,卻仍摸不清他的最終目的 。尤其在這三兄弟中,他們對對方的關心,始終無法以正常方式表達。我倒是向反方向想,每個人都放在心裡,他們是怎樣給人知道的,他們會用甚麼方法給人知道?」

《三子》排練情況

《三子》排練情況

一世兄弟

「兄弟是一世,人生是自己的。」對鄧世昌而言,這是他對兄弟感情矛盾的觀察。遺產背後,是家庭的完整記憶。承傳下來了,兄弟們才猛然從各自的生活抽身回頭,重新面對成長中放在心中許久的恩怨,甚至是一直無法抒發的東西。「他們由兄弟友情,慢慢走出分岔路而互相走遠了。到另一場再對話,已回不了頭。原來人會慢慢因為成長中因不同的際遇而被改變,各自走到了一個不可知的地方。」而每天看着排戲,鄧世昌亦從中得到跟不同家庭成員溝通,甚至嘗試了解的勇氣。「了解一個人是好困難的,正如被別人了解亦很難。但我們最終不能夠因為困難而拒絕溝通。」

--

《三子》

6-14.8.2016
香港大會堂劇院
http://www.hkrep.com/events/16-4/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107485735974746/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